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四章:比试(下)

    来到街上不一会儿,两人就分手了。夜沉沉的,远处枪声紧密,国军和鬼子正在闸北进行惨烈的拉锯战。这边鬼子为数不多,正好进行偷袭。

    秦延斌来到一条小巷子里,正巧赶上一个小小的鬼子据点,里面只有五个鬼子守在那里。秦延斌悄悄地拔出了匕首,这种情况下,用枪是不合适的。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也悄悄闪了过来,秦延斌心里一惊,走近一看,原来是朴太昌。朴太昌也拔出了匕首,同时做了个手势,示意两人合作,除掉这几个鬼子。秦延斌点点头,两人兵分两路,悄悄向鬼子摸近,寻找机会下手。可是鬼子始终不见分散,两个人在不使用枪的情况下,仅凭匕首,恐怕不能迅速消灭鬼子,如果把别的鬼子引了过来,恐怕脱身都困难。

    秦延斌脑子一转,想了个法子,他从脚边捡了一块石头,朝不远处的黑黑的巷子里扔,只听见咣的一声,石头正好砸中窗户,将玻璃砸的稀烂。几个鬼子注意力立即被吸引,其中一个鬼子大叫:“什么人,出来!”叫了好几遍,也不见人出来。2个鬼子相互点头,举起步枪,朝巷子里缓慢前行,剩下3个鬼子依然在警戒着。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巷子里,秦延斌知道机会来了,自己先动手,解决两个,剩下一个给朴太昌。

    秦延斌抓住机会,迅速出击。他跃身跳起,捂住一个鬼子的嘴,同时匕首在鬼子脖子上一划,鬼子身子顿时软了下去。旁边两个鬼子见状,赶紧举枪瞄准。

    还来不及射击,其中一个鬼子的步枪便被朴太昌踢飞了去,另一个鬼子直接被朴太昌一刀插在胸口,没等到另一个鬼子回过神了,朴太昌飞一般地跳起,一记鹰爪,捏断了鬼子的脖子。这两招兔起鹘落,速度极快。秦延斌看呆了,原本他想给自己留下两个的,不成想被朴太昌解决了。看样子要赢他可真难了!秦延斌想着,却并没有灰心,他知道,兄弟们的性命可握在他的手里。

    说话间,二人将鬼子肩章割下。巷子里传来一阵日语:“奇怪,明明有声音,怎么没有人啊!”“可能是野猫吧,山田君,支那人早被吓破胆了,哪敢来!”

    朴太昌一个前滚翻,守在巷子口的一个隐蔽处。秦延斌见状也猫着身子,来到一个掩体下。

    两个鬼子刚出巷口,发现岗哨处3人躺下了,顿时明白遇到了险情,哗哗拉响枪栓。朴太昌首先出手了,他一记扫堂腿将左边的鬼子摔倒在地,一刀刺向心窝。右边一个鬼子转身大叫一声八嘎,准备射击。秦延斌一个箭步上前,一刀插在鬼子后背心,鬼子立时毙命。朴太昌感激地看了秦延斌一眼,在身处危难时刻,这个中国人还是很讲义气的。两人割下肩章,又一次分头行动。

    接下来的行动中,秦延斌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机会。只是在一队巡逻的鬼子中杀了一个落队小便的。正好这个鬼子小便完,提上裤子,一回头就被秦延斌一脚踢翻,接着匕首直插脖子上。秦延斌将尸体拖入一个小巷子里,有了个好主意。他三下五除二剥下了鬼子军装,自己穿上。还好这个鬼子的伤口在脖子上,衣服倒还干净。

    换上鬼子军装,秦延斌神情镇定自若。他要寻找哪里有落单的鬼子。

    “嘿,你,哪个部队的,过来一下!”一个粗鲁的声音在身后吼道,秦延斌一惊,难道被看穿了。

    秦延斌只好回头,原来是一个40来岁的矮胖军官,腰间还挎这一把佩刀。

    “你,来,有火吗?”军官掏出一支烟说道。

    秦延斌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借火的,他赶紧摸摸口袋,还真有,不但有火柴,还有烟。秦延斌忙回道:“报告长官,有!”说完他点燃了一支火柴,送了过去。军官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打量了一番秦延斌,说道:“年轻人,看样子第一次上战场啊!”

    秦延斌装出一副无比虔诚地样子:“是的,长官,还请你多多指教!”他一摸口袋,掏出一盒烟,弯着腰,双手递给军官:“长官,请笑纳!”军官哈哈大笑,口中直念叨不错不错,懂事。

    秦延斌一脸巴结权贵的样子:“长官,你来下这边,我还有点东西送给你。”军官大笑着拍拍秦延斌的肩膀,走到了一处阴暗的角落。军官问道:“还有什么好东西啊!”

    秦延斌弯着腰从靴子里掏出匕首,说:“还有这个!”

    军官以为是送给自己的,没想到秦延斌刷地拔出匕首,直接插进了军官胸口,军官挣扎了几下,立马归西。秦延斌取下肩章,迅速撤离。这时,前方不远处响起了枪声,还有人大叫:“警戒,警戒,有敌人偷袭!”

    秦延斌一想,情况不妙,肯定是朴太昌动静太大,暴露了自己。他来不及思考,迅速朝前方跑去。

    只见5个鬼子不住地朝一处掩体射击,朴太昌一个不小心,小腿中了一枪,鲜血汨汨而出。秦延斌管不了那么多,来到几个鬼子背后,一枪一个,最后两个鬼子发现了,调转枪头朝秦延斌射击。秦延斌慌忙躲避。

    “啪啪”两声枪响,两个鬼子应声倒地,原来朴太昌爬出了掩体,解决了两个鬼子。秦延斌赶紧跑过去扶着朴太昌。朴太昌用生硬地汉语说道:“去拿肩章!日本人快来了,咱们赶紧撤!”

    秦延斌放下朴太昌,割下了五个鬼子的肩章,扔了2个给朴太昌。朴太昌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秦延斌见状,一把抓过他的手搭过肩膀,扶着腰往回走。两人几经周折,终于回到了领事馆馆围墙外,被安排的此处的几位美军士兵用绳索拉了上去。

    领事馆大厅,两人倒出所获肩章。朴太昌7个,秦延斌只有6个。程大力、铁拳、娘娘腔等人无不沮丧。

    朴太昌却说道:“我输了!”说着指了指秦延斌身上的军装。原来秦延斌没有把自己身上的肩章取下来。约翰逊静静地看着。

    秦延斌明白了,正色道:“约翰逊先生,我们打平了!”

    朴太昌挣扎着说道:“不,是我输了。约翰逊将军,刚才我差点命丧鬼子手中,幸好是这位英雄救了我,而且我负伤了,他没有负伤,说明他杀敌不是像我一样凭蛮力,而是智慧。还有,你们看,他身上穿的军装的少佐军衔,而我带来的肩章都是士兵衔,凭这几点,我输得心服口服。”

    约翰逊拍了拍手:“朴先生,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认输,看样子真的是我们输了,好了,我宣布,第二局,你们获胜。”

    秦延斌接受了这个结果,同时翻译也将结果告诉了秦延斌的同伴,五个人在秦延斌身后兴奋地抱在了一起。

    约翰逊继续说道:“第三个项目也即将开始,就是你方代表一人,和我方代表掰手腕。”说着,从旁门进来一个身高一米八,精装无比的黑人男子。黑人光着上身,一身黝黑,坐在一张厚重的长方形桌子边,伸出了大腿般粗的手臂。

    程大力哈哈一笑:“营长,让我来吧,我想我们当中没有谁比我更合适的了!”说着,他也脱下了上衣,露出了精壮的肌肉。黑人男子见状大叫GOOD,似乎好久未逢敌手,终于可以大战一场。

    程大力毫不畏惧,伸出右手,紧紧握住黑人手掌,两人同时发力。两条手臂竟焦灼在一起,不分上下。只见黑人无比轻松,仿佛取胜只在一瞬间,随时可以将程大力拿下,现在只不过想多玩玩。而程大力脑门上却涌出了不少汗水。

    这时,一位美军士兵跑了进来,立正喊道:“报告,外面大队日军聚集,给我们最后通牒!”

    约翰逊不屑道:“告诉他们,我们有紧急公务,无法处理他们的事!”士兵转身跑出传达约翰逊指示。

    这边,黑人脑门也湿了,看样子程大力确实是个好对手,可是程大力手却在微微颤抖了,似乎马上体力不支。

    突然,啪的一声,从外面射进来一颗子弹击中了大厅里的青花瓷,碎瓷器洒了一地,黑人一惊,手力量松懈了。程大力抓住时机,一把将黑人右手掰倒。

    约翰逊脸色相当难看,气得只呼呼。他不是气程大力赢了比赛,而是气日本人居然如此狂妄,居然敢开枪。

    秦延斌等人高兴地直欢呼,只见程大力轰的跌倒在地,刚才确实耗尽了他全部力气。秦延斌说道:“将军阁下,我们赢了比赛!”

    约翰逊点点头:“是日本人帮你们赢了,他们救了你,这就是你们中国人说的宿命啊!”

    此时,传令兵又进来了:“报告将军,刚才封锁我们大门的日军指挥官近藤三郎很生气,差点一枪打中了我,我们该怎么办,请指示。”

    约翰逊指着秦延斌说道:“给他换上我们的军装,走,咱们会会这些无知狂妄的日本人。”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龙虎小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