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八章 捞好处

    隔离了直升机停机坪的,是宁远市附近的驻军防化营。

    宁远消防虽然也有处理危险化学品的应急能力,但它们的专业设备都被调运到了出事故的沪宁高速上。而另一支有能力处理这种化学品污染的专业队伍,则驻扎在宁远南郊的化工厂里,距离第四中心医院足有八十公里,是标准的远水救不了近渴。

    防化营在接到上级通知后,迅速拉起装备赶到了第四中心医院,顺利隔离了整个停机坪。拥有丰富装备消洗经验的防化营很快就开始了对直升机的清洗工作。

    停机坪被封锁了,卡车无法利用停机坪附近的通道直接将药品送到抢救室,无奈之下,孙立恩和韩文平等人一起用手抱着药箱,朝着抢救室跑去。

    来处理污染的防化营官兵非常热心,几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冒着大雪,在冷链车旁边站成了一溜,互相传递着纸箱包装的阿托品注射液。而孙立恩和韩主任稍微交接了后,自己也扛着一箱药品重新冲回了抢救室。

    急救室里正在成箱成箱的往外推着掰开了的安瓿瓶,护士们手中剪刀敲瓶口的速度已经慢了很多。徐有容正在一张病床旁记录着什么。床上躺着的,正是被小郭强行拽下飞机的驾驶员赵波。

    赵波的情况不太好,他已经开始出现了烟碱样反应。虽然几乎可以肯定赵波是在呼吸时吸入了有机磷,但为了以防万一,医院的护士们仍然把他拖到处理间去仔仔细细洗了两遍澡。顺便还把他身上的飞行制服给剥了下来。如今躺在病床上的赵波实际上什么都没穿。

    放下了手里的药箱,孙立恩走到了徐有容身旁,“还没休息?”

    “突然来了病人,总要处理完了再说。”徐有容用笔敲了敲自己的记录本,“这个病人很麻烦。”

    孙立恩感觉一阵头疼,“怎么了?”

    “他的阿托品耐受度很高。”徐有容叹了口气,“药物被优先集中给了中毒程度最深的那几名消防员——尤其是用救护车送到医院的那两位,他们已经出现了呼吸衰竭的迹象。”

    急诊治疗过程中,每个病人所需要的阿托品剂量都不尽相同。有些病人虽然中毒程度深,但是自身对于阿托品的反应非常好。因此只需要80毫克阿托品注射液,也就是160支注射液剂量,就能够进入阿托品化状态。

    而有些病人,比如现在躺在床上的赵波,对于阿托品就非常不敏感。徐有容已经给他注射了超过200毫克的阿托品,但期望中的阿托品化却迟迟没有到来。

    “这么下去可不行。”孙立恩担忧的看着赵波,他头顶上的字已经变成了“赵波,男,31岁,有机磷中毒,烟碱样反应。”

    抢救室的大门被推开,一行面色严峻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孙立恩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昨晚签字的区长欧阳华,他在队伍中央靠后的位置,看上去有些疲倦。

    “刘主任,这位是咱们市里的陈书记。”院班主任臧福生朝着刘堂春介绍道,“市里对抢救工作非常重视,陈书记想来探望一下伤员。”

    “现在有什么好探望的?”刘堂春挥了挥手,没搭理臧福生和他身后的众多伤员,“送来的四个消防员和三个飞行员全都有意识障碍,谁来看都没用。”

    刘堂春平时倒也不是这么个性格,只是今天实在太忙,而药物缺口又实在太难补充。哪怕在急诊科里干了一辈子,刘堂春仍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怎么还有飞行员?”被人群簇拥起来的陈书记对刘堂春的态度不以为意,反而朝着旁边的人问道,“不是说中毒的就只有四名消防员么?”

    刘堂春一指孙立恩,“具体的你问他吧,飞行员是他让人从飞机上拽出来的。”说完就转头开始继续敲起了安瓿瓶,完全不准备继续和陈书记多说一句。

    孙立恩被刘堂春突然点了名,面对着眼前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他也只能叫上徐有容,准备做个情况说明。

    “这里不太方便,还是出去说吧。”和孙立恩一起路过值班台的时候,刘堂春叫住了徐有容,让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办公室的钥匙,“带着人去我办公室谈。”刘堂春压低了声音道,“适当夸大一点飞行员的中毒程度。”

    “当时直升机已经落地了,但是空中急救员出现了中毒反应。”虽然在办公室里,但刘堂春的座位自然是不能给孙立恩坐的。陈书记坐在办公桌后,仔细听着孙立恩的汇报,还时不时的在本子上记了几笔。“我判断他们可能是接触了消防员身上残留的有机磷,所以才出现了中毒症状。”

    “那飞行员呢?”陈书记对飞行员的事情特别上心,“我听人说,你是让护士直接把人拽下来的?”

    孙立恩换上了一脸歉意,“我是不是……简单粗暴了一点?”

    站在孙立恩身旁的徐有容插话了,“你的诊断很准确,那个叫赵波的飞行员确实不适合继续飞行。在被小郭扛到抢救室后大概十分钟,他身上出现了严重的呼吸抑制和意识障碍。如果当初不是你让小郭把人扣下,这架直升机说不定就带着剩下的两名消防员,在宁远的市中心坠毁了。”

    徐有容的话说的清淡,但内容却劲爆的厉害。在笔记本上记东西的陈书记手下一用力,直接划破了两层纸。

    “你叫什么名字?”汇报了十分钟,陈书记第一次询问了孙立恩的名字,“你在急诊科工作?工作了多久了?什么职务?”

    “我叫孙立恩,急诊科工作了两个月,现在是……急诊科的住院规培医。”孙立恩自我介绍了一下。

    徐有容轻咳一声,“我叫徐有容,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博士,柳平川教授的学生,神经外科主治医师。”她顿了顿,继续道,“现在在孙医生的治疗团队中见习,希望能在见习中学习到孙医生高超的诊断技术。”

    “比如他是怎么看出那个飞行员中毒,很快就会失去意识的。”徐有容又强调了一遍,“如果当时没有注意,那可就是重大事故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罗三观.CS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