•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六章 偷渡

    “我们局长已经前往白宫,听说你们参谋长和总参谋长也去了,看上面怎么说吧?如此大的损失比起海外一场战争还大,若是研究所不给交代,国会也许会弹劾我们的。”西斯探员苦笑道。

    研究所的两人并不说话,唐铨和源代码的事情是最高机密,没有授权他们不能泄露半个字,中情局的一名少校眯眼说道:

    “我们的人还在调查,这个唐铨能弄到这些武器并不奇怪,但是他带着这些重武器还逃走了,当时大楼内还有上百人,军方也得好好背书了,对了,以此人的战斗力,我建议还是少用士兵去包围,那是送死。”

    “不用士兵用什么?”刘易斯冷声说道。

    情报官笑道:

    “战斗机器人和无人机,军方这玩意儿不少,就算打坏了还可以逼着国会拨款研究更好的装备嘛。”

    “找到人再说,他现在失踪了,凭借他的能力和爆破专家的身份,要是在美国搞破坏,到时候我们都会被撤职,大家各自小心一点吧。”刘易斯冷声说道。

    情报官摇了摇头笑道:

    “将军无需多虑,他现在被围追堵截,第一件事是离开美国,等安定下来他才会盘算报复,所以我们绝对不能给他机会休整停歇努力抓捕或者杀掉他,否则一旦他反扑,到时候我们的损失就不只是这么一点了。”

    唐铨展现出来的个人战斗力的确惊人,可惜情报官等人还不知道唐铨只是展示了十分之一不到的能力,为的就是迷惑对手不让摸清自己的手段。

    报复美国是必然的,只不过不是现在,唐铨还需要有稳定的措施才会动手,甚至他无所谓成为美国佬对全世界宣布成为KB分子,他现在有美军的各种导弹,甚至还有三百枚各种型号的核弹头,这样的力量报仇是绰绰有余了,但是没有一个安全稳定的地方,他不想全世界四处躲藏和老拉一样当地鼠。

    在美国调动卫星和所有监控探头调查的时候,唐铨却在旧金山唐人街一家没有监控的面馆吃牛肉面,呼啦啦地吃着半个家乡的味道,唐铨很想回家去,虽然说家里并没有什么亲人,可漂泊了这么久他还是想回家。

    他不担心回国后美国佬还找得到他,因为他的身份证可不叫唐铨而是叫唐二黑,家在偏僻的农村,因为出门读书见识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为了生活和自在,他改名唐铨办理了假证件当了佣兵。

    铨表示衡量轻重,这也是他当佣兵的基础,不能衡量轻重不知道得失和自我,那就难以保持正常的人性。

    取了这个名字,他都快忘记自己被人叫二黑满脸纠结的模样了,他在外多年,这几年都给家乡寄钱回去,家乡的人淳朴老实,没人会乱用他发展当地的钱,虽然这些钱无法搞什么大建设,至少一个小学在山中修起,大家在拨款与凑钱凑人工一条下小公路也连接上了镇上的公路。

    偏远穷就是他家乡的代表,不过他知道还有更穷的地方,只不过那些生活在都市享受生活的人不知道也不愿意知道,甚至听说还有这种情况,他们只是鄙夷穷人拖累了他们。

    结账离开,唐铨在夜幕中悄然到了码头,美国佬并没有敢大张旗鼓在这里搜捕,之前的烂尾楼区大爆炸,电视台的报道都是哪儿天然气管道炸裂,哪怕是有人用手机拍下几架飞机被炸毁的画面,官府都可以说那是PS的,绝对的谣传请百姓别相信。

    码头上的确有密探在暗中观察,唐铨从集装箱货柜上迅速跑到一个货柜阴影处,在哪儿西山丸号大副井上槐正在抽烟,唐铨轻轻拍了一下他肩膀说道:

    “井上先生,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额。”

    井上槐被神出鬼没的唐铨吓了一跳,他扔下烟头踩了一脚说道:

    “速度上船,还有半个小时就起锚了。”

    井上槐偷运人走当然也是不希望有人看到的,他在码头极为熟悉,从那些隐蔽小道一路转悠到了西山丸号前他低声说道:

    “货轮上有二十三个人,除了船长就是我最大,不过他每天喝得醉醺醺的一般不会管事,其它人都在各自的工区,除了你我们还有一个客人,你和他就在货舱呆着,哪儿吃喝拉撒的东西都有,切记不可出来,要是被其他人发现了,我有大麻烦的。”

    “明白。”

    唐铨应了一声跟着井上槐到了船上,这是一艘大型集装箱货轮,在整齐码放的集装箱旁边有一个突出的舱口,井上槐带着他进去,在一个不到两米高的隔舱中坐着一个缩在黑影中的人,井上槐对着对方点头低声说道:

    “好了,你们就在这里呆着,旁边的舱可以休息,左边的舱是厨房和卫生间,饮水和气罐都有,每隔两天我会给你们送粮食和蔬菜过来,到了东京港,你们趁夜下去,其他事情你们就无需打探了。”

    “嗨......”

    黑影中的人抬起头,唐铨这才看到这家伙带着帽子脸上还用围巾遮住脸,一个宽大的墨镜让他除了耳朵在外全部挡住,他低声用日语应了一声再次低下头,唐铨眼神一闪走到另一边的座位上坐下,井上槐为了偷渡人也算得是用心,除了客厅房间还有卫生间厨房不说,里面还有卫星电视可以看;

    这个隔舱完全是他掌控,其它的船员根本不会管这里的事情,就连他们的船长其实也是有所知但是没说,但是这种偷渡绝对不能被人抓住,一旦抓住所有人都会指证井上槐的。

    交代好一切井上槐盖上舱盖离开,等半个小时一阵汽笛声传来货轮缓缓离开港口,坐在角落中的黑衣人深深地舒了口气显得轻松起来。

    从日本偷渡美国,那是其他国家的人或者想到美国的人才会做,但是从美国偷渡到日本,那就一定有特殊原因。

    黑衣人个头比唐铨瘦小许多,说话声音也极低,看他紧张的模样似乎有着大麻烦,不过唐铨一想和他的麻烦相比,这家伙的麻烦再大也是渣。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不啃菠萝皮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