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37 见亲

    裴锦枫有些恍惚,总觉得,自己好似进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一般。

    待得抬眼,瞧见走在他前方一步之遥的姐姐,却见她目不斜视,神色淡然,行进间,竟是莫名的从容,与形于自然的贵气,竟好似半点儿不受这周遭陌生的环境影响一般。

    不!她从容得好似这样的地方,她已经来了无数次,早已习惯了,或是,她本身便是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一般。

    裴锦枫心里的感觉有些奇怪,事实上,如今,他的姐姐,常让他觉得奇怪,却又莫名的依赖。

    比如现在,见她这般,他那颗惶惶的心,不知不觉间,便是安定了下来。悄悄深吸一口气,便也学着姐姐的样子,挺直了腰板儿,端正了神色,平缓了呼吸,虽然,那从容之态还远不及姐姐,却也慢慢的,好了许多。

    前方为他们姐弟二人引路的吴嬷嬷在边上瞧着,心中暗暗纳罕,这姐弟二人,倒不似小家小户出身,弟弟年少成名,看上去,也是个端正纯良的,虽然略有些局促,但到底还是个稳得住的。更让人惊奇的,却是那做姐姐的。

    居然不露半点儿怯色,那从容之态,竟比之她常伺候的英国公夫人吴氏也不差什么。一个小姑娘,哪里来的这般泰然?

    吴嬷嬷叹道,到底是大姑***后嗣,身体里,流着英国公府的血吧!

    很快,便到了待客的花厅,浓绿轻红间,笑语声声,被带着馨香的风传进耳畔,裴锦箬悄悄曳起了嘴角,徐步上了石阶。

    花厅内,已是高朋满座,多是各家女眷,当然了,能在这厅中安坐笑谈的,都是英国公府交好的人家,也多是大梁朝廷的肱骨之家,一众人围着今日的老寿星说笑奉承,厅中一片欢声。

    笑声未落,帘子被打起,吴嬷嬷徐步而进,躬身道,“老夫人,夫人,裴家表姑娘和表少爷来为老夫人贺寿了。”

    英国公府的表姑娘和表少爷?不过……这裴家又是哪一家?

    “是吗?快!快些请进来!”坐于上座的葛老夫人突然激动了起来,忙迭声道。

    这倒是让众人对这裴家的表姑娘和表少爷都多了几分好奇,不由纷纷转头望向门的方向。

    恰恰瞧着门帘被打起,当先一道明丽的身影,踏着明媚的阳光,从门外徐步而入。

    那是个尚未及笄的少女,上身着一件海棠红的银条纱小衫,下身一条白色的挑线裙子,只裙幅上却用蛛丝一般粗细的银丝绣了百枝千叶海棠,腰间只用海棠红的丝绦松松一束,腰肢纤纤。随着她的行动间,那垂挂下来的海棠红流苏轻轻晃动在那银白的百枝千叶海棠中,好似当真开成了一树崇光袅袅的海棠。

    再看少女的面容,肤色白皙清透,一双琉璃色的猫儿眼清澈灵气,却又笼着两分恍若与生俱来的慵懒一般,眉如远黛,唇含丹朱,唇角微微翘起,曳起一种天真与明媚并存的俏皮来。

    厅中众人都是见多识广的,却也不由得一怔,几时起,这凤京城中竟有这么一个漂亮出众的姑娘了?这样的样貌,哪怕是比之宫中明珠的长宁公主,也不逊色的吧?这还年纪小,待得再长大些,必然是个绝代佳人,届时,只怕就要惹得凤京城的男儿们心荡神驰了。

    有了少女的珠玉在前,落后一步的少年即便也是一个斫玉一般的人物,却也让人生不出眼前一亮的感觉来,只是不由想到,这对少年少女,还真是生了一副好相貌。

    裴锦箬虽然面上沉定,可心里,却不是不紧张,尤其是进得门来,她便顺着一道热切的目光望向了上座的葛老夫人。

    英国公府老夫人葛氏也是出身世家大族,一辈子经过了许多事,身上沉淀着一种睿智的风华,此时,却用一种疼爱而复杂的目光将自己望着,裴锦箬便不由心头一涩。

    这是她的外祖母!却是与她前世里模糊的印象截然不同。

    前世,她印象里,唯一对外祖母的记忆,便是在她弥留之时,特意将她接来了英国公府,见她最后一面。

    那个时候,葛老夫人已经意识恍惚,不认识人了,拉着她的手,嘴里却唤着婉君,那是她母亲的小字。

    而裴锦箬那个时候,刚刚失去了裴锦枫,对英国公府的人,有怨也有恨,不肯应上一句,眼睁睁瞧着那个被病痛折磨得再没了半点儿光华与尊贵的老妇人,噙着遗憾的泪,咽了气。

    可直到许久之后,她知道了英国公府对他们姐弟不闻不问的内情,再想起她竟狠下心,让外祖母死不安心,心里,便是被愧疚折磨难安。

    好在……裴锦箬悄悄眨去眼中乍起的湿意,盈盈拜倒下去,“外祖母安好。”好在,上苍又给了她一次机会,能让她弥补前世的遗憾。

    “见过外祖母。”身处在女眷丛中,被人用各种奇怪的目光盯着,裴锦枫却是有些不自在,略有意局促地跟着行礼。

    葛老夫人今日穿了身松绿色金绣万字不断纹的褙子,一头略显花白的头发上戴了一套翡翠头面,那翡翠绿得纯粹而通透,一看,便是价值连城的上上之品,可这些,落在裴锦箬眼里,都远没有那双眼睛深处的孺慕与慈爱让人来得动容。

    而葛老夫人却再也忍不住了,竟是亲自下了榻,上前两步,将裴锦箬扶了起来,“快!好孩子,快些起来!”

    而吴氏则跟着上前,将裴锦枫也扶了起来。

    厅中其他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这能唤葛老夫人为“外祖母”的,还能是何许人?

    自然,便是英国公府已经故去的那位大姑***后嗣了。

    只是,当年旧事,两家已是许久不曾往来,倒是让人全然忘记了,英国公府还有这么一门官位低微的姻亲了。只是,瞧着葛老夫人,待这一对外孙子女,却不像是不上心的样子,那激动和慈爱,终究是骗不了人的。

    还有,这一对裴家姐弟,居然也是大家风范。

    厅中众人都是那人精,今日,本就是冲着英国公府的面子来的,自然不吝啬几句奉承。

    便又对着裴锦箬姐弟二人夸赞了一番,诸多溢美之词,听得裴锦枫红了耳根,裴锦箬倒是早已见惯了这些人捧高踩低的嘴脸,却也不想出格,只得垂了头,也作出一番害羞的姿态来。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酌颜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