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9章 不欢而散

    言无风到是不见慌张,反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光幕。

    这是一片十亩地大的虚影,只见里面青山绿树,红莺黄鹂,那刚出头的竹笋与新叶青葱的枝杈显得春意盎然,一点也不似孤坟岗的凄苦苍凉,一座小院坐落在其中,门上的对联被雾气遮盖,大门半掩,隐隐有豆大的灯光透出。

    好似变魔术似的,光幕中的虚影就在众人眼前堂而皇之的转化为了实体。

    没错,一座小院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看上去那么真实。

    不似虚幻。

    “少爷,这、这……”陈冲揉了揉眼睛,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吱,没等言无风回答,半掩着的大门便被人推了开,露出了一座书香小院,可以看到屋中案上的茶杯此时正腾腾冒着热气,一条团花素锦铺于案上仍挡不住红木台侧的牡丹腾云纹,足以看出屋主的独具匠心之处,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

    “公子既然来到了老朽的地盘,不如进来喝一杯茶再走如何?”一道清朗的声音中,一名老者走出了院门,他矮墩墩的身材,胖乎乎的面孔,红茶色发亮的额头下面,两条弯弯的眉毛,一双细长的眼睛,手中拄着一根手杖,那面相就像一尊弥勒佛。

    而在老者身后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妇和一男一女两个童子,中年夫妇男的长得英俊,女的富贵大气,男童大一点,十岁左右,女童小一点,五岁左右,两个小家伙显然有点儿怕生,怯生生地躲在中年妇人身后偷偷看着众人。

    “那就叨扰了。”

    言无风想了一下,带头走向了小院。

    木烟萝、陈冲等银龙卫自然紧随其后,跟着进了小院。

    ……

    进屋,宾主坐定,老者一边吩咐中年妇人下去端茶,一边自我介绍道:“老朽叫司徒玄雷,这是我儿子司徒尘和他的妻儿,我乃是朝廷亲封的侦查使,之所以现身不过是因为感受到了孤坟岗的异动,希望没吓着各位。”

    言无风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客气道:“原来是司徒侦查使,幸会幸会,在下言无风,真要说对不起,也是我们打扰了你才对。”

    这事他还真知道,大德王朝为了时刻掌握孤坟岗的状况,以免滋生出鬼道巨孽,除了会时不时派人来清扫孤坟岗的厉害鬼物外,还会吸纳一两个鬼物为己用,这司徒玄雷一家显然干的就是这个差事。

    而这方天地不用说肯定是用鬼道器物结合香火愿力合力开辟出的冥土,鬼物生活在这里不仅不会消散,修炼更是事半功倍。

    这冥土更神奇的地方还在于它依托于鬼道器物,由香火愿力凝聚而出,介于实体和虚幻之间,所以它可以自由更换位置,当然了,再怎么更换位置,也都不可能移出香火愿力的覆盖范围,否则没有了后续的香火愿力,整个冥土便会慢慢崩塌。

    “哦,恕老朽眼拙,原来是言家五公子。”司徒玄雷眼睛一亮道。

    “司徒侦查使也听说过我吗?”言无风有点好奇地问道,这里距离皇都城虽说不太远,但不要忘了司徒玄雷可是一个死人,他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老朽也是托了这个侦查使身份的福,所以经常有人过来祭拜我,我自然也就对皇都城里的事有所了解了,五公子更是鼎鼎大名,十八岁的点神境修士可不多见,更不要说你还赢了王家的王昊……”司徒玄雷显然很懂得聊天,尽挑一些言无风喜欢听的话说,还不会让你觉得他在巴结你。

    这时中年妇人也端上了茶水,放下后恭顺地退到了一边。

    “五公子请,因为老朽活动区域有限,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招待公子的,也只有后院长的一株茶树还不错,虽然比不上灵茶,但一点都不比任何名茶差。”司徒玄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顺势端起了自己的茶杯。

    “咦,这茶香……”

    言无风点了点头,刚端起茶杯就闻到了一股奇特的清香,而把茶杯稍微挪远一点,清香便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清香只在茶杯的一定范围内飘动一样。

    有点意思……他低头冲着茶杯中一看,就见到一片片冰蓝色的茶叶在淡蓝色的茶水中沉沉浮浮,异常美丽。

    他轻轻抿了一小口,一股冰凉感立马顺着脖颈流进了胃部、腹部,接着浑身都感觉凉丝丝的,就如夏天吃着冰西瓜一样的爽快。

    “好茶!”

    言无风赞叹道,又低头喝了一小口。

    “五公子喜欢那就多喝两口。”司徒玄雷笑着说道。

    “五公子,在下刚才看到你连续使出了两门鬼道法术,想来都不是出自于你们言家的《阴风炼神诀》吧?不知道我猜的对还是不对?”站在司徒玄雷身后的司徒尘突然开口问道。

    啪!言无风神色一冷,重重把茶杯放到了桌上,却是没有回答他。

    根本不用言无风吩咐,十二名银龙卫立马齐齐的朝前踏出了两步,隐隐把司徒尘围了起来,同时把右手按在了腰间长剑的剑柄上,煞气腾腾。

    十二道浓厚的血气纠缠下,蹬蹬蹬,司徒尘连退了好几步才重新站住了脚,身体更是虚幻了几下才再次稳定了下来。

    哇!一声小儿啼哭声传来,却是扒在门口偷看的女童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完全不见了刚才宾客相欢的场景。

    司徒玄雷脸色一变,连忙站起身,点头哈腰地赔不是道:“五公子,误会,误会啊!都是我这儿子不懂事,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下去后我一定好好训斥他,还请你看在老朽的面子上绕过他吧!”

    “希望如此。”

    言无风冷着脸,朝后摆了摆手,陈冲立马带着银龙卫退回到了他身后。

    要知道,打探别人的功法秘术乃是大忌,他不信司徒尘不懂这个道理,既然懂?那为什么要明知故犯?这其中有着什么谋划?既然算计到了他头上来,他自然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看,以免对方蹬鼻子上脸。

    “告辞。”

    言无风可不想纠缠到其它的麻烦中,索性起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反正游魂和真灵已经收集完毕,这次来孤坟岗的目的已经完成。

    “五公子,等等……”司徒玄雷自然是出声挽留道,却哪里能挡得住一心想走的言无风?只能眼睁睁看着言无风一行出了冥土。

    “父亲,真就这样放他们走了不成?那明显是两门上乘鬼道法术,足足十五道铭文,必定出自于上乘鬼道功法,比我们修炼的《万鬼大法》都多出了三道铭文啊!”司徒尘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甘道。

    司徒玄雷一扫刚才的唯唯诺诺,整个人像是换了一个人,一瞬间便增高了有一尺,胖墩墩的身材也变得魁梧了起来,浑身铠甲披身,黑气缠绕,阴森恐怖,只听他冷着脸说道:“哼,这小子一点不简单,说翻脸就翻脸,继续闹腾下去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乱子来。”

    他停顿了一下,又解释了一句,“再说为父突破在即,怎么能因小失大?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委曲求全几百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父亲,孩儿不敢忘。”

    司徒尘忙跪在了地上。

    “这就好。”

    司徒玄雷欣慰道。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整片冥土就开始变得虚幻,转眼就消失在了孤坟岗。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就不吃蛋炒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