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八章 诊断会议

    刘堂春死都想要把这俩人整合到一起去写个论文出来——不然他实在是没法跟柳平川柳副院长交代。

    刘堂春和柳平川的交易内容很简单,由刘堂春出面,说服徐有容和孙立恩一起组成“科研团队”并且署名发文章,而柳平川为两人提供方便的环境和经费,以及“病例支持”。

    柳平川动用了自己的多年经验和人脉,一边努力向沈轻眉说明着陈雯的情况有多糟糕,一边向同协神外的那群老同学们施加着压力。无论如何,都要把陈雯先留在第四中心医院,为此他甚至可以请同协的老朋友们来宁远会诊——飞刀可以,转院不行。

    其实柳平川的行为也挑不出什么错,毕竟他的建议也有充足的医学理由。陈雯的大脑刚刚被扎了一针,而且从里面吸出了一个直径大约三毫米的虫囊,结构上本来就比正常大脑更脆弱。很难说飞机上的颠簸会不会引起陈雯的颅压波动。一旦出现颅压上升,变化的压力很可能把脑组织挤进颅骨的其他孔洞中,形成脑疝,从而导致病人在转运途中死亡。

    尽管有一些私心,但柳平川的行为根本还是在为患者考虑。留在设施齐全的第四中心医院,显然在短期内对陈雯的治疗更加有利。

    柳平川豁出老脸去求人,同协神外的大主任也乐得给柳平川这个面子。同协神外的床位本就紧张,既然陈雯的病情并不急迫,他们也没什么可不满的。

    柳副院长的面子能让同协让步,这让刘堂春更觉得身上压力巨大。他可没想到徐有容会对这个安排有这么大的反应。万一劝诱不成,他可真是没脸去见老柳。

    “这个病例?”徐有容明显有些心动。除了手术以外,诊断也是神经外科的医生需要掌握的技能列表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手术可以通过大量的手术来积攒,但治疗别人已经诊断过的病例,对提升医生的诊断水平毫无帮助。要提高诊断技术,徐有容需要一些还没有接受过同行诊断的病例来磨练自己。

    一行三人很快就冲进了抢救室里。曹严华正在组织对小林熏的抢救。他的收缩压一路飙升到了220,耳道的伤口在血压影响下持续不断的向外流着血。

    艾司洛尔已经通过静脉通道输入了小林熏的身体里。超短期生效的艾司洛尔很快就遏制住了小林熏迅速升高的血压。但他的心跳仍然快的吓人,曹严华考虑再三,还是给小林熏又注射了两个单位的艾司洛尔——这种控制血压的药物,同时也能够对心律失常发挥作用。

    “情绪激动导致的高血压危象?”看着小林熏的生命体征恢复正常,曹严华终于松了一口气下来。但同时也更加困惑。如果说之前小林熏耳道出血被收入院,是因为车祸造成的延迟性出血,那现在的高血压危象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症状。

    “不太像,一般人得多激动才能把自己气成这样?”孙立恩再次观察了一下小林熏的状态。失忆和颅底骨折的标志还在。但是除了高血压以外,还有一个新增的指标。“极低促甲状腺素水平”。

    极低?孙立恩心里一紧,这个名词他还是第一次在状态栏里看见。之前看到的状态顶多也就是“高”,想来对应的也就是“低”而已。极低这个数值,出现在人体内分泌的项目中,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的情绪激动而且无法克制。”孙立恩若有所思,“今天早上,我和他谈到了林兰的手术方案。他也显得很激动,后来也有出血症状……我还以为是延迟性出血。”

    “现在看来可能不是。”徐有容点了点头,“这种症状早上就已经出现过了。只不过,后来他因为轻微脑震荡的关系一直昏睡着,所以没有继续表现出来?”

    “现在他的状态基本稳定下来了。”刘堂春背着手,饶有兴致的看着床上的小林薰,“你们两个,讨论一下病情,一起拿一个治疗方案给我。”

    孙立恩倒是无所谓,反正他身为一个没有处方权的规培生,能捞到这种病例诊断简直等于做梦。中午的四个惊喜如今又带来了新的情况。孙立恩简直想要跳起来高声喊一句“YES!”

    而徐有容则多少有些犹豫,“我明天还要出门诊……”

    “柳平川说了,你的门诊任务暂停。”刘堂春直接替柳副院长做出了工作调整的安排。反正只要把徐有容拉到孙立恩的病例中,就不怕她最后不在论文上署名。

    从什么时候开始,主治医生在论文上署名,需要科室主任乃至副院长都赔着小心用着心思了?刘堂春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发堵。

    徐有容很快就点头同意了。这样的病人很有挑战性,她的确动了心思。

    “做一个甲状腺五项。”孙立恩的建议很直接,既然状态栏提示了促甲状腺激素水平低,那就先从甲状腺入手。

    “不可能是甲状腺问题。”徐有容的态度很直接,“甲亢不会引起间歇性的情绪失控,做一个脑血管造影,先排除脑血管意外。车祸可能造成了他的部分脑组织水肿并且阻止了出血,随着时间推移,他的水肿正在消退,出血引起了他的心跳和血压反应。”

    “脑血管造影需要注射的显影剂含碘,如果他有甲状腺问题,显影剂可能会进一步刺激他的甲状腺疾病。这可能会要了他的命。”孙立恩被徐有容的建议吓了一跳,虽然车祸和脑血管意外经常紧密相连,但他更愿意相信状态栏的提示和判断。如果小林薰有能够引发甲亢危象的甲状腺疾病,显影剂对他的风险就实在是太大了。

    “他看起来像是甲亢患者?”徐有容不太适应和人讨论病情的氛围,尤其不适应和一个规培生据理力争。“他没有甲状腺肿大,没有眼部外突,也不算很消瘦。同时没有这三种表现的淡漠型甲亢占一般患者基本都是老年人。他可不像是七八十岁的人。”

    “你看不出来他眼睛外凸,是因为他早上才遭遇了车祸!”孙立恩急了,“你仔细看看,他整个前额和颧骨处都是血肿,要是这样都能看出外突,那他得是一条金鱼!”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罗三观.CS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