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意外

    陈林坐在办公室,刚挂掉电话,微皱着眉头,他不知道雪见是怎么想的,居然打电话来说要让他想办法让电台播上次假钞的新闻,他好不容易才和各大电台说好,近期各大电台的新闻滚动播出那次假钞的事件,他知道雪见这么要求一定是有她的道理,他可以做的就是配合。

    不过,雪见有点儿太冒险了,他知道,她这么急着想破案是因为梦凡,可是,她这样操之过急,如果对方发现她的身份,她会很危险的。

    雪见坐在沙发上,想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打开电视,电视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假钞的新闻,凌绍锋的注意力被一则新闻吸引去:“最近市面流出了许多伪钞,警方呼吁市民提高警惕,如果市民拥有伪钞,请尽快交到附近的警察局!”刚要关掉电视,凌绍锋制止她,只见新闻里主持人在电视上公开了一个账本,“警方从货车司机武晨新的住处搜到一张纸,上面详细的记载了交易内容和时间,只是账本还不完全,警方正在对武晨新居住地进行全封闭搜索!”

    关掉电视,从刚才雪见一直观察凌绍锋的神情,她有好几次都觉得这次假钞事件和凌绍锋脱不了关系,可是,如果真的有关系,他刚才的表情.......那么平静,甚至连一点儿惊慌之色也没有。

    可是,她知道叶新宇只是个参与者,凌绍锋到底是不是决策者让雪见怀疑起来。

    重案组办公室。

    梦凡,雅宁,王叔等人坐着看这次的新闻联播,陈林也不例外,只是,此时的他正坐在顶头上司梁警长的办公室里,梁警长越看越生气,关掉电视,“陈林,你看到了吧!这算什么,摆明了是谴责我们警方无能嘛!”

    “梁警长,别着急.......”

    话还没说完,梁警长伸手打断他,他能不着急吗?现在媒体报导的都是这个案子,都是对警方不利的言辞,从今天早上,他已经被上司叫去骂了四次了,“我不着急!你知不知道上面很重视这个案子,争对这个案子,他们特地派来了新的警长,让他全权接手这个案子!”

    陈林听到这个消息,一点儿也不意外,只不过是换了个上司而已,“梁警长,新闻是雪见特地要求重播的,虽然她没有说为什么,但我想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雪见?”梁警长擦了把脸上的汗,对啊!他们还有雪见,雪见可是他们的秘密武器啊!看了看手表,“陈林,召集所有组员十分钟后开会!”

    会议室。

    梁警长不安的看了看手表,不是说已经到了吗?怎么还没来?

    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走进来,“sorry,刚才有个访谈,所以我迟到了!”仔细一看,这个男生好漂亮,大大的眼睛似乎会说话,挺拔的鼻子,虽然五官很普通,但组合在他这张脸上却很好看,最重要的是,他年纪轻轻就破获了很多大案,还因此上电视做过专访,他只是很冷静的坐下来。

    然后,梁警长开口:“今天找大家来,是有一件事儿要告诉大家,伪钞的案子上面很重视,所以上头决定成立一个专案负责小组,这个小组将由陈梓建警长做总指挥,梓建。”

    陈梓建点了点头,双手交叉放在桌上,“大家好,我是陈梓建,专门负责这次假钞事件,大家可以叫我陈警长,也可以直接叫我梓建,我希望大家这次可以合作愉快!下面,请陈组长对这个案子做个详细报告。”

    陈林站起身,把一堆照片用投影仪放映在墙上,“通过武晨新的供词和我们这段时间的调查,我们怀疑这次的伪钞事件和‘清水’的负责人叶新宇有关,所以在今天,我们向媒体发布了在武晨新家找到证据的话,如果没什么意外,对方一定会怕我们找到线索而毁尸灭迹!”

    “嗯!”陈梓建依旧是同意的点了点头,拍了下手,“好,那我们就派同仁在武晨新家附近监视,一发现可以人物,立刻抓回来寻问,明白了吗?”

    “明白!”大家齐声回答。

    梁警长办公室。

    陈林敲门进去,看到除了梁警长,陈梓建也坐在里面,“梁警长,陈警长,你们找我有事啊?”

    “坐!”陈梓建示意他坐下来。

    陈林拉开椅子,坐在他们对面,他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他只需要听,不久,陈梓建开口了:“陈组长,关于这个案子我三天前就看过了,我现在想听听你的意思?”

    陈林还没开口,梁警长补充道:“对了,陈林,梓建想知道关于雪见的事儿,你完了把雪见的资料拿给他!”

    “好!”陈林表示自己同意,“我认为这个案子我们已经派了一位同事去接近对方,我们现在不可以太着急,如果有什么发现,雪见会通知我们的!”

    “陈组长,我认为你这种想法不对!”陈梓建坐直身子,发表他的意见:“我的想法是快,虽然已经有同事在接近对方了,但我们也不可以等,还有,通知那位同事,让她那边进度快点儿!”

    陈林有点儿生气,他在警局工作这么多年了,该怎么做他很清楚,他用得着在梁警长面前这么指责他吗?“陈警长,我认为你做法不对,雪见已经很尽力了,如果有消息,她会和我们取得联系,但如果我们给她施加压力,我怕她的身份会暴露,我们重案组很重感情的,全组人员都不希望她有事儿!”

    “陈组长,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重感情是好事儿,不过我不希望你们把过多的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中来!”陈梓建抬头,看到陈林想辩解什么,“好了,从现在开始在这个案子上听我的,一会儿把那个雪见的资料送过来,还有,从现在开始密切注意那个叶新宇,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除了这,查一查叶新宇最近的通联记录,以后我直接和那个雪见接头!”

    “我.......”

    陈梓建抬头,“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什么事儿,你可以出去了!”

    “是!”

    重案组办公室。

    雅宁,王叔,梦凡等人坐在办公室里,雅宁边喝着咖啡边对他们说:“这么长时间了,陈组长怎么还没出来?不过,那个陈梓建本人比电视上还帅呢!”

    王叔没有说什么,梦凡白了她一眼,“雅宁姐,别犯花痴了!”

    另一位重案组的同事江伟豪说:“陈组长回来了!”

    雅宁,梦凡站起来,“陈组长,怎么样?他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吗?”

    陈林扭头看向一边还在发花痴的雅宁,“要不你直接进去问他?”收起笑,“什么破过无数大案子啊,那又怎么样?简直是没人性,了不起啊!破过大案子就可以不把组员的安全当回事儿吗?”

    “什么?他不把谁的安全当回事儿啊?”梦凡开口。

    “没什么!”陈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学陈梓建的口气,先是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重感情是好事儿,但我不希望你们把过多的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中!”

    听到他这样,众人笑了起来,直到看着陈林脸越来越臭,梦凡忍住笑:“他真的这样说啊?”

    “哎呦!那我们以后的日子惨了,还以为来了个厉害的警官可以带领我们重案组勇破奇案,让我们也风光风光呢!”雅宁摇了摇头。

    “风光?哼!.......”陈林鄙视的看了眼雅宁,“只要他不踩着你往上爬你就可以偷笑了!”

    江伟豪皱了皱眉头,“啊?他这么厉害?”

    “何止厉害啊,简直是没人性!”陈林继续说:“虽然我没有他那么英明,但我会这样吗?会吗?”

    话音刚落,陈梓建笑着走进来,“在说什么啊?”陈林没有出声,他不确定陈梓建有没有听到他刚才的话,还是雅宁帮他解围:“哦!陈警长,为了欢迎你加入我们重案组,我们在酒吧订了位置,不知道陈警长会不会赏脸下班后一起?”

    “好啊!”陈梓建爽快的答应,“我还有事儿,下班后见!”

    “好啊!”雅宁低下头应承他。

    等确定他走之后,所有的人指着她,陈林更是看着她,“你......你什么人不好请啊?请他?”

    雅宁依旧低着头,像做了什么错事儿的犯人似的:“组长,对不起!我一时嘴快嘛!”看到陈林依旧指着她,雅宁抬起头,“我不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就答应嘛!这还不都怪你,把他说的跟冷血动物一样,呐!是你说他没人性嘛!谁知道,他会答应啊!说到底,我刚才不替你解围才会那么随口一说的嘛!”

    陈林可笑的说:“随口一说,那么雅宁,你的口还真是随便呢!”

    “喂!”这一次换雅宁指责他了,“我是帮你解围哎!还说陈梓建没人性,我看你比他还没人性!”

    陈林看着雅宁,他知道她不会生气的,这种玩笑在他们组内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谁也不会真的生气。

    晚上,雪见已经向凌绍锋抗议了好长时间了,她一直想出去散散心,刚好叶新宇打电话要他去看看鑫乐迪的营业情况,所以凌绍锋准备带她去。

    虽然不想让她过多的知道他经营的是什么类型的场所,但他也不想每天只是无聊的呆在他身边,只要是她愿意的,他会尽量满足她。

    坐在鑫乐迪二楼的高级包间里,凌绍锋的手从坐下就没从雪见腰上拿开过,他喝了口啤酒,看着旁边的雪见,她真的好美丽,让他眼光舍不得从她身上离开,自豪的问:“怎么样?出来开心吗?”

    雪见摇了摇杯中的红酒,笑容妖艳,“开心!”她的头靠在凌绍锋的肩膀上,一口气喝完杯中的酒,“只要和你在一起,我都开心!”然后,她轻吻上他的脸颊。

    很快,但即使是这样,他也很开心了,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脸,然后,他看到雪见脸庞上有两片不正常的红晕,显得她越家美丽动人,让他不由自主的想亲吻她,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凌绍锋,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正当这时,凌绍锋坐直身子。

    接起电话,“喂!”在听对方说了些什么后,他只是应了一声,“好!”挂掉电话,他看向旁边的雪见,“韩雪,我有事儿出去一下,你等我!”

    雪见微笑着点了点头,在他走出去后,雪见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又倒了一杯,嘴角勾起抹嘲弄的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在他面前伪装,又一口喝完杯里的酒,突然看到沙发上凌绍锋的手机不安分的响起来。

    雪见拿起来,同样笑了笑,也许,从他手机里会发现什么,刚按下读取键,请输入密码,除了信息,包括通讯录和通话记录同样设置了密码。

    拿着他的手机摇摇晃晃的走出去,她知道凌绍锋和叶新宇之间有秘密,她想知道他们的秘密,在二楼最里面的包间,雪见确定里面是凌绍锋和叶新宇,靠近,想听清楚他们说什么!

    包间里,凌绍锋坐在沙发上,他只是听叶新宇汇报:“锋哥,最近两天警方又拿我们那批假钞做文章,搞得现在人心惶惶的,害的没人敢给我们散货,最后一批也散不出去,怎么办?还有,新闻上说武晨新那件事儿......?”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那件事儿根本是争对我们来的,他们根本不可能找到那种证据!”凌绍锋很肯定的说,笑了笑,他从来没担心过,勾起嘴角,“货就不要散了,不要让那些警察抓住我们的把柄,我已经和张姐联系好了,用假钞换我们想要的东西,加上上次我给她汇过去的头款,差不多应该够了!我们应该发展我们可以发展的!”他从来不会在无用的东西上浪费时间。

    叶新宇笑了笑,凌绍锋不愧是他们的老大,连这种方法也可以想的出来,他继续听凌绍锋交代:“新宇,交易时间是后天晚上十一点,老地方见!”

    “嗯!”叶新宇点了点头,“锋哥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最近市场需求大,我们进货也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频繁!后天我一早会去海岸接他们的!”

    凌绍锋点了点头,叶新宇办事,他从来不担心。

    清脆的手机铃声从门外传进来,叶新宇做了个“嘘!”的手势,打开门,他看着站在门口的雪见,“韩雪?怎么是你?”

    当铃声响起来,雪见要走却已经来不及,她只好站在门口,倚着墙,眼睛变幻迷离,让他们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凌绍锋从沙发上站起来,“韩雪?”他看着门口的叶新宇,不知道雪见为什么会在外面,他走到门前,看着门外倚着墙的雪见,她的脸红彤彤的,凌绍锋知道她是喝多了,“你怎么来了?”

    雪见抬起手,“你手机响了!”把手中的手机放在他手里,笑容依旧没有消失,然后,她醉倒在凌绍锋怀里。

    凌绍锋把她抱进房间,爱不释手的把她搂在怀里,看着怀中雪见不安分的动了动,凌绍锋微皱了下眉头,他不知道雪见为什么会出现在门外,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

    可是,尽管她都听到了,可是,他还是不打算放她走!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萧欣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