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相遇

    当雪见跟着叶新宇来到“清水”门口时,她看着招牌,心里还笑话叶新宇,如果要带她去酒吧,至少找个好点儿的啊,干吗来这儿?“清水”,听这名儿别人也不会来吧,如果酒淡的像清水一样,那还不如改名叫水吧呢。

    可当你进到酒吧里,才会发现里面与外面截然不同,可以说,这里比雪见想象中要热闹的多,让雪见叹为观止,刚才站在门口,看见冷冷清清的,她还以为这是个过气的酒吧呢,看来是她想错了。

    跟着叶新宇坐到吧台前,向调酒师傅打了声招呼,“彬,老样子,给我来两杯。”不一会儿,两杯酒放在他们面前,雪见看着杯里的酒,晃了晃,一饮而下,“可以再要一杯吗?”看到那个调酒师傅为难的看向叶新宇,直到他点头,然后拿出一瓶酒放在柜台上。雪见倒酒,然后又一饮而下。

    “彬,去忙你的吧!”然后,安彬走开了。

    雪见一直保持倒酒,喝酒这两个动作,把酒杯里加满,她的眼睛没有离开过杯子,那眼神,好像杯子才是她的恋人,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叶新宇说:“酒真是好东西,它可以让脑袋清醒的人不清醒,可以让心痛的人变得麻木,最重要的是,它——是治疗失恋的好东西!”然后,又一饮而尽。

    看着柜台上的3个空瓶子,叶新宇夺过雪见手中的酒瓶,眉头微皱着:“够了!”本来,他是想带她来,不想让她独自伤心难过的,可是,到现在似乎才发现,除了让她继续喝,他什么办法也没有,“你喝醉了!”

    “我没醉!还我!”雪见下意识的要抢那瓶酒,可是,他不给她,她不明白,她现在想放下自己警察的身份,好好喝酒,为什么连这样也不可以,“好!我去外面喝!”说完,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向门外走去。

    “你......”刚想起身追出去,但仔细想想,为什么要去追她,是担心她吗?从他见到她,还不到一个晚上,他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担心她,可是,冲动大于理智,他还是追了出去。

    巷子口。

    雪见摇了摇发昏的头,好重,脑袋好像灌了铅一样,让她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甚至,她看不清楚前面的路,更看不见离她不远的车,听不见车子驶来急促的喇叭声,现在的她像踩在噩梦的乌云里,把她缠的死死的,虽然她拼命的挣扎,却还是挣脱不开。

    “哧!——”雪见只是听到急刹车的声音,然后便昏倒在地上。

    车里的男生皱了皱眉,打开车门,看着昏睡着的雪见,蹲下去,推了推她,“小姐?”微皱着的眉头一直就没有松开,“小姐??”还是没有反应,他记得,他没有撞到她啊?那她,“小姐?......”翻过她的身子,刚巧让他看到她的脸,“你怎么样儿了?”笑了笑,是她?这世界还真小,又让他遇到了她!“喂!你没事吧?”

    “锋?有什么事儿吗?”车里有个漂亮的女生摇下窗户。

    凌绍锋这才反应过来,“哦!没什么!”他正想着该怎么安顿他怀里的雪见,他发现了站在他面前的叶新宇,“咦?新宇,你在就好了,我现在有急事,她——就麻烦你了!”说完,钻进车里。

    只剩下叶新宇看着抱着地上的雪见,无奈的摇了摇头,抱起她,自言自语道:“我和你还真是有缘啊,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要不是锋哥让我照顾你,我就把你扔这儿了!”

    似乎听到了叶新宇的话,雪见一直皱着的眉头松开了,脸上有一点儿笑,“对不起!”她似乎在喃喃呓语:“我不是故意的!”

    叶新宇看着正说梦话的雪见笑了,“看在你认错的份儿上,我原谅你啊!”然后看着她,其实,她笑起来很美!

    第二天一早,当凌绍锋来到“清水”酒吧,只是店里的几个服务员坐着,没有几个客人,见他来了,吧台那儿一个看似领班的赶紧过去招呼,“锋哥,你来了,喝点儿什么?”

    “咖啡吧!”凌绍锋看了眼那个领班的,不一会儿,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出现在他面前。

    “锋哥,你要的咖啡,还是按照你的习惯,不加糖不加奶!”看凌绍锋满意的笑了,“锋哥,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先下去了!”

    直到凌绍锋点了点头,可似乎又想起什么,“哎!对了,新宇呢?怎么没见他,出去了吗?”从他一进来就没有看到叶新宇,他本来是想问雪见的,只是没问出口,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从他认识叶新宇以来,他可没见他这么早出去过。

    “哦,新宇哥还在楼上睡着呢!”

    凌绍锋眉头微皱着,一直没有松开,直到听到那个领班的安彬说:“新宇哥昨天带回来一个女生,那女生昨夜可把新宇哥折腾的够呛!”凌绍锋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他昨晚一夜没睡,天一亮就跑过来看她,还以为她会离开,没想到她还真能随遇而安,还有心情睡觉,喝了口咖啡,无奈的笑了,他是白担心她了!

    想到这儿,微皱着的眉头又加了点层次,担心?他脑中怎么会闪过这个词,他和她就是见过一面,他为什么要担心她,是因为她的特别吸引了他吗?

    叶新宇的房间。

    雪见和叶新宇正躺在床上,窗外的阳光照进来,为他们两盖了一层薄被似的,雪见正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阳光浴,边做着美梦,从她略微勾起的嘴角那抹甜蜜的笑可以看得出来,那一定是场美梦。直到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雪见唇角的笑不见了,眉头紧皱,她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习惯性的摸索着关掉床头的闹钟,可铃声还没有停止,雪见皱着眉头摸向床上,叶新宇的脸,然后她疑惑的睁开眼睛,看到她的手正放在一个男生的脸上。

    “啊!......”雪见大声的叫起来,她,竟然和一个男生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且还是个不认识的男人。

    床上的叶新宇猛地坐起来,“啊!”......只是他的反应远远没有雪见那么强烈,“喂!闭嘴啦!”

    雪见冷静下来,顺手拉起被子,往后退了退,“你是谁?干吗......干吗和我睡在一起,你......你有没有......?”雪见没有继续说下去。

    “没有!”叶新宇一只手做发誓状,“没有,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对你做不该做的事儿!”然后,他身子向前倾了倾。

    “你要干什么?”雪见警惕的看着他,他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停止动作,然后伸起手,雪见闭上眼睛,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一下子乱了起来,只听“啪”的一声,她把他踢在了地上,“我告诉你啊,你不要乱来呐,我可是要叫人的!”

    叶新宇坐在地上,揉着脚,“哎!你不要误会,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那......”雪见又向上拉了拉被子,“那.......你刚才要干吗?”

    “小姐,你头发乱了,我只是想要替你整理一下头发!”雪见疑惑的看了看,谁说不是,用手快速的抓了抓发乱的头发,叶新宇无奈的看着她:“是吧!你说你这女人,下手这么重!”

    雪见看了看他揉着发痛的脚,抱歉的问:“你没事儿吧?谢谢你啊!‘’

    叶新宇看着她,从上次咖啡厅到这次,他们是第二次见面,可两次见面都这么出乎意料,她——是第一个敢这样大声对他说话的女生,可是,意外的!他竟然不生气!

    站在楼梯口,仔细观察着楼下,雪见才发现,原来自己就在“清水”,一开始,她还奇怪她喝醉酒怎么会遇上这么好心的人,把路边喝醉的她专程送到酒店,没想到绕了一圈,还是回到这里。

    其实,最天叶新宇带她一进来,她就开始打量“清水”酒吧了,虽然心情不好,但她知道自己是有任务的,原以为,这条通往二楼的楼梯这么隐蔽,是二楼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呢?

    雪见勾起嘴角,原来,二楼是私人会所,她还以为要想上来会花费很多心思呢,没想到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愣着干吗?”从房间出来的叶新宇边扣衬衣的扣子,边和站在楼梯口的雪见说:“下去了!”

    刚下楼,雪见想从叶新宇嘴里问出些什么,“哎!”看着叶新宇看着她,雪见边倒着走边说:“你是这个酒吧的老板啊?”叶新宇依然看着她,笑容不减,雪见知道,她是猜对了。

    “不是!”可是,他竟然否认了,是她猜错了吗?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他身上似有若无的透漏着一种领导者的气息,“我只是这个酒吧的负责人而已,干吗问这个?”

    雪见抬头看着他,面对他的反问,没有任何不安,只是从容的把问题丢还给他,“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不过,可不可以告诉我他是谁?”雪见好奇的看着叶新宇。

    淡淡的一笑,“你想知道啊?”看着他对面的雪见点了点头,她的眼睛因为好奇而变得闪亮,让叶新宇觉得特别好看,他才不想这么快就告诉她,故意装神秘,“秘密!”

    没有听到他的答案,心里一阵失落,她知道这件事要慢慢调查的,可是,她就是想及早破案,可能,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调查清楚也是为了重新给自己一次机会吧!嘟起嘴,像个没有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小气!”刚一转身,却撞到了一个女生,习惯性的,“对不起!”

    叶新宇看着她,她对别人蛮客气的嘛,撞到人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可为什么对他......就那么张牙舞爪的,差距这么大啊!

    “啪!”——

    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雪见的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叶新宇把雪见拉到身后,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随意和温柔,一副冷冰冰的语气:“褚楚,你干什么?”那语气,仿佛可以把人冻僵。

    褚楚冷笑两声,“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向着她了?”然后看向叶新宇身后的雪见,“你这个狐狸精本事倒不小,倒是我低估了你的能耐了!”

    听她这么说,雪见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虽然男人花心是男人可恶,但她也不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人啊,这种女人,简直就是可恨!雪见是不想无事生非的,可她的原则一直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奉还!”

    说什么也忍不过这口气,她绕过叶新宇,看着她眼前这个嚣张的女人,“哦!原来你是他前女友啊!”雪见故意把前女友说的比较重。

    “你......”褚楚被气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也许是因为,从小习惯了被人吹捧着生活,没人敢这样和她说话吧!

    “若不是他提前和我说过,我还以为打哪儿来的泼妇,跑到这儿来撒野呢!”看着褚楚一阵红一阵白的脸色,雪见搂住叶新宇的胳膊,“看来你眼光见长了,懂得和什么人在一起是对的!她那么无理取闹,比我差远了!”

    “你......”听到雪见的话,明着暗着都是嘲讽她,恼羞成怒,刚要举起手打她。

    叶新宇却拦住她,“啪!”一个响亮的声音,“你到底要干吗?闹够了没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褚楚,他是从来不打女人的,可是,看到褚楚要打雪见,让他惊慌,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保护她!

    褚楚扭回侧着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其实,她是真心喜欢他的,今天,她是本着十二万分的诚意要想和他复合的,可是,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就是妒火中烧,让她忍不住动起手来,勾起自嘲的嘴角,突然发现自己有多么滑稽,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勇气再面对他,所以,她只好选择逃走!

    然后,只剩下雪见和叶新宇两个人,气氛有点儿怪异,雪见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是因为动手打了她吗?那么,他是还喜欢褚楚吗?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似乎说什么都是错的,“对不起!让你为了我......”如果这样可以让他舒服点儿,她愿意道歉的!

    话还没有说完,“不关你的事儿!”他没有正眼看她一眼,只是转身上了楼。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着和雪见几次发生的,不禁失笑,从他第一次见她,她就给了他很深的印象,到再次相遇,她做的每一件事儿都让人出乎意料!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女生,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想把一个女生留在自己身边,她开心他就陪她开心,她不开心她就想办法让她开心。

    雪见和凌绍锋坐在靠墙角的一个桌子上,凌绍锋喝了一口酒,仔细看着坐在对面的雪见,他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一个女生,一天可以变七十二个样儿,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雪见喝着酒,她没有看坐在对面的凌绍锋,只是刚才那个情景让她想起梦凡,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像海水一样汹涌而来,她只是看着酒。也许是因为警察的本能,她发现有人在看她,抬起头,她嘴角的笑容很淡,“我们认识吗?”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着她,那种眼神,让她心惊,好像可以完全看透她,看到她心里,稍稍移开目光。

    凌绍锋继续看着她,也许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就是那次在咖啡厅她撞到的那个人,“我们应该认识吗?”凌绍锋从容的把问题丢还给她。

    雪见冷笑,是啊,他们怎么会认识?“你常来这儿吗?”看到这里的服务员对他非常客气,想来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吧?虽然她是这么想的,可是,看到他点头她才安心的问:“那么,你见过这家店的老板吗?”既然是常客,那应该认识吧!

    凌绍锋喝了一口酒,“嗯!还算熟!”只是,刚回答她,他皱起眉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雪见笑着摇了摇头,她的身份是个秘密,如果可以从其他人身上找到些什么线索,也许......她也可以提早恢复自己的身份,“只是,有点儿好奇!”确实,对于这个酒吧的老板,她充满好奇,“如果有机会,记得帮我介绍啊!”

    “好!”继续看着她,没有一丝说谎的惊慌,“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最后一句话是他说给自己听得。

    可是,她还是听见了,“什么?”

    “哦!没什么!”看了眼桌上的酒,“我是说这里的酒真的很好喝!”刚喝了口酒,似乎又想起什么,“对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雪见摇了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以前,她一直把警察当做一种信念,可是现在,没法把自己的身份公诸于众,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干脆就留在这儿好了!”不知怎的,他会突然想把她留在自己可以看得到的地方,如果让她走,他会担心她,看着她惊怔的表情,“我和叶新宇很熟的,你可以安心的留在这儿,他这人很好的!”

    其实,雪见并不是因为他的话惊怔,是因为他的话而惊怔,原本还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可以继续留下来,现在,不用她开口,上天似乎明着暗着是在帮她,“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其实,是因为第一次心情不好所以没有过多的注意,现在看来,他和他好像,但又苦笑着喝了口酒,他和他又不像!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萧欣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