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意外的相遇

    接到陈林的电话,雪见并没有感到意外,陈林只是告诉她,如果五天内再没有任何发现,她就可以回来。雪见终于松了口气,再坚持五天,她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心里多多少少舒畅起来。

    楼下,雪见把场子里扫了一遍,“彬,叶新宇呢?”似乎有好几天没有见他了,让雪见感到有些意外,平常他很少离开酒吧的,可这几天,他似乎出去的多了,还神秘了不少,让雪见不得不疑心起来。

    安彬边擦吧台边告诉雪见,“宇哥啊,他这两天忙着呢!有时候忙到深夜两三点才回来!”

    “那你知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安彬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可是雪见注意到,在提到叶新宇时,安彬脸上神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让雪见越多疑起来,“哦,那我打电话联系他好了!”

    边拿着电话边上楼,刚拨通电话,便听到铃声从二楼一个很不起眼的房间里传出来,雪见走近,在确定铃声是从这个房间传出后,推开门,叶新宇不在,只是手机还在叫嚣着,雪见轻手轻脚的关住门,开始仔细打量这个房间,她越来越确定,叶新宇有秘密。

    如果不是她今天凑巧发现了这里,估计再给她三个月时间也查不到这间,从外面看,这间房子是最不可疑最不起眼的一间,外面杂七杂八的堆着杂货,连雪见都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杂货间。

    可是里面却整整齐齐的,和外面完全不一样,房间虽然很小,但却有电脑和监控设备,从这个房间的监控录影可以看到一楼所有的情况,可是雪见却从来不知道,那些摄像机安装在哪里。

    坐在电脑前,雪见试图从电脑里找到什么线索,可是,叶新宇对每一道程序都加设了密码,雪见根本打不开,四处翻看着,雪见看向电脑旁的手机。

    叶新宇刚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看到雪见不在房间,他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儿了,可是,他还是存着侥幸的心态折回一楼,“彬,韩雪呢?”他抱着一丝希望她是出去了。

    “哦,刚下来找过你,我随便应付过去了,哎!她不是在楼上吗?”安彬搞不清楚状况。

    听到安彬的话,甚至连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坏了!”走向二楼的杂货间,在开门之前,他又犹豫了,如果她真的在里面,他该怎么向她解释,她......会相信他吗?

    推开门,雪见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门口的叶新宇,暗自呼了口气,还好,刚才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她停止了翻动,不然身份真该瞒不住了。

    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开口,雪见不知道叶新宇是不是开始怀疑自己了,没有说什么,只是假装淡定的笑了笑:“这里整理的很好嘛!”如果仔细看,可以发现她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牵强。

    “韩雪!”此时的叶新宇根本没多想雪见是什么身份,他是紧张如果雪见认为他是在欺骗她,那她还会再理他吗?所以急切的向她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雪见点了点头,表示她在听,她知道,是她多虑了,也许,从始至终他都没怀疑过她的身份,看来恋爱中的人智商真的很低,所以,雪见决定利用这一点儿来调查,“我知道!”雪见站起身,她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如果决定了,她就不能轻易离开了,“我今天其实是想告诉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但是,请你再多给我一点儿时间,至少,让我弄清楚我的心!”

    看着抱住她的叶新宇,雪见突然觉得可笑,这就是宿命吧!注定是逃不了的,似乎命运要把他们两紧紧粘在一起,让雪见不得不选择面对。

    在“清水”酒吧,雪见更是成了大家口中的老板娘,所有的人都以为,雪见和叶新宇在谈恋爱,只有雪见清楚她和叶新宇不是那种关系,看着每天疼爱她的叶新宇,雪见觉得蛮对不起他的,其实,她只是在利用叶新宇的感情。

    直到五天后,雪见收到陈林的消息,她想告诉陈林现在的情况,所以他们约在了城南的银行,并且选在了人最多的下午。

    雪见只是坐在候理厅的椅子上,把早已经准备好的纸条塞到旁边的陈林手中,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

    直到看到陈林顺利的走出银行,雪见放心的笑了笑,刚起身准备往外走,可是从门外提着枪的三个男人明目张胆的走进来,封锁了整个银行,雪见冷笑,现在的贼还真是猖狂,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抢劫,难道他们不知道银行的警局报警器和警局是连着的吗?如果有什么事儿,警察三分钟内就到。

    因为人比较多,好多人都没注意到,只是其中一个拿着枪的粗大的男人举起手枪,“啪!”一声巨响,才引起大家的注意,人们开始四处乱跑,想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以免被不长眼的子弹打到,又一声枪响,“不许动,打劫!”

    这一声喊下去,银行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很默契的蹲下,双手抱头,在任何人想,都是希望这三个人赶快拿了钱走的吧!此时谁还会在乎钱,能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依旧是刚才开枪的那个男人,扔给了旁边两人分别一个袋子,“动作快点儿!”只是交代了一声,那两人便向柜台走去,一只手拿枪指着别人,让业务员把钱装进黑色袋子里,看到一个银行职员伸手去按警铃,其中一个抢匪眼疾手快的开了枪,然后,那个银行职员倒在了地上。

    这一举动更是吓得人们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雪见混在人群里,盯着做指挥的那个抢匪,想着怎么才能制止他们,只是,她现在没有枪,现场又这么多人,她怕有个闪失伤到无辜的人,所以没轻举妄动。

    直到一个孩子哭,嘴里口口声声的喊着妈妈,只见那个指挥的抢匪冲那个人吼道:“闭嘴!”

    可是,小孩子只是哭的更大声了,直到看到那个抢匪准备踢那个小孩子,情急之下:“小心!”雪见边喊着边跑过去推开那个小孩子,可是她想躲已经来不及。

    另外一声小心是个男生的声音,当他看到那一脚却快落到雪见身上,提醒她已经来不及,只是冲出去抱住雪见。

    “啪!”——那一脚落在抱住雪见的那个男生身上,他只是紧紧的抱住雪见,仿佛怕她受任何伤害一样,用自己的双臂保护着她,由于被踢了一脚,他还是向前倒去,压在雪见身上,然后,一瞬间的功夫,他的唇触碰到她的唇,然后分开。

    雪见就这样被他抱着,眼睛里流露出难以震惊的神情,是他——凌绍锋!从来没有想过,和他再次相遇,是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怎么是你?”

    凌绍锋没有回答她,只是直起身子,手却依然紧紧抱着她,“你没事儿吧?”刚才,看到她冲出去,想拉住她已经来不及,眼看着那一脚快落到她身上,不知怎的,他竟会心痛,只是一瞬间,他居然想要冲出去保护她,哪怕他会受伤。

    很快,一堆保镖把那三个抢匪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保镖走过来,“锋哥,你没事儿吧?”

    也是因为这,雪见和凌绍锋才反应过来,他们还以一种极暧昧的方式抱在一起,然后,像触电般的,两个人同时放开对方,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略微泛红的脸和不好意思的神情。

    “谢谢你!”雪见低声的和凌绍锋道谢。

    声音低的只有听得到,然后他开心的笑了,不知怎的,和她在一起,他总是会莫名的紧张和兴奋,被保镖扶起来,他忍着痛,那一脚还真不轻,他苦笑着庆幸那一脚没有落到雪见身上。

    看了看那三个保镖制服的抢匪,交代道:“把他们交给警察!”

    然后,看向身后的雪见,“一起走!我送你回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会担心她遇到危险,刚才看到她冲出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冲出去,他以为,那是他应该做的,却还是没有想通,应该,只是争对她而已。

    刚进办公室,陈林便组织大家开会,会议室里,陈林交代着从雪见那儿得到的消息,“从今天开始,可能又要辛苦大家了,那批假钞案有线索了,我们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叶新宇和这个一定有关系,所以,雅宁,王叔,你们去‘清水’附近盯住叶新宇!”

    “是!”虽然不知道陈林的消息是怎么来的,但他们组里任何一个人从来没怀疑过陈林的线报,也是因为如此,陈林带领着他们破获了好几宗大案。

    “记住,千万不要暴露了身份!”再三叮嘱雅宁和王叔,如果叶新宇知道了雅宁的身份,就不难猜出雪见的身份了,虽然知道这样做有点儿冒险,可是,这依然是他可以想到最好的方法。

    “其他人维持原状就好!”看了看没有怎么听进去的梦凡,从雪见走了之后,他虽然依旧每天来上班,可是话却少了很多,常常会自己一个人发呆,让陈林看了心里也特别不是滋味,有时候他真想把事情真相都告诉梦凡,这样他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原本以为这次案子没什么进展雪见就可以回来了,可是谁会知道事情又有了转机,让他不得不继续把许见留在那里,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上天还真的爱捉弄人,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考验一对情侣。

    ‘好,散会!’眼睛从梦凡身上移开,他还是决定自私一点儿,不告诉梦凡,本来做他们这行,就要面对各种突发状况的,他只能说这对梦凡和雪见来说是另外一种考验,而且,做警察应该有的就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

    用眼角余光看着依旧停在巷子里的车,雪见不自觉的想到那个她暗恋的学长,她越来越发现,他们好像,甚至连说话语气都一模一样,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双唇,那种感觉真的好奇妙,让她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是因为他和那位学长相似的原因吗?所以才会有那种感觉,当他冲出去抱住她时,仿佛她的生命也是满满的,甚至和他在一起,雪见发现她会兴奋,会紧张。

    可是当离开他时,心里空空的顿时觉得少了什么,是因为他今天救了她的缘故吗?还是......

    不敢让自己再想下去,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查案,然后回到梦凡身边,这就是她要走的路!

    坐在车里,他没有命令司机开车,本来是想送她进去的,可是她拒绝了,直到看着她消失,有时候,凌绍锋总感觉雪见离他很近,有时候却觉得她离他好远,她好像会变,让他捉摸不透,就像是一个谜!

    勾起嘴角,也许,就是她这种疏离淡漠的性格深深吸引着他,让他有种要把她据为己有的冲动,靠在椅背上,却又猛地坐起来,一只手伸手摸向后背,那一脚力气还真大。

    司机从后视镜看到凌绍锋,恭敬的问:“锋哥,是要回别墅吗?”

    “不,去公司!”凌绍锋告诉司机,他才不要回去呢!这样回去,他们又该担心了,又要他去做检查又要他卧床休息的,他可受不了,虽然他是领导者,但对于兄弟们对他过度的关心和紧张,他还是没有拒绝的余地。

    所以,就索性不让他们知道好了!公司还有很多事儿等着他批阅签字呢!他从来不会把时间过多的浪费在自己身上。

    “可是......”司机明显有些犹豫,虽然只是个司机,可也是从多少帮会的弟兄中挑选出来的,也受过专业的训练,他载着的可是他们的老大,怎么可能让人不担心,“锋哥,你的身体......?”

    想劝他回去休息,他也知道,凌绍锋可是整个帮会的主干,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恐怕会造成他们帮会大瘫痪的。

    “没关系!去公司吧!”虽然知道他们是好意,可他还是拒绝了!想起上一次,他只不过是感冒而已,让叶新宇他们逼得连地也不能下,甚至帮他盖了五床棉被,太可怕了!无奈的笑了笑,怪不得叶新宇说他们的帮会是最有人情味的帮会啊!

    雪见坐在床上,不知怎的,下去发生的事儿会让她不经意的想起,尤其是那个吻,一想到那个吻,她的心跳更快了,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甚至和梦凡在一起也没有过这种感觉,是因为他长得像他的缘故吗?

    努力的摇了摇头,命令自己不去想,“韩雪见,他不是他,他不是他!”然后又笑了,可是......他们真的好像,“所以,千万不可以胡思乱想!”她命令自己,可是脑袋却不受控制,脑海里闪现的都是他,尤其是从下午他救了她。

    如果,不是他冲出去抱住她,那一脚会落在她身上吧!那样的话,她还可以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吗?

    又想到那个吻,雪见不自然的摸了摸嘴唇,仔细回想,那种感觉如同触电般,虽然只是唇与唇一瞬间的碰触,可雪见还是忘不了,那么,是因为这样就决定把对他的感情转移到凌绍锋身上了吗?

    看着身旁又响起的手机,她知道是梦凡,心突然痛了起来,难道,她对梦凡的感情竟如此淡薄吗?所以才会这么轻易的就忘记他吗?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没有接,任它叫嚣着,吵闹着,还是爱梦凡的吧!如果不爱,就不会这么心痛了吧!如果不爱,就不会想要见到他了。

    “梦凡,你会等我多久?”她不知道,他们的爱情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坚持多久,铃声竟然截然而止,雪见惊痛的看向手机,他是准备放弃了吗?然后,看着又闹腾起来的手机,她似乎才安心。

    然而,嘴角一抹苦涩而嘲弄的笑却久久不能消退,或许,明天她就会放弃了。可是,那又能怎么样?这就是她的命运,尤其是爱情,永远这么由不得自己!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萧欣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