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64.退婚

    “这,这是汴河两边的景象吧?”一个眼尖之人,一眼就认出了此景的出处。

    “没错,就是汴河桥上的写照,当年我去汴京出差,有幸见到过,那繁荣程度,不是我等地方能够比拟的。”

    “此画场面巨大,结构严整,笔法精致,不知是出自何人之笔,竟如此壮阔。”

    清明上河图展开的瞬间,立马就引起了无数人的惊叹,第一眼被震惊的,就是此画的宏伟场面,笔法细致,将整个汴河两岸的繁荣场景,尽收眼底,这一般的画师,别说画出来,就连动笔,都不知道何方。

    张清华本想等着此画展开好好嘲讽几句,但是当他看见全景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输了,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无论出自谁手,此画都是千古绝伦。

    洛远看到此画第一眼,就被深深的吸引了,山水画洛远收藏了不少,但是这种真实写照画,却几乎没有,而眼前这幅画,更是宏伟壮观,绝非一般人所作。

    “李柯,此画出自何人之手?”

    李柯笑道:“此乃我一个朋友所作,他为人淡泊名利,不愿提及姓名。”

    也难怪,能作得此画之人,必定是隐士高人,又怎么会追逐名利呢。

    “此画如此不凡,虽然我也是喜爱的紧,但是如此好画,在我手中确实糟践了,我欲将此画呈现给皇上,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李柯笑了笑,说道:“此画已送给洛大人,全凭洛大人自己做主。”

    洛远大笑道:“好,那我就借花献佛了。”

    众人听到洛远要讲此画献给皇上,也是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毕竟此画已是大家之作,皇上生平对于字画,确实同样喜欢。

    此画的出现,其他礼物顿时黯然失色,大家也都不再讨论,而是转移了话题,张清华虽然咬牙切齿,但是却无可奈何。

    见酒席进行了一半了,张志远缓缓的站了起来,说道:“各位同僚大人先请静一静,今日我有个事情宣布。”

    大家正相谈甚欢,突然见刺史大人有话要讲,也是放下手中的酒杯,都看着他。

    张志远冷眼看着了洛远,缓缓的说道:“其实今日前来,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众所周知,我与洛大人是知己,早年便定下了亲事……”

    说道这里,张志远故意停顿了一下,洛远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发难,而李柯却淡然的看这这个刺史大人,想看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此事我们早就知道,前段时间不是因为冰儿侄女身患暗疾耽误了大婚吗,现在我看冰儿侄女朝气蓬勃,难道是宣布日子完婚?”

    看这大家三言两语的讨论,张志远冷笑一声,说道:“今日,我便是来退婚的。”

    “退婚?”

    “我没听错吧,要退婚?这下洛大人可真颜面扫地了。”

    听到这个让人措手不及的消息,大家也是有些惊讶,随后都议论纷纷起来。

    洛远听到张志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女儿,忍不住拍了拍桌子,大声道:“张志远,你是什么意思?”

    张志远笑了笑,说道:“字面上的意思。”

    “好,很好。”洛远不怒反笑,让大家不知道他的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虽然张志远表现的很强势,但是李柯却暗自笑了笑,看来那个宁彩儿果然是有本事,竟然主动让这刺史大人前来退婚,虽然今日的确扫了洛大人的颜面,但是此事,也终究是解决了。

    见目的已经达到,张志远笑道:“好了,今日也是尽兴,我就先行告辞了,诸位请慢用。”

    洛远淡然的看这张志远,说道:“张大人慢走,恕不远送。”

    经过这么一场闹剧,众人也纷纷的告辞了,虽然洛远在这官场有几分薄面,但是张志远可是跟汴京的那位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自然不敢得罪。

    大家走后,洛远似乎面色憔悴了许多,李柯见状也是于心不忍,上前说道:“洛大人,那张清华为人奸诈狡猾,无恶不作,如今退婚,您应该高兴才是啊。”

    洛远苦笑道:“我气的自然不是这事,我气的是这官场,可惜我虽自律克己,却也改变不了这个局面。”

    原来他是气愤这个,不过李柯却也看的透彻,这洛大人虽然清廉,但是却少了一股狠劲,跟曾大哥比,还是差点,不过洛大人只是一介文官,自然跟曾大哥是无法比较的。

    苦笑两声,洛远看向李柯,说道:“我知道你跟冰儿的事情,但是我不会同意的。”

    李柯心猛地一颤,洛冰也在一旁咬紧嘴唇,低声道:“爹~”

    洛远继续说道:“你可知我为何同意冰儿经商?”

    李柯摇了摇头。

    “因为冰儿乃一介女流之辈,而你,确是个男人。”

    李柯不解的问道:“难道我经商有何不妥?”

    洛远笑道:“自古士农工商,我洛远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却也讲求门当户对,你只是一介草民,我如何将冰儿放心的交给你?”

    原来这大宋的封建阶级如此严重,就连洛远这种官员,也要讲求门当户对,从商的确是这阶级里面最低的,所以一般能做大的,都会花钱买一个官职,虽然只是挂名,但也受人尊敬。

    李柯现在经商虽然才刚刚起步,但是对以后却也有一定的规划,既然洛大人唯一的要求只是门当户对,倒也好办。

    见李柯似乎陷入了沉思,洛远忍不住说道:“你们在福州之事冰儿都给我一一说过了,你待冰儿的确不错,不过你虽然从商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但是唯有仕途,才是正确的道路,冰儿告诉我此生只认你,我也不拆散你们,只要你两年之内能够踏入仕途,入朝为官,我自然同意你们的事情。”

    “好。”

    李柯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答应了。

    “我答应,两年之内,绝对会入朝为官,踏入仕途。”

    洛远满意的点了点头,此子虽然身份低微,倒是却身怀大志,从他经商的手段来看,倒也不是个庸才,跟冰儿也是两情相悦,只要能踏入仕途,倒是个不错的女婿。

    该说的都说了,洛远也就先行离开了,剩下了洛冰在这儿,

    李柯看这洛冰,微微一笑,说道:“冰儿,这下终于再无后顾之忧了。”

    洛冰点点头,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李柯末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