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天意

    凌绍锋回到别墅,别墅里静悄悄的,他瞟了眼身后的黑影,无奈的勾起嘴角,不禁失笑,她还真够敬业,转过身,看着陪着他的脚步停下来的黑影,“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你现在可以去休息了!”

    黑影眼神空洞的看着凌绍锋,眼睛里没有任何人,可她眼里只有凌绍锋,“叶新宇交代我要二十四小时保护你,这是我的责任!”是,这是从叶新宇救了她之后,他交给她的第一个任务,从来没有想过,叶新宇口中的大哥竟是个英俊的小男生,让她不解的是,凌绍锋也只不过二十五岁的样子,何以可以做帮会的老大,又有什么本事可以让上万人听他的话。

    “现在你是我的私人保镖,我......是你的老板!你要做的只是服从我的命令!”看到她仍在犹豫,凌绍锋淡笑着,“这儿是我家,外面那些保镖把这里围的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这样,你可以放心的去睡觉了吗?”

    凌绍锋转过身,他想去看看雪见,一天没有见到她了,他甚至不能安心的做事情,似乎又想到什么,凌绍锋身子没有面对她,只是指着对面的一排客房提醒她,“客房在那里,还有......麻烦你轻点儿,不要吵到我!”

    丢下还怔在原地的黑影,凌绍锋向雪见的房间走去,轻手轻脚的打开门,看到床上安静睡着的雪见,想要走近她好好看看她,刚要进门,却看到床上的雪见不安稳的动了动,停下开门的动作,嘴角溢满幸福温馨的笑容,怕打扰到她,轻轻的退出房间帮她关上门。

    雪见确定凌绍锋走后,她睁开眼睛,其实,她一直都没有睡着,从决定和凌绍锋在一起的时候,她没一个晚上可以睡安稳,每天总是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担心。

    从昨天凌绍锋为她挡了一刀后,她越来越发现凌绍锋对她的感情,如果她不是警察,她也许可以试着爱他,可她明明知道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对立的,就像是老鼠和猫本来就是天敌,可是为什么,当昨天凌绍锋为她受伤之后,她竟有一丝的心动。

    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坚强,面对凌绍锋的柔情,她还是心动了,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面对他,因为对他的愧疚,竟会让她不安起来。

    黑影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和凌绍锋的每一句对话,她发现其实凌绍锋并没有她想的那么恶劣,当她听叶新宇说决定要让她当帮会老大的保镖时,她拒绝了,她一直以为凌绍锋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是叶新宇说服了她。

    今天见到凌绍锋,她还是稍微有点儿惊讶,从来没有敢想过,看起来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凌绍锋就是叶新宇口中的大哥,也从来没有想过,凌绍锋连一点儿大哥的架子也没有,看来他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恶劣。

    刚要睡觉,却听到客厅里有很轻微的动静,她站起身,由于客厅里关着灯,虽然回房之前黑影已经彻彻底底把楼上楼下检查过了,但由于对这儿还不熟,让她多了几分小心。

    客厅里一片黑漆漆的,只有月光从窗户照进来映照在地上,让地板显得亮晶晶的,黑影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只看到一个影子鬼鬼祟祟的走向凌绍锋的房间。

    黑影跟过去,看到她推开虚掩着的门,可是她没有过去。

    雪见犹豫了好久,她还是放心不下凌绍锋,不知道他胳膊上的伤怎么样儿了!所以决定来看看他,看着他胳膊上仍然缠着厚厚的纱布,但看到他睡得那么香,那么安稳,即使在睡梦中唇角幸福的笑还是那么明显,她也不自觉的笑了,他做的一定是美梦吧!

    轻轻为他关上门,不忍心打扰他,刚转身,突然发现身后的黑影,不得不承认,她确实被吓到了,可是没有发出声音,让淡定的笑着,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个“嘘”的姿势,怕因为她而吵到凌绍锋。

    黑影看着眼前的雪见,不知道她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她的笑容那么平凡,就连样貌也很普通,正是雪见的这种普通,让黑影不自觉怀疑她的身份,她迅速的掐住雪见的脖子,“也许,这不是你的本意,但很抱歉,你遇到了我,只要是意图伤害锋哥的人都必须死!”她加重手上的力道。

    “我.......”雪见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这样做,从黑影的话雪见不难猜测出她的身份,她知道是她误会了,想向她解释:“你.......”可是她的手紧紧的掐着她的脖子,让她说不出话。

    由于她手上加重了力道,让雪见感觉一阵阵的眩晕,只是挣扎了一小下,雪见突然放弃了挣扎,嘴角嘲弄的笑容艰难的勾起,如果是这样——也好!如果她死了,死了是不是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是不是就不用再面对梦凡的心痛,面对凌绍锋的愧疚,如果可以,那么她希望可以死,可是,她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可以亲口告诉梦凡分手的原因。

    想到梦凡,雪见的心里是加倍的疼痛,她曾经发过誓等她完成任务,会亲口告诉梦凡她离开的真正原因,然后和他永远在一起,可是,这一次,他又要失信于他了!

    然后,眼角一滴眼泪滑落。

    黑影看着她,她脸上的笑容那么明显,可却让她感觉到她的痛苦,那么明显,那么强烈,让她无法忽略,看着她眼角的泪滑落,落在她手上,黑影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那滴泪的滚烫,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她这么痛苦。

    掐住她脖子的那只手失去了力气,如果不是痛苦到一定程度,她也不会这么放纵自己,甚至没有一丝挣扎的让她掐着她,也许,对她而言,死亡是一种解脱。

    可是,上天似乎又和她开了个玩笑,在她以为自己可以不顾一切去死的时候,她居然松手了!苦笑着,她的命运,似乎从来由不得她!

    雪见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起来。

    凌绍锋听到门外的动静,走出房间,他先是看到站在门对面的黑影,“这么晚你站在这儿干吗?”顺着黑影的目光,凌绍锋看到了倚在墙角的雪见,“你们.......”他还正奇怪着她们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很快便发现了雪见的不对劲儿,过去搂住她的腰,让雪见可以靠住他,他立马看向黑影,“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黑影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他,这是她第一次见他这么紧张。

    雪见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锋!”她无力的抬头迎上凌绍锋的眼睛,笑着向他摇了摇头,“我......”然后,她晕睡在了凌绍锋怀里。

    “雪,雪.......”看着靠在他怀里昏睡的雪见,他无比的担心,看了黑影一眼,横腰抱起雪见,“去叫医生来,张嫂.......去叫伟伯来!”

    把雪见抱回到房间,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心疼的看着晕睡的雪见,帮她把凌乱的头发拨到一边,他没有看身后的张嫂和黑影,“张嫂,打电话了吗?”

    “嗯!凌先生,伟伯说他几分钟过来!”张嫂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雪见,这些日子以来,她和雪见已经很熟悉了,虽然知道自己只是个下人,但她已经把雪见当成她的女儿了,想起雪见在家偷偷和她下厨,“凌先生,我去帮韩小姐打盆水来!”

    凌绍锋点了点头,房间里除了昏睡的雪见,就只剩下凌绍锋和黑影两个人,可他的心思却在雪见身上。

    黑影走近他,想向他解释,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提着医药箱走进来,“锋哥!”

    凌绍锋站起身看向那位老头,虽然着急,但还是很客气,“伟伯,麻烦你了!”把空间让出来给伟伯。

    伟伯坐在床沿,只是摸了下雪见的脉搏,然后看了看雪见的眼睛,站起身。“哦!没什么!”伟伯的笑容和一句话让凌绍锋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她的脖颈处很明显有处瘀痕,是被人掐过,不过由于力道不重,她没事,只是.......”伟伯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伟伯,有话直说!”

    “我发现她身体非常虚弱,她并不是因为被掐住而昏倒的,相反的,她是因为睡眠不足,营养不良才昏倒的!”伟伯很确定的看向凌绍锋,让他疑惑的是,“她最近没好好吃东西吗?”

    凌绍锋摇了摇头,“没有啊!”从上次伟伯告诉她身体虚弱,他已经让张嫂给她按照伟伯的药方熬药喝了,而且,他还特意让他伟伯开了营养的食谱,连一日三餐也是按照伟伯的食谱做的。

    伟伯点了点头,“锋哥,放心,一会儿我就帮韩小姐重新制定一份食谱,不过最重要的是要多休息,这样吧!我帮她开点儿安眠药,如果她实在睡不着可以让她服用少量的安眠药!”

    “好!麻烦你了,伟伯!”凌绍锋听他说雪见确实没事儿,“张嫂,帮我送伟伯!”然后重新坐回到床沿上,握着雪见的手。

    从见到她,凌绍锋的眼里心里就没有其他人了,黑影站在那里,心里极度的不舒服,这样好像她是被隔离出去的,走近他,“锋哥,我.......”

    “出去!”话还没说完,凌绍锋打断她,他不想听她的解释,看着床上的雪见,心里的不安让他不自觉的发起脾气来,声音很低,却很有震慑力,依然没有回头看她,“我不想说第三次,出去!”

    黑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退出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雪见和凌绍锋两个人,他抓紧她的手放在他嘴巴上,心里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还好她没事儿!

    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睡着的雪见,手不自觉的摸向她的脸,“如果你永远这么安静,该多好!”其实,他可以感觉出来,每次只要当他们的感情再增进一点儿,就算只有那么一点儿,她就会又把他推开,她似乎一直想要刻意的保持和他之间的距离。

    她的这种举动让他无措,更让他心痛,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床上的雪见皱着眉头,喃喃呓语着:“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走!梦凡.....”凌绍锋苦笑,他终究是拿她没有办法,她现在躺在他的床上,听她喊着别人的名字,可是,他却狠不下心放她走!也许,她是他生命中的诅咒吧!

    从认识她以来,她就像他的阳光,从认识她以后,他因为她而渐渐会微笑,会期待,会心神不属。可是,听到她喊着别人的名字他不得不承认,她心里根本没有他!甚至从来没有喜欢过他,那她和他在一起是为了.......想到这儿,凌绍锋眼神黯淡,痛苦如毒蛇般咬噬着他的心脏,然而又仿佛是在浓重的白雾中,茫然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说才是对的!

    一只手用力握成拳头,不会!他不可能让悲剧发生,她是他的!这一辈子,他只认定她!虽然他一直都不太相信命运,命运只是电视剧里的形容词,老天太忙了,它眷顾不到每一个人,最起码,对他是很残忍!可是,这一次,他宁愿相信一次命运,也许,老天也是偶尔会眷顾他一次的,他的要求很简单,他只要一个她!

    就这样守了她一夜,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走出房间,看到门外的黑影,她怎么会在这儿?难道她就这样站了一夜吗?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他知道黑影在他身后,“如果没有什么事儿,你可以走了!”

    “走?‘’黑影听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新宇那边我会和他说!”依旧没有回头看她,“我想你终究不适合做我的保镖!现在,你可以走了!”

    黑影上前一步,她突然发觉很可笑,这算什么?老天还真的公平,她才拒绝过要当他的保镖,这么快就还以颜色了!可是,为了一个错误就否认她,不会太轻率了吗?她不甘心,“锋哥!那是一个意外!我并不知道她.......”何况,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危。

    “有些事儿,一次也不可以错!”他告诉她,他希望经历这件事儿给她个教训,做他们这行的,除了要身手,还需要机智的头脑,像她这种只懂得靠武力的人,不适合呆在他身边,他需要的是人才!

    “我.......”黑影刚想解释什么。

    叶新宇急急忙忙的走进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凌绍锋,他坐在他旁边,很少见他大清早的脸这么臭!“锋哥,什么事儿这么急让我一大早的过来,还这么慎重,电话里不能说吗?”

    凌绍锋不禁失笑,他看了眼黑影,“新宇,从今天开始把黑影从我身边撤掉!”

    “怎么了?锋哥?”他看了看凌绍锋,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黑影,他似乎才明白,原来一大清早摆个臭脸是因为这个啊!看着黑影不太自然的神情,是他又错过什么了吗?“不是,锋哥!黑影当你的私人保镖这不咱昨天就敲板定案的吗?你说你现在这.......又突然反悔了,这.......让我怎么和弟兄们交代啊?”

    凌绍锋看向叶新宇,“学聪明了啊!懂得用弟兄们来要挟我了,以退为进啊!”收起脸上的笑,“告诉弟兄们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如果他们有异议让他们来找我!”

    “锋哥,你......”叶新宇看了眼黑影,“不要换人也该有个理由吧!你说你和影儿才相处了一晚上,你还不了解她嘛!怎么能说要换人就要换人呢?”

    “她不合适!”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凌绍锋回头看向叶新宇,“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不......不合适?锋哥,她怎么不合适了?我觉得她当你的私人保镖最贴切了”,站起身“你这个理由我不接受!”

    凌绍锋用食指指着叶新宇的胸脯,“决定了就是决定了!我说了——她,不,合,适!”

    “没有!”一个无力的声音响起,凌绍锋,叶新宇,黑影三人同时看向声音的来源。

    然后凌绍锋过去扶她,没有了刚才的严肃,“你醒了!怎么不多躺会儿?”

    雪见向他摇了摇头,坐在沙发上,“刚醒来听见客厅里声音那么大,你们.......是在吵架吗?”她不太确定的问,“如果你是因为昨晚的事儿生气,那么是我不对,你不要骂他们了,罪魁祸首是我!如果你执意要让他们走,那我也一块儿走好了!”

    “韩雪!”凌绍锋抓住她的手,无奈的叫她,“没有!我们没有吵架,我也没有要赶他们走!这样,你可以放心去休息了吧?”

    雪见轻轻摇头,她其实算准了凌绍锋会这么说,她就是吃定了他,“我不想睡!睡了一夜,感觉身子都僵了!”伸个懒腰,顺势躺在他怀里,“折腾了一夜,让他们去休息吧!”

    “好!”凌绍锋笑着答应她,“你们先出去!”

    “既然不想睡在里面,那就在这儿休息,我当你的枕头,好不好?”这是黑影听到的他的最后一句话,她才发现,对那个女生,他永远这么温柔。

    “好!”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萧欣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