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四章 约定

    李瑾想起约定后,即刻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厢房。

    来到一处背人的角落,从怀里拿出几日前那侍者交给自己的玉佩握在手中,李瑾毫不迟疑的将远处一个小二叫到身边道

    “我在等人,可有人来吩咐过什么?”说着将手中的玉佩递了过去。

    小二看到玉佩,立刻点头道:“是有位客官吩咐过,只是您这玉佩我要拿去给那位客官过目,验看过后,才能给您回话。您是风号的客人吧?”小二接过玉佩后,又确认了一下李瑾的身份。

    “是风号第一间,我在这里等你快去快回便是,不用去雅间找我。”说完李瑾背靠身后的木质屏风,拿出一定碎银子递了过去,作势等着小二来报。

    “得嘞,您稍等,我这儿马上就给您送去。”说完小二就一溜烟的消失在李瑾面前。

    李瑾不知自己要等多久,又怕自己的心绪被诸般思绪吵扰,便索性决定到窗边赏雪,边等小二回复。

    谁知走到最近的一处玄廊,却发现已经有人先来了这里。只看道一人凭栏远眺,一席苍蓝色的儒袍将本已修长的身形显得更加高挑。

    好在那人背对着李瑾,才没让她觉得有什么尴尬不妥。只因为这处玄廊只不过七八步长短,若想离得远些也做不到。

    李瑾看了看周围,发现离刚刚与小二约定的地方最近的玄廊只这一处,而除了玄廊外这里四周都没有能逃脱厅中喧嚣的地方。

    咬了咬牙,李瑾心想‘这里又非只他一人能站,自己自去赏雪便是。’

    便由着自己的性子,站在便于外面走廊看到的位置,面对湖心,自去平心静气。

    正当李瑾被眼前烟波浩渺的景色迷住,暂时让心情平静时,身旁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她差点滑到栏杆外。

    “李小姐独自一人在此似乎不太妥当吧?”原来刚刚站在四五步远的书生,不知何时已转过身来。

    李瑾再次确认了一下,这人自己并不认识,难道也是在拜月节上认识的自己?

    顿时李瑾觉得自己一定要在之后的出行时用面纱遮脸。想想那次拜月节上的人满为患,李瑾觉得怕是以后都不能随心所欲的畅游京城了。

    李瑾尴尬笑道:“不知先生是哪位,是否认错人了?”

    她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没准自己可以蒙混过关。毕竟此时自己身着男装,就是那次宴会见过一面,大概也没人会那么清晰记得自己的模样。

    谁知那人拿着手中的茶壶来到李瑾身边,道:“李小姐过谦了,那次拜月节上,您月下一首《明月赋》,足以让举座众人将您铭记心中。鄙人有幸当时正好在李小姐的下首,且在下又自负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因此您的容貌自然不会错认。”

    李瑾此时除更尴尬的微笑外,已不知自己还能做出什么回应。

    “这位先生谬赞了,只是不知您是哪位?”只让别人知道自己,而自己却不知对面人是谁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无论是现在还是前些日子在皇宫中。李瑾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庙中求一道平安符了。

    “失敬,失敬,在下乔柏,是礼部员外郎。”说着向李瑾行了一礼。

    若是陌生人向李瑾行礼,李瑾定是还以相同的揖礼。只是这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而自己现在还是一身男儿装,李瑾默默纠结了一下,到底还是选择以书生之礼还了回去。

    “李小姐现是独自一人出门游玩?”

    “我在等人,先生可也是独自一人?”李瑾并没正面回答乔柏的问题。

    “嗯,这里的雪景只适合一人独赏。”乔柏了然的点头,说着侧身向李瑾展示出自己刚刚所看的风景。

    那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角度可以独揽,整个净月湖的景色,突出的玄廊以是一种成犄角的方式延伸到湖面,似乎整个人悬停在湖面之上。

    凭栏远眺时会有自己腾云驾雾立于湖面上之感。

    李瑾虽没真实的站在那里,却仍被自己设想的景色震撼到了。

    “先生真是好运气。这样的景色可遇而不可得。”李瑾由衷说道。

    “哈哈,多谢。只是如今这处风景也属于小姐了,平时这里少人来往,也是沉思的好地方。”乔柏意有所指的说道。

    李瑾猜测大概刚刚自己愁眉不展的样子被他看到了。

    “只是为了安全,小姐还是带着侍从来的好。”乔柏看着湖面又默默加了一句。

    “劳先生担忧了。”李瑾谢道。

    “哪里,只是觉得,小姐总是无谓涉险。您更适合江南的小桥流水,而非这里的高门大院。”乔柏转向了李瑾的方向,颇有深意的看着她,“小姐若是觉得乔某说话颠倒无序,就只当风声过耳,无须在意就好。”

    李瑾虽觉得他说中了自己的心事,却同时也觉得这人说话未免太过唐突,到底自己与这人只是第一次见面。

    “先生之前是还在哪里见过我吗?”李瑾不觉好奇,只凭一面之缘,这人就能看出自己的心思?

    “在下只在那次拜月节上见过您的尊容,只是您培育的兰花我却有幸得了数盆。”乔柏对李瑾笑言。

    原来这人也爱养花。李瑾自幼便钟情花草,因此在能独自去自家庄子上时,便自己培育起了不甚名贵的兰花香草,后来养的太多,又不能占用更多的田地,只能将一些成熟的植株挖出来卖掉。

    只是那都是李瑾以庄子的名义在集市上售卖的,这人怎么能知道那就是自己亲手培植?

    看到李瑾不解的神情,乔柏解释道。

    “我是京城人,集市上各家庄子卖的东西自然都熟,而偶然发现李家庄子卖的东西中有兰花香草后,这样的花草便在摊位上连年不断,卖的数量却不多。又听说您经常去庄子上养病,自然能想到是您亲手栽种。”

    李瑾点头默认,那时还是自己小时候,算是前朝的事情了。那时自己是唯恐参加各种宫廷宴会与各家的宴请,繁复的礼节,空洞而喧嚣的声音让她透不过起来。所以自己经常托词养病,大多时候都躲在庄上,因此当时也算是京城中一个异数。

    “乔某还有一句不当讲的话,李小姐权当我在自言自语就好。”乔柏笑道,“您心思单纯,又少与官宦之家来往,切莫轻信政坛中人之话。若是能摆脱京中束缚,还是远离这片是非之地的好。我看李大人也有这样的心思。”

    乔柏说道最后,倒真变成了喃喃自语。

    李瑾被乔柏话中的诚挚打动,一时竟有种与亲人深谈的感觉。

    “多谢先生指点。”片刻后,李瑾拜谢乔柏道。

    此时,乔柏又恢复了之前浅笑着的表情道:“只是我也是朝中之人,李小姐对我的话也要三思啊。”

    就在这时小二匆匆来到二人站立的玄廊,“哎,这位先生,不是说好在屏风那里等吗,这让我好找,快随我来。”

    李瑾与乔柏告辞后,随着小二来到五层的一间厢房。

    开门后,熟悉的檀香混合药香的味道又一次包围了李瑾。

    “约定好的诗曲我带来了。”李瑾进门后,直接说道。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木葳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