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冰山保镖

    凌绍锋坐在办公室里,此刻的他正望着他对面的空桌子发呆,今天早上,她身体不舒服,没有来!他发现他越来越看不清楚雪见到底是什么样儿的女生,有时候他感觉她眼里总是会一闪而过无法掩饰的情感,那么忧伤,可当他想仔细看清楚时,又只能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他不明白,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也许是太用心了,连有人进来了也不知道,“锋哥!”

    凌绍锋这才回过神儿来,“怎么了?”他的声音淡静,完全没有对雪见时的那种温柔,对他们,根本不需要温柔!

    叶新宇身后跟着位女生,看起来也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她非常的漂亮,叶新宇为凌绍锋介绍:“锋哥,这位是黑影,她以后将是你的私人保镖!”

    凌绍锋只是斜眼瞟了她一下,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很美,可在他看来,黑影甚至不及雪见的万分之一,“她?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私人保镖了?如果你有兴趣,还是自己留着吧!”勾起嘲弄的嘴角,叶新宇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给他弄个冰山女人放在他身边啊!

    黑影没有说话,她只是细细的打量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男生,她感觉他似乎还没她大,不禁皱眉,他真的是一个帮会的老大吗?她一直认为,凌绍锋会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呢?不过看叶新宇对他的恭敬程度,应该没错!

    “黑影,以后你的任务就是保护锋哥的安全,除了上厕所,睡觉,你要二十四小时呆在锋哥身边,保护他的安全!”叶新宇交代黑影,他看着凌绍锋皱着眉头看向他,不顾他的反对,“锋哥,我不得不这么做,你忘了昨天的事儿了,大家也都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凌绍锋眉头微皱,“我不是说过了吗?那是一场意外!”

    ..............

    当凌绍锋和雪见刚下车,还没走进公司大楼,一个人拿着刀向雪见冲过来,他当时已经看到了,可是想拉开她却已经迟了,他只是推了她一把,不小心被刀子划到了胳膊。

    顺势将那个人推开,凌绍锋捂着胳膊,没有想到他反击的速度会这么快,虽然受了伤,但从他决定当这个大哥时,就决定要懂得保护自己,还好那会儿报了跆拳道,散打之类的,还是很容易摆平了那个人!

    大厦里的保镖适时的冲出来,一群人把他和雪见围在中间,四处张望着,看看旁边还有么有什么可疑人物。

    “哎!留下活口!”凌绍锋刚要交代手下不要杀那个人,可是迟了点儿,话音刚落,那个人已经死了,他没有过多的说什么,今天的一切,让雪见看到本来是一个意外,可如果他再追究,雪见很容易就可以想到了。

    雪见只是看着从他手上滴下去的血,“怎么流这么多血?”

    “没什么!”为了不让雪见担心,事后,他的私人医生赶紧为他包扎了伤口,“锋哥,没什么大碍,只是划破了皮,不过,还是要注意不要沾到水!”

    医生走后,雪见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缠着厚厚纱布的胳膊,她知道,像他这种身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很正常,“那个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你下手?”雪见并不关心这些,她只是知道如果她对这件事儿不闻不问,他一定会起疑,她是不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才接近他,可问又不能表现的过于急切。

    凌绍锋无奈的冲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

    叶新宇试图说服他:“锋哥!是,那只是一场意外,可是,如果这种意外再发生呢?兄弟们是为了你好,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叶新宇没有继续说下去,总之,这件事儿由不得他凌绍锋,“所以,这次不管你同不同意,为了防止以后这样的事儿再发生,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不得不这样做了!”

    “黑影!”

    “是!”在叶新宇和凌绍锋面前,她只是保镖,没有性别差异。

    叶新宇交待她:“按我说的做!从现在开始,你要寸步不离的跟着锋哥,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我知道了!”黑影看了眼叶新宇,直到看到叶新宇满意的笑了笑,然后走出办公室,“锋哥,我是黑影,你可以叫我影儿!”

    “影?”凌绍锋看着她点了点头,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或许应该说只有冷冰冰的表情,“坐吧!不累吗?”

    她的眼睛看着前方,“既然新宇哥这么相信我,把这个责任交给我,我就不会让他和锋哥你失望,锋哥是我的上司,我又怎么敢和锋哥平起平坐?何况,责任重于生命!”

    凌绍锋这才仔细看着她,不禁失笑,这个叫黑影的还挺有意思的,不过,他该想个办法不能总让她这么跟着他,他个大男人进进出出的,身边总是跟着个女人,多不方便呢!

    重案组。

    梦凡刚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办公室已经剩下他一个人了,却听见敲门声,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王忆潇,“有什么事儿吗?”

    门口的王忆潇看着他笑着:“没什么,就是想和你一起吃个饭,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脸?”

    “好啊!想吃什么?”梦凡边收拾东西边问她,脸上的笑容淡淡的,“我知道附近有家餐厅不错,价格不算贵又好吃,有没有兴趣一起去?”见她点了点头不,“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可以走了!”

    “我没关系!”其实,吃什么也无所谓的,最重要的是可以和他一起吃!从她第一次见到他,她就对他如此倾心,她向来是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是她喜欢的,她就一定要得到。

    王忆潇只是仔细的观察着梦凡,却没有发现她身后的江伟豪。

    “忆潇?你怎么会在这儿?”

    王忆潇这才回头看到他,“表哥!我.......”

    “好了!我可以走了!”

    江伟豪这才反应过来,“你们......”

    梦凡搂住他的肩膀,“伟豪,一起去吃饭吧?”

    “不了!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没做完,你们去吧!”江伟豪向王忆潇使了使眼色,他才不会那么笨,去当人家的电灯泡,把王忆潇拉到一边,“表妹,说实话,眼光不错,连我们重案组的有为青年也约到了!今天就不去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记得到时候请我吃饭啊?”

    “没问题!”面对江伟豪敲她竹杠,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江伟豪拉住她的胳膊,“表妹,人家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表哥相信你,加油!”

    王忆潇挤出一丝无奈的笑容,“知道了,表哥,我先走了!”

    江伟豪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他知道梦凡心里还爱着雪见,可是,他和雪见注定不能在一起,那时有缘无份,是天意!也许,王忆潇才是他最后的选择!

    爱维尔餐厅。

    这个时候的爱维尔是最热闹的时候,他和王忆潇好不容易才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东西后他们能做的似乎就是等了。

    梦凡无聊的四处张望着,记得那个时候一下班,他和雪见一定会来这里吃饭,因为她说过她最爱吃的就是这里的南瓜饼,然后送她回家,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记得她说这里不久前换了老板,似乎在自言自语:“这里连装潢都没有变!”只是可惜,物是人非!

    “什么?”王忆潇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可他再什么也没说,眼睛定格在某个地方,王忆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她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在看什么?”

    “雪见?”梦凡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可是,明明是她啊!看着她把钱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出餐厅,这次只有她一个人,他一定要问清楚,“雪见!”没有理会对面的王忆潇,起身追了出去。

    “哎!你去哪儿?”

    餐厅门外,他亲眼看到她上了一辆车,然后车子缓缓行使,他试图追上去,“雪见!韩雪见!”一直追在车后面,他叫喊着,不理会路人向他投来奇怪的目光,只希望车子可以停下来,可是,车子却离他越来越远。

    他停下脚步,看着消失不见的车子,冷笑着,恍恍惚惚的走回餐厅,脑子里想的却全都是她!她为什么会来他们以前经常来的餐厅,是因为和他一样,放不下他吗?可是如果是那样,为什么不管他多么大声的叫着她的名字,她却没有停下来,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王忆潇被他搞糊涂了,“你......没事儿吧?”

    梦凡只是苦笑着摇头,“快吃吧!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看着对面的王忆潇,“以前,我总是和她来这间餐厅,到她走后,我依然每天来这间餐厅,因为我放不下,我唯一可以奢望的就是在这里遇到她,也许是因为她也放不下,可是,为什么她没有停下来,甚至......连回头都不屑回头!”她一定不是她,梦凡自我安慰。

    王忆潇似乎才明白,“你......见到她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他脸上的无可奈何验证了她的话。

    “我不明白,她是有多么好,让你这么念念不忘的想着她?”心里有一丝不舒服,难道他心里就只有一个韩雪见吗?他对她这么念念不忘,是想着就这么靠和她的回忆过一辈子吗?

    “她......”梦凡似乎有了反应,“她很聪明,对任何人都很好,她像是天使!”一提到她,他的脸上笑容总是那么甜蜜,似乎认识她,遇见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真实和快乐。

    只是,她从来没有正视过他们的爱情,想到这儿,甜蜜的笑容上又增加了一丝苦涩,在这场爱情中,他付出了很多,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雪见习惯身边有个他而已,他甚至自以为是的认为,如果她习惯了他的存在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你知道吗?她很爱赖床,可我却总是有办法把她叫醒,然后和她一起来上班,她就像个小孩子,生病了要哄着她才肯吃药!”

    是他做的还不够吗?他常常在想,如果可以有一次机会和她重头开始,重新再来,他一定会加倍的对她好,让她可以依赖他,如果是这样,她就不会轻易离开他了吧?哪怕是分开,也不会轻易忘记他了吧?或许,他不该放弃的!

    王忆潇看着他,仔细的听着他和她的每一个故事,他的神情时而甜蜜时而痛苦,她知道其实他是在这样折磨自己,只是因为放不下她,还爱着她,“你还爱她!”她并不是在问他,而是在告诉他这个事实。

    “爱!”这么刻骨铭心的爱,他怎么能放下,现在才明白他一直都在自欺欺人而已,他只能纵容自己不断的想她,想一回,伤一回,痛一回,也只有在这痛苦的思念中,他才可以保存对她的这份真爱!

    “她已经不喜欢你了!”王忆潇不想让他这样,她想逼他面对现实,“在这段感情中,付出的只有你一个人,单方面的付出,你不累吗?还愿意继续这样沉沦吗?”

    “我知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没勇气面对罢了!”她心里应该没有他吧!如果有,如果当初她可以有那么一点点犹豫,今天他们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她不明白,“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你还要坚持选择单恋她呢?你这样为她付出,她却不领情,甚至不屑你的付出,值得吗?”

    梦凡苦笑,他也曾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却始终只有一个,“总是计较付出多少,得到多少,那个叫做生意,不叫爱情!”可能,只是因为爱,才不会计较那么多吧!才会觉得累也是高兴的!

    王忆潇看着他,“我还真想见识见识韩雪见!”她从来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真正的爱情,也从来不相信,所以她从来只相信自己,可是,从认识梦凡她才了解到什么叫真爱?刻骨铭心的爱情是不需要记忆的!“既然知道不可能,你不是打算靠回忆过一辈子吧?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虽然没有人可以依靠,但最起码自己可以对自己好点儿嘛!善待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自己啊!”而且,她愿意做他的依靠!

    梦凡笑着握住她的手,“你真的很特别!”然后醉倒在桌子上,“雪见,我喜欢你,雪见......”

    王忆潇看着趴在桌子上的梦凡,又看向桌子旁的啤酒瓶,他就这样醉倒了,那她怎么办?想了一会儿,她还是拨通了江伟豪的手机:“表哥,可以麻烦你来一下轩逸吗?”

    挂掉电话,王忆潇看着睡着的梦凡,他......傻的让人心疼,很快,江伟豪便赶来了,结过帐之后,王忆潇和江伟豪把他扶上车。

    江伟豪从梦凡身上掏出一串钥匙,顺便埋怨着:“好沉呐!没事儿喝这么多酒干吗?”把他放在床上,“他就交给你照顾了,我还得回去一趟!”

    “好!”送走江伟豪,王忆潇坐在床边上,看着睡得不太安稳的梦凡,从卫生间拿来一条湿毛巾,帮他擦拭着额头的汗,梦凡却突然抓住她,嘴里喃喃呓语,叫着的是雪见的名字。

    王忆潇任由他抓着她,把她拉进怀里,她知道,他是把她当成雪见了,然后,他似乎睁开了眼睛,“雪见,我喜欢你!不要走!”

    “我不会走的!”

    梦凡把她压在身下,他看着她,眼神迷乱,“雪见!”

    王忆潇没有挣扎,只是这样看着他,他的唇离她越来越近,她闭上眼睛,任由他吻上她的唇,他的身子火热,他的吻那么深,一下子,渴望了很久的感情爆发出来,王忆潇试图推开他,她想让他清醒,“我不是雪见!”

    可是,他却没有停下来,然后,他的唇开始向下移,从她的唇到她的耳垂,他轻轻叫着她的耳垂,然后吻上她的脖颈,他甚至可以闻到她头发上的清香。“雪见!”他继续亲吻着她的脖颈,绝望的吻着她。

    “梦凡!”王忆潇试图推开他,她不想他是因为这样才和她在一起,“我不是......”

    梦凡却抓住她的手,“我喜欢你!”继续吻着她。

    “梦凡!”他停止吻她,抓着她的手也变得没有力气,“梦凡?”仔细一看,原来是睡着了。

    只听到他在她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喜欢你!”

    无奈的笑了笑,她知道他不是想和她说,“我也喜欢你!”可是,她宁愿相信那是真的!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萧欣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