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小懒的异样

    “恩~~”上官钰不情愿地睁开双眼。她是不易睡着的,且有很大的起床气。

    “小懒。”怀中的小懒突然变得像冰块,上官钰感到不解。

    雪狐毛柔软,缓和,所以上官钰愿意抱着小懒睡觉,尤其是刚进冬季时,抱着这个天然的小暖炉,能让她睡得更安稳。可是现在,小懒浑身发寒,伴着阵阵的抽搐。

    “吱吱……”上官钰感觉到怀中的小东西越来越暴躁,很快就要挣脱她的怀抱。她的双臂使了力道,强行箍紧。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总之窗外已看见鱼肚白了。上官钰摸摸小懒的头,这小东西终于安静下来了,也不再那么寒了。上官钰总算能放下心来了,但这事在她心里留下了疑惑。

    原本想,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可不想接下来的几天晚上,夜夜如此。上官钰的心里就开始着急了,雪狐的生长过程她不是很了解,小懒已经跟了自己九年了,会是一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吗?

    上官钰拿不定,于是给远在云游的天机老人去了封信,让他赶紧回山上,给小懒看看。而她自己则跟父母说,要回山上看师父,也赶回了无忧山。对于她的说辞,上官夫妇并没有反对,只是叫她看完了师父,就回来。

    回山上的路上,小懒的情况越来越“差”,常常是几天都不“解冻”,脾气也越来越暴躁,见到谁都想攻击。

    十天后,小懒终于到了天机老人的手里。他勾着一抹笑,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儿,才道:“钰儿,这情况什么时候开始的?”

    “恩,半个月前吧。”悉数数来,大概就是那时候开始的吧。

    “呵呵,要老头子说啊,就是你对它太好了。”

    “怎么说?”

    “这小东西,是一只异种的雪狐,寿命比较长,一般到了十五岁才进入成年期。进化的时候,会出现一个月的异常,大体就是它现在出现的症状。”

    “那就是说,小懒已经十五岁了,在进化?”

    “非也,非也。这小东西可还不满十岁。它当初跟你的时候,才刚出生没多久,所以才叫你那么容易就抓住了。现在嘛……”

    上官钰挑挑眉毛,问道:“现在怎样?”

    天机老人见她问的危险,识相地说道:“嘿嘿,当然也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一般人怕是吃不消它的袭击的。”

    天机老人说的保守,岂止是一般人啊,除了上官钰,世上就没有几人能在成年雪狐的手中讨到好的。

    “既然,那我也就放心了。老头,你可以走了。”上官钰从天际老人怀中抱过小懒。

    “我说你这小娃,过河拆桥,也不请你师父吃顿你亲自做的饭。”他收到她的飞鸽传说,巴巴地跑来,可不是为了那只懒雪狐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一顿饭,可不能跑了。

    上官钰无奈了,就知道这老头来得那么快,是为了这茬。也罢,自己也很久没有进厨房了,今天就满足了他,也省得他念叨。

    天机老人酒足饭饱的走了,可无忧山上却迎来了一位大人物。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自顾倾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