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 你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吗

    柒小知开着柒爸的车,一路直奔年氏集团,他进了大楼,直奔最顶楼。

    “请问,小姐,你找谁,你有预约吗?小姐小姐,你不能进,小姐。”年逸飏的秘书拉住柒小知不让他进年逸飏的办公室。

    柒小知瞪着年逸飏的秘书说,“你给我放开,再不松手信不信我让你丢工作?”柒小知此时的眼神很凶狠,像是要杀人,因为当她听到林依依说出是年氏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来找年逸飏问个清楚,说都不能阻拦她。

    秘书被柒小知吓到了,但是由于职责所在,还是没有松手,柒小知使出全身力气甩开秘书,快步走到年逸飏办公室门口,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大声的喊了一句,“年逸飏!”

    年逸飏抬起了头,此时,秘书也赶了进来,“总经理,对不起,我没有拦住她。”

    “你先出去吧,把门关上。”年逸飏顺势摆摆手,秘书小心翼翼地出去了。

    年逸飏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向柒小知,“柒小知?你找我?”

    “是,我找你,想来问问你们年氏干的好事,想来看看你这个总经理是怎么当的。”柒小知说话很冲。

    年逸飏看出了小知的不对劲,说,“此话怎讲?”

    “我知道年总是个爽快人,那我也不卖关子了,我想请问你,五年前,年氏集团的工厂仓库里,发生了一起货架倒塌事件,当时有一个工人因为此事去世了,可是死者的家属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工伤死亡赔偿金,而且贵公司还威胁死者的家属不要把此事声张出去,我想请您好好的给我解释解释这件事情,年总经理。”柒小知故意加重了语气,瞪着年逸飏。

    此时,柒正生和林依依赶来了,“小知,”柒正生一把拉住柒小知,然后转头看向年逸飏,“年总,不好意思啊,小女不懂事,冒犯你了。”

    柒小知甩开柒正生,“爸,什么冒犯啊,我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而已。”

    “有你这么搞清楚的嘛?我们那话还没说完你就直接跑出来了,还把爸爸车开走了,你说你这么冲动要是在路上出事了该怎么办啊?”柒爸无时无刻都在担心小知的安全。

    “好了,爸,我知道了,你就先别担心我了,我们先把依依的事情解决了,好吗?”柒小知说完又转向年逸飏,“年总,请你给我解释解释我刚刚给你说的那件事。”

    “好,我可以解释。首先,我想说,你说的那件事发生在五年前,可是我才刚回国三年,之前一直在国外读书,公司发生的所有事我都不曾知道。其次,你刚刚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我的办公室,还威胁我的秘书,对我还这么没礼貌,你说你这又作何解释呢?柒大小姐。”年逸飏双手抱怀,说话十分有底气。

    “我……”柒小知被年逸飏问得没话说了,可是依依的事情又必须解决。“那个我刚刚是急了,才那么冒失,而且我又不知道你回国才三年,更何况,这件事也是你们年氏的问题,你作为年氏的总经理,不应该了解清楚吗?”

    “如果此事真是我年氏所为,我一定还受害者家属一个公道,所以,请容我把事情调查清楚。”年逸飏说道。

    柒正生不想再让小知冒犯年逸飏,便开口说,“那就麻烦年总了。”

    “不麻烦,你们先坐吧,待我找人问问清楚。”年逸飏示意柒正生坐下。

    年逸飏把秘书叫了进来,向秘书询问了此事,秘书说,她在年氏待了六年,从没有听说过货架倒塌伤人的事件。年逸飏从林依依那里得知是城西的那个仓库,所以他让秘书叫来了仓库的负责人。

    在等待仓库负责人到来的同时,年逸飏向林依依询问了她们家的生活情况,得知她们这么多年一直过得很贫苦,年逸飏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时不时蹙眉。

    柒小知看着此时的年逸飏,对自己刚刚的行为感到很后悔,她想道歉,但是始终说不出口。她想,虽然年逸飏不知道这件事,但是这毕竟也是年氏的错,他是年氏的总经理,理应承担。

    这时,秘书带来了仓库的负责人,林依依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他,就是这个人,就是他当年来找我和我妈,然后威胁我们不要把事情说出去,就是他,我记得他的样子。”

    “依依,你先不要激动,待我问个清楚。”年逸飏安抚道,然后看向仓库的负责人,“我问你,五年前,仓库是不是发生了一起货架倒塌事件?还砸死了一个员工?”

    “没,没有啊,总经理。”仓库负责人狡辩。

    “你还说没有,受害人的家属已经认出你了。”年逸飏拍了拍桌子。

    “总经理,真的没有,当时是有一次货架倒塌,但是没有砸死人啊。”负责人继续狡辩。

    “没有死人?这个小姑娘都已经认出你了,说你去过他们家,威胁她和她妈妈。”年逸飏的话语句句逼人。

    “那是,那是因为他爸爸没来上班,我就去他们家问了问,结果她也说没有见到他爸爸,自那以后他爸爸就失踪了。”仓库负责人虽然一直都很紧张,但却振振有词,为自己圆谎。

    “你胡说,”林依依站起身来指着负责人,说道,“爸爸明明就是被货架砸死的,你来我们家根本就不是来找爸爸,你是来威胁我们的。”

    “你个小姑娘懂什么啊,那是你还小,肯定不记得了。”仓库负责人说道。

    “诶,我说你这人怎么做了坏事还这么振振有词呢?你个大老爷们就不敢诚实一点吗?做了就是做了,干嘛要狡辩啊?”柒小知急了。

    “小姑娘,我没做错事我干嘛狡辩啊?”

    “你......”

    “够了,”年逸飏把桌上的文件啪的一下扔在地上,勃然大怒,然后站起来,“你说你是因为她爸爸没有去上班才去她们家的,那我问你,你一个堂堂的仓库负责人,手底下有那么多的员工,会因为一个员工没去上班就上门拜访吗?再说了,这个小姑娘今年20了,五年前也都15岁了,15岁的人会那么没有记忆吗?还有,那如果只是单纯想问问她爸爸为什么没有去上班,干嘛要给她们家拿一万块钱呢?工资吗?但是据我了解当时仓库工人的工资只有两千吧。”

    年逸飏的眼神凶狠,表情严肃,语惊四座。仓库负责人被年逸飏逼得没话说,他想着肯定瞒不住了,于是跪下了,“总经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隐瞒的,当年仓库死了人,我不敢报告给公司,怕被责罚,也怕影响公司的的荣誉,所以才让所有人都封口,包括这个小姑娘和她的家人,我也是为公司好啊,总经理。”

    “你口口声声说为公司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小姑娘和她的家人,她们怎么能好?这是工伤,归根结底也是公司的错,你瞒着所有人,以为就是为公司好吗?”

    “总经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是为公司好,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我。”

    年逸飏挥挥手,“罢了罢了,既然你也坦白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你现在好好地给这位小姑娘赔罪吧,看她能不能原谅你。”

    仓库负责人跪向依依,“小姑娘啊,我当年也是被吓到了,脑子一热,才那么做的,我没有想到会对你们以后的生活造成那么大的伤害,真的是对不起,我给你赔罪了。”

    林依依闭上眼睛,流下了两行泪,“哎,算了,你承认了就好,我也不想再追究什么责任,这事还是交给年总处理吧。”

    “既然依依不想追究,那就罢了,我现在宣布,你被公司开除了,以后不要再靠近年氏一步,你走吧。”年逸飏挥挥手,示意他离开,然后对依依说。“你放心,我会对你和你的家人做出补偿的。”

    事情处理的很顺利,柒正生也准备带着小知和依依离开,“年总,今天的事麻烦你了,我们就先走了。”

    年逸飏点了点头,叫秘书送客,不过他又叫住了柒小知,说:“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以后有什么事先给我打电话,不要再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了。”说完递给柒小知一张名片,小知接过,不言语,就走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三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