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十一章 信息量(今日第二更)

    如果说郑国有是整个第四中心医院里最勤奋的三线医生,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有不同看法。就算有意见,最多也只是对郑主任“三线”的分类有意见而已。

    郑国有,是第四中心医院里最不像三线医生的科室主任。

    按照一般的排班顺序,住院医师和住院总医师是整个值班体系里最累的那一批人,也叫一线医生。他们需要全天24小时在医院里驻守,一周休息一天到两天是常态。而升级成为主治医师后,就可以作为二线医生,开始相对比较轻松的轮班制度了。比如在医院里值班36小时后休息半天,再来一个12小时的白班作为调剂。

    到了副主任医师以上的级别,就可以作为三线医生回家休息了。如果没有特别严重的病人,二线医生是不会给主任们半夜打电话求援的。

    而郑主任……身为三线医生,却仍然保持着一个二线医生的值班习惯。虽然已经没有人敢给他安排长达36小时的值班计划,可郑主任却常常在下班后继续泡在医院里。值班室,办公室,抢救室,他瘦削的身影几乎无处不在。

    三线医生是其他医生们的后备力量,是真正的最终手段。尤其是对经常要参与抢救伤员的骨科医生们来说,郑主任在医院,自己就仿佛平添了三分底气。工作起来就像是憋坏了的狼狗,嗷嗷直叫的往患者身上扑。

    他甚至在参与林兰的手术前,刚刚通宵做了一台断指续接手术。而长期熬夜过劳下,郑国有也终于为此付出了代价。

    PCI术后,郑国有在疲劳和止痛药的共同作用下昏睡了过去。这也就令他错过了最佳的术后补水时机。

    虽然有静脉通道一直在给郑国有补液,但考虑到他刚刚经历了心肌梗死,ICU和心内的医生对静脉补液都持非常谨慎的态度。万一补液量多了,导致郑主任的心脏负荷过大,再引起一次心脏病来,那可就要出大事了。

    “郑国有,男,61岁,轻微脱水,部分肾组织缺氧。”

    孙立恩看了一眼郑国有的头顶,心里有些后怕,多亏郑主任听到了两人的声音后醒了过来。要不然自己肯定注意不到他可能有造影剂肾病。

    徐有容也去了一趟值班室,又拿了两杯温水出来,喂着郑主任喝了。这才对一旁的ICU值班医生道,“既然郑主任醒了,那就把他的饮水量加起来。12个小时内自由饮水至少2000毫升,给他也加一瓶甘露醇。”

    “你们神外的医生可真是喜欢甘露醇。”郑国有对于徐有容的安排没有什么不满,他只是饶有兴致的问道,“你一年得给病人开多少瓶甘露醇啊?”

    “只要有用,多开一点没关系啦。”徐有容难得的露出了笑容,“甘露醇价格便宜,效果还特别好。”她看着挺有精神的郑国有笑着问道,“婶子知道了吧?”

    “知道啥?她啥都不知道。”郑国有佯装生气,可微微上翘的嘴角却出卖了他的内心真实想法。“我就没让人跟她说,估计她还以为我在值班呢。”

    徐有容摇了摇头,“郑老师,你这么个搞法,回去真的要遭殃的。”

    “她还能吃了我?”郑国有一脸不屑,“我现在可是病人,病人!她一个主任护师,能这点东西都不懂?”

    徐有容憋着笑,“也就是不会马上就把您锁到阳台上呀。郑老师,肖阿姨有个小本子您知道么?就是灰色皮封面带铜锁的那个。”

    “你见过?”郑国有一惊。

    “上次去您家吃饭,吃完饭以后不是您去洗碗嘛。肖阿姨给我看过的。”徐有容面带同情,“上面详细记录了您犯的每一条错,而且还标明了日期呢。听我一句劝,赶紧和肖阿姨说一声吧。不然等到了夏天,您肯定得住在阳台上喂蚊子。”

    孙立恩用最大的毅力,控制住了自己的声带,费了好大力气才憋住了笑声。只是脸上的表情扭曲的厉害。他连忙躲到了郑国有视线看不到的地方,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这才让表情重新恢复了正常。

    给郑主任调整完了饮水量和用药后,孙立恩和徐有容继续看向了下一张床位。魏金水正躺在床上睡着。

    “哟,孙主任查房呢?”就在两人完成了查房,准备去九楼的PICU看看陈雯时,却迎面碰见了刘堂春。

    刘主任看起来心情很好,他甚至开起了孙立恩的玩笑。“让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博士给自己打下手的感觉怎么样?”

    “刘老师,您来的正好。”平时总是跟在周军身后查房的孙立恩早就浑身不自在了。眼见罪魁祸首就在面前,孙立恩根本顾不上什么礼貌问好,直接一把抓住了刘堂春的胳膊就往旁边的楼梯间拽,一边拽着,孙立恩一边朝着身后的徐有容喊道,“你先去九楼,我马上就到!”

    连拉带拽把刘堂春带到了楼梯间,孙立恩一脸惶急的问道,“刘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啊?徐医生怎么就来找我报到了?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刘堂春不满的扯了扯自己袖子上的褶皱,“慌什么?动手动脚的,不就是让你带个治疗团队么?”

    “我的刘老师哟!”孙立恩急的差点把自己头发揪下来一撮,“我才是个规培生!人家徐医生是医学博士,要带也应该是她带我啊!”

    刘堂春摊了摊手,“她要是愿意我也没意见。可是她不肯呐。”

    “不肯带我那就不带了嘛。”孙立恩急道,“我继续跟着周老师学也挺好的……”

    “不是她不肯带你。”刘堂春被搅的有些糊涂,理了半天后才悠悠解释道,“她只是不肯作治疗团队的带领人而已。”

    孙立恩彻底糊涂了,“刘老师,您说的是中文么?”

    刘堂春长长出了一口气,忍住了在孙立恩头上敲两下的冲动,“陈雯的病例比较特殊,我和柳院长商量了一下,打算让你和小徐一起写个论文发出去。”

    迟疑了一会后,孙立恩问道,“然后呢?”

    “徐有容不愿意,她觉得这是抢了你的功劳,属于不道德行为。”刘堂春又叹了一口气,“可是柳院长担心她的破格晋升不够分量,又希望她能有一篇分量重一些的论文。所以这就是权宜之计了——让她和你搭个班子,这样后面的论文里她自然就是共同第一作者。”

    孙立恩抱头往地上一蹲,呻吟道,“可受伤的那个人是我啊……”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罗三观.CS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