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八章 出错

    孙立恩和曾静是打车从第四医院来到学校的。等到取样完毕,要回医院的时候,却只剩下了孙立恩一个人出发。

    陈雯就读的学校是个传统意义上的“贵族”学校。学费价格高昂,而且整个学校不分年级,全都是全寄宿式封闭管理。为了有足够大的地方安置这么多学生,学校所处地点其实非常偏僻,紧邻着沪宁高速的宁远郊区入口。这个地方别说是公交车了,就连专车都叫不到一辆。要么看运气能不能碰到返程的出租车,要么就只能等着路过的长途客车顺带拉自己一截。

    孙立恩捧着手机发起了愁。

    就在他犹豫着是不是要给刘副主任打个电话求援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悄悄驶来,停在了孙立恩的身旁。“请问是孙立恩孙医生么?”司机摇下车床,露出了熨烫的笔挺的西装,以及握在方向盘上,带着洁白手套的双手。

    “是我。”孙立恩挑了挑眉毛。“您是?”

    司机露出了有些讨好的笑容,“我是沈总的司机,她听说您来这边办事,怕您交通不方便,特地让我过来帮忙。”

    黑色的奔驰一尘不染,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耀眼。

    孙立恩捏了捏身上的挎包带子,坐进了车里。

    车很稳,很快。司机自从孙立恩上车后就一个字都没说过。只是把音乐的声音稍微开大了一点。巴赫的音乐从四面八方流淌起来。

    “我看师傅你挺熟悉这段路的。”孙立恩为了抵抗睡意,强行振作起精神,打算和司机聊聊天。“平时接送陈雯也是你来接么?”

    “是的。”提及到正在医院的陈雯,司机师傅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同时也有些怜惜。他回答了两个字以后停了一会,感叹道,“挺好的一个孩子,平时对我们也客气,对沈总也孝顺。老天爷不长眼呐……”

    孙立恩想到了自己的那个揣测,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低声问道,“她有没有说过自己或者别人在学校被欺负的事情?”

    司机师傅摇了摇头,“小姑娘挺文静的,平时上了车以后一般也不说话。最多也就是到家了鞠个躬,说声谢谢。”

    车辆行驶的时间不长不短,大概三十分钟后,黑色的奔驰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第四医院的抢救室门口。

    “这些东西,是从陈雯的桌子里找出来的。”孙立恩拿着那个白色的塑料瓶,向刘堂春做着说明,“绿色胶囊。还有十四颗,我没拆动,等一会马上送检测。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有用的证据。”

    “这个水杯……”孙立恩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见人多耳杂,干脆压低声音凑到刘副主任身旁道,“陈雯的老师提到过,她在学校可能遭到了欺凌。”

    刘堂春见多识广,马上就知道了孙立恩的意思。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陈雯,又转过头看向孙立恩,压低声音问道,“你有证据?”

    “我要是有证据,那就直接报警了。”孙立恩无奈道,“我打算把这个一起送到检验科去看看……如果有毒物反应,咱们就得和警察联系了。”

    “毒物检验,咱们医院的检验科能力还差点。”刘主任沉吟了一会,“这样,你把东西交给周军。让他去医学院里的法医鉴定科看看。”

    周军已经值班了36个小时,让他再跑一趟医学院实际上多少总有些不人道——虽然医学院距离第四中心医院也就十分钟车程。而得到了指令的周军一句抱怨都没有,直接拿起两个样品就出了抢救室。

    郑筱萸还在昏迷之中。但是情况……越来越差。他的血压开始逐渐下降,不算很多,但下降的趋势已经明显了起来。为了维持身体的其他各项指标,郑筱萸的心脏开始代偿,加快跳动的频率。

    他的心跳速率已经增快到了每分钟121下,而且还在逐渐加速。

    “血压下降,心率上升血氧饱和度还算稳定,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孙立恩拿着最近的报告嘟囔着,心里还在琢磨要怎么说服刘唐春。

    “小孙,你要做的传染病五项出来了。”胡静护士长亲自送来了检验单,她有些担心的看着面前的年轻规培医生问道,“这个病人可有点麻烦,你有把握么?”

    “您放心。”孙立恩挺感激胡静的好意,“有刘主任把关,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调一袋晶体液给四号床先挂上。”孙立恩嘴上说着,目光却是看向了刘堂春。他可没有处方权,要等到刘副主任许可后,这道命令才会被当成正式的医疗指示。

    “没问题。”刘堂春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坐在圆凳上,看着郑筱萸的心电监护状况——他就是四号床上的病人,晶体液能够补充血容量,增加心脏每次搏动时输出的血量,从而减缓他过速的心跳。

    看了许久后,刘堂春轻声道,“这个病人的情况可不太好。”

    我知道,梅毒性脑病和梅毒性肝病并发嘛。孙立恩心里有些想笑,梅毒在19世纪或者还是绝症,放在如今可真不是什么大事。神经梅毒稍微麻烦点,用大剂量的青霉素治疗上大概一个月,为了防止青霉素一次杀死太多梅毒苍白螺旋体从而引发名为“吉海氏反应”的全身性免疫系统反应,辅助使用糖皮质激素就行了。

    只要诊断对了疾病,剩下的只是简单治疗而已。孙立恩觉得,郑筱萸大概会是四个病人中最早出院的那个。

    接下来,只要证实他的确得了梅毒就行。

    “检验的报告结果是……”孙立恩有些期待的看向检查结果,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甲肝,乙肝,丙肝,HIV(艾滋病),梅毒。五项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

    孙立恩揉了揉眼睛,检查结果自然没有变化。右上角也确实写着“郑筱萸”的名字。这并不是拿错了检查结果。

    郑筱萸的血液样本中,梅毒检测结果为“未检出”。

    他猛地转头看向仍然在昏迷中的郑筱萸,却发现,他头顶上的状态栏仍然没有什么变化。

    “郑筱萸,男,49岁,梅毒。”

    没别的可说,感谢各位大佬的支持。

    我要推荐票!!!!!!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罗三观.CS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