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九章 大剂量阿托品

    徐有容“适当”的夸大了一些飞行员的中毒程度。实际上,赵波是在被收入院后二十分钟左右才昏迷的。但考虑到入院时已经对他进行了彻底的清洗和远离毒素环境,其实十分钟这个判断还真不一定就是错的。

    徐有容面不改色,她的的确确没有说谎——最多只是没有说清楚昏迷时间是自己推测的而已。

    陈书记放下笔,双手覆盖眼睛,缓缓揉搓着有些酸涩的双眼,叹道“万幸啊……万幸。”

    恶劣天气条件下,高速公路出现严重连环车祸,导致多人受伤,七人中毒。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安全事故了。如果救援直升机在转运途中出了意外,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可能要背什么处分甚至都已经不在陈书记的考虑范围之内了——飞机从天上掉下来,现在的时间又接近中午用餐高峰期,谁知道会砸死砸伤多少无辜百姓!

    陈书记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孙立恩沉声道,“干得好!”

    孙立恩一愣。

    “我这个人虽然不懂医学,但也知道医生应该是工作年限越久能力越强。”陈书记似乎从自己的幻想中稍微解脱了一点,他开始饶有兴致的问起了徐有容的情况。“你是留学回来的医学博士,又是柳院长的学生。为什么会跟规培着的孙医生学习呢?”

    徐有容神色不变,“因为我觉得有这个必要。”

    “小孙有两把刷子。”陈书记点了点头,随后稍微沉思了一会,朝着孙立恩道,“防患于未然,你是首功。但我也很关心那四名消防员的情况——他们的状况怎么样?”

    “孙医生之前去药厂帮忙协调抢救用药物了。”徐有容继续道,“我一直留在抢救室,对那四名消防员的情况比较了解,我来说吧。”

    “直升机送来的两名消防员除了有明显的有机磷中毒症状外,还有严重的体温过低。我们估计可能是现场对他们进行紧急消洗的时候,两人的消防战斗服有破损导致的。”徐有容介绍道,“另外两人的情况要好一些,目前只是出现了有机磷吸入中毒的症状。但生命体征还算稳定——有一人出现了全身性肌肉强直,和呼吸衰竭症状。我们给予了对症治疗。”

    陈书记摇了摇头,“这种话我听不明白,我只想知道,这四个人的命保住了没有,如果没有,什么时候能保住。”

    这种话其实有些蛮不讲理,但孙立恩完全能够理解陈书记的担忧和关心重点。他沉吟了一下道,“现在我们主要面临的问题是没有大剂量的阿托品注射液。新型替代品长托宁则根本没有存货。制药二厂的沈总给了我们很大支持,五十多箱阿托品已经被搬到了药剂室里。只要敲安瓿瓶敲的够快,这四名消防员的命,可以说保住了大概八成。”

    保住八成命并不是孙立恩信口胡诌。有机磷中毒致死主要有两种原因,一种是毒蕈碱样症状——副交感神经系统兴奋导致的平滑肌痉挛和腺体分泌增加,可能导致肺水肿和呼吸阻塞。而烟碱样症状则会引起呼吸麻痹和心律失常。而急诊科给予的对症治疗,以及大量阿托品注射所引发的“阿托品化”,则可以有效组织这两种症状的出现和进一步蔓延。就算无法彻底解除病症,医生仍然可以通过开通高级气道,呼吸机支持,以及五十多种心律失常药物进行对抗。

    而之所以扣下两成可能性,则是因为四名消防员可能出现,但还没表现出来的神经损伤以及多器官衰竭。

    虽然这种情况相对来说比较罕见,但有机磷中毒的确可能会导致神经系统损伤。当损伤出现在末端神经时,病情会表现为部分肢体瘫痪。可如果表现在副交感神经或者交感神经系统,那就会导致无法逆转的呼吸衰竭——原本应该控制呼吸的系统无法有效传导信号,除非依靠呼吸机,否则患者将无法进行有效的呼吸。

    而副交感神经同时还控制着人体的内脏活动,胃肠道蠕动,肝脏的工作,甚至心跳。如果这里出现了损伤,最终人体的主要器官都会彻底罢工。

    可以说,有机磷中毒的抢救过程中只有一个最终目的,那就是通过支持人体系统,并且防止胆碱能神经受损,从而避免损伤各个器官和神经系统。

    陈书记听完孙立恩的解释后,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你见过制药二厂的沈总?”

    “见过。”孙立恩点了点头,稍一迟疑后继续道,“她的女儿昨天因急病入院,是我负责的治疗。徐医生对她进行了第一次探查手术。”

    “为什么不能马上生产一批大剂量的阿……”陈书记迟疑道,旁边的欧阳华区长小声提醒道,“阿托品。”

    “对,阿托品呢?”陈书记问道,“我大学学的是自动化专业,虽然和药学不搭边,但如果只是调整生产剂量,应该很快就能完成的吧?”

    一直沉默在旁边的中年人低声道,“更改生产线,可能对企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和损失。”

    “总不能为了赚钱,就把人命放在一边不管不顾了吧?”陈书记有些生气,但他也明白自己这话说的有些胡来。摆了摆手,他叹气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辛苦你们了。”

    “其实……”孙立恩忽然道,“说不定我可以和沈总聊一聊。也许他们能提供一批原料药来。”

    阿托品其实本身是一种极易溶于水的白色或者无色晶体状物质。制药厂生产时虽然有很多重要的流程,但究其根本,也只是对药品原料进行溶解,然后无菌灌装而已。

    孙立恩的建议,等于是打算把阿托品的生产车间搬到医院里来。直接在医院中溶解阿托品原料药,从而制成急需的大剂量装药物,以解燃眉之急。

    徐有容顿时急了。她使劲一拽孙立恩的衣服,双眉倒竖,“你疯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罗三观.CS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