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四章 说话的艺术

    “这种描述一点用处都没有。”抢救室的医生休息室里,周军一甩手上的病例,有些沮丧,也有些生气。“家长还没到?”

    “现在是早高峰。”曹严华无奈道,“小姑娘的学校的位置靠近高速,所以才能用直升机拉过来。她的家长可没有私人直升机,我估计最少也得半个小时。”

    “不能拖时间了。”周军发着莫名其妙的脾气,“小孩子的恢复力强也不能这么折腾,让那个老师签同意书,先送去做介入。”

    “复合手术室空出来了?”孙立恩奇道,“郑主任的手术结束啦?”

    周军点了点头,看上去心情似乎还不错。“老头安了两个支架,已经绑结实送ICU了。”

    孙立恩目瞪口呆的看了一眼休息室里的表,“这还不到一个小时呢。”

    “老头运气好。”周军嘿嘿笑着,“心内的大主任早上还在复合手术室里测试新设备呢。听说刘头儿推着平板车进去的时候,差点没把王主任吓死。”

    “测试新设备的时候老战友就被送到了台前当实验材料。”孙立恩一想到这个场景也有些想笑。但很快他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现在不是开玩笑的好时机。“那我去让那个老师签字。”

    “你再顺便去看看那个RB人的情况,看看需不需要做个CT检查。”周军皱了皱眉眉头指示道,“林兰的家属到了,你和他们解释一下患者的病情问题。”

    规培医没有休息时间。孙立恩耸了耸肩膀,打消了坐一会消食的计划,转身出了休息室,去找小林薰询问情况。

    “恩恩,原来如此。”罗哥正在小林薰的床边坐着,俩人正在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小林薰看起来情绪有些不太稳定,说话带着严重的鼻音,而且还时不时抬起胳膊,轻轻用袖子擦着眼角里不停渗出来的泪水。

    事情要分轻急缓重,小林薰虽然看着挺可怜,但目前还没有表现出需要特别重视的症状。他可以等一等。孙立恩走到值班台前,按照规定程序要来了告病危通知书和手术同意书。出门去找那个女老师,准备和她谈谈。

    走出抢救室的时候,孙立恩不经意间瞥到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小姑娘陈雯。她看上去确实有些营养过剩,尤其是因为身高还不足一米四,所以看上去格外的胖。这得有七十公斤了吧?孙立恩叹了口气,十岁的小女孩比自己一个成年人轻了不到五斤,家长难道不明白,不良饮食会让她送了命么?

    “陈雯,女,10岁,高血钙状态。”

    嗯?孙立恩站住了脚步。

    状态栏的准确性已经在今天的好几个病人身上得到了证实。可现在这个“高血钙状态”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心梗么?为什么提示的状态里没有提及?

    不管怎么说,先去通知那个老师吧。孙立恩叹了口气,那个老师看起来年纪也不算大,可能比自己还小两岁。刚刚毕业就遇到这种事情,只怕她自己现在也很惊慌——要是她能够冷静下来好好沟通就好了。

    “我不明白……”女老师手握圆珠笔,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孙立恩,捏着笔的手不停颤抖着。“陈雯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我签字?她……她刚才还好好的……”

    孙立恩一看就知道这女老师慌了神。他连忙试图转移开对方的注意力,“这个先不急,你冷静一点。额,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女老师“我”了半天,最后憋出两个字,“曾静。”

    “曾老师,你先冷静下来。”孙立恩叫老师叫的很顺口,“你和陈雯在医院里。你们是被直升飞机送来的。”

    曾静怔怔的点了点头。

    “如果人没事的话,是不可能被直升飞机送来医院的。她的病情很严重。”孙立恩继续道,“你是她现在的临时监护人。接下来,她能不能撑过难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决断和决断速度。”孙立恩的声音抬高了一些,语气斩钉截铁,“我们抢救,就是在和死神拼速度抢时间,你的每一次犹豫,都会让我们抢回来的时间白白浪费掉。而浪费掉的时间越多,陈雯活下来的可能性就越低。”

    “没有时间继续犹豫了。”孙立恩点了点放在曾静面前的两张纸。“为了她的性命,签字吧。”

    拿到签字其实并不算很困难。毕竟,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就这么丢掉性命——哪怕她是这些神憎鬼厌小屁孩的班主任老师。也许是孙立恩的态度起到了关键作用,曾静没再怎么迟疑,就在两张通知书上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我们马上准备手术。”孙立恩如愿以偿的拿到了签名,他顺嘴又安慰了两句面前这个年轻的老师,“放心吧,今天我们院里最资深的主任在复合手术室里,他会亲自给陈雯做手术的。”

    可怜王主任刚刚才给自己的老朋友做完PCI介入手术,这还没休息几分钟,就又被急救科的小规培安排了新的手术内容。他要是知道了孙立恩的所作所为,只怕会在完成手术后几分钟内就冲到孙立恩面前大发雷霆,直到孙立恩向他保证一定请他吃上一整碗热乎乎的羊肉粉丝汤才肯作罢。

    毕竟,第四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王建培对羊肉粉丝汤的热爱远近闻名。

    抢救室里,医护人员正在紧张的准备着陈雯的术前转移工作。把一个状态极不稳定的病人从抢救床搬到运输推床上,是一件具有一定风险的工作。毕竟谁也不知道患者身体姿势的改变,会不会触发原本就已经垂危的循环系统或者其他部件。而这种工作在陈雯明显超重的情况下变得格外困难。

    孙立恩没有上去帮忙搭手,他看了看陈雯的床边,确认没有自己能够插手的空间之后,放弃了想去帮忙的想法。两张告家属通知书已经按照规矩放到了抢救室的值班台文件夹中。他从休息室里端了一杯热乎乎的黑咖啡,用脚勾来一张圆凳,坐在了小林薰的床旁。开始和做了一个多小时翻译的罗哥讨论病情。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罗三观.CS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