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 书房夜谈(二)

    风总是能让人想起自由与无拘无束,对于景文更是如此。

    城楼上伴着朝霞与夕阳的狂风总能给景文带来美好而放松的感觉,虽然偶尔会让景文的耳朵或嗡鸣不断,或因失温而麻痒难忍,但这都不足为虑。

    广阔的天地间除了身后的城楼外,目之所及都变得渺小,都在向远方无限延伸,直至与天地化为一线。

    对于景文来说,这就是他出生以来拥有的最宽阔的视野,即使没有听闻中春日山间猎场的青翠高远,没有听闻中祭天大典的隆重庄严,没有元宵佳节时城楼上的人声鼎沸与热闹喧嚣。可这是独属于他的景色,有清风为伴,有朝霞夕露相陪,对景文来说就已足够。

    景文从小在祖母身边长大,没有人提起过他的母妃。但他私下里觉得她可能也如崇文皇后一样美丽,因为所有人都说皇帝宫中的女子是天底下最美丽而多才多艺的。

    而其中这位崇文皇后更是翘楚,并集皇帝的三千宠爱于一身。

    这点不需要旁人告诉景文,从平时父皇的言行,景文便可窥得一二。虽然景文也并未见过这位皇后,但她的画像被挂满在父皇的寝宫与书房。

    一次偶然的机会景文瞥见过一张她的画像,那的确是一位温婉端方的佳人,画师的技艺十分高超,以年幼还未有什么鉴赏能力的景文的眼光来看,那画中人的眼神都很传神——那其中的温柔缱绻不漏一丝的都递到了画外。

    从此景文便总是对人的眼神格外注意,希望哪天能看到真人眼中同样的神色。

    景文虽然自那之后从没见过一双拥有同样神色的眼睛,却也算十分有幸的在身边的两人眼中发现过相近的神采,一个是自己选的现在的妃子,另一个则是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异母大哥——崇文皇后的独子。

    因此对于这两人的要求景文觉得自己通常都无法拒绝,祖母也曾在自己还小的时候给过一句关于景文的性格评语,景文一直都没忘记过,却又不甚认同——执拗,又过于深藏不漏。难以幸福的人,却适合在这深宫里生存。

    不认同的方面仅仅只是关于幸福,景文觉得自己很幸福,或者说是很幸运,因为自己想要的都在自己身边。这岂不是天大的幸运。景文将这种幸福深深的藏在心底,生怕宣之于口后会让这幸福溜走。

    也因此,当景崇——崇文皇后的独子来找景文,并希望他代替自己登基皇位时,景文几乎没用他这个大哥费任何解释与说服的力气。

    景文只问了一句“这是你自己想要的吗”并在得到肯答复后,回了景崇一句“我先带你保管,你想拿回时,随时来取。”便将事情敲定了。

    而此时,景文对自己的定位仅仅只是一个皇位的代理人。也因此他只想将这个位置与山河完好无损的交到之后来拿的景崇手中。

    这位虎踞边关要塞,抵挡蛮族数年。并且皇位转换的几年间,在少禀缺粮情况下仍能使国土不丢一寸的将领,是景文从心底里崇敬的人物,也是景文要保管好这个位置必不可少的一员助力。

    这第一次的会面,景文清楚并不会是一切的决定性一刻,可如果处理的好一定会为自己增加不小的砝码。

    果然,自己在试探性的要求与这位将军交换更深层次的信息情报时,来自对方的试探就这样明确的摆在了景文的面前。

    自己想要知道什么,其实无外乎,李辉不能书之于纸上,仅可两三人眼耳相传的事情或思想罢了。

    这些似是而非,仅为个人经验或猜想的东西,说虚无缥缈再确实不过,却也是一个人最真实、脆弱与顽固的一面。是人行为的一切准则与根源,也是掌握一个人最提纲挈领的方式,如果能共享这一层面的共识,并在这方面取得双方的一致,则其他细节的不同与差异也将会迎刃而解。

    景文在接到问题后手扶着杯沿,思绪只在心中转了两转,便放弃了攻于言辞的拉拢。不在最根本的问题上得到共识,一切也就无从开始。而这一切都建立在诚挚的基础上。

    “我仅仅只想告诉将军,我对拒敌的态度与想法——不可退,不能退。”景文的一番话说得轻声细语,甚至都未曾吹起自己面前那茶盏中的水波来。

    只是景文此时直视着李辉的眼睛,墨色的瞳孔坚定似乎能看入另一个的魂魄。

    让李辉有种景文的声音在耳边炸裂的感觉。

    是的,景文明白能在如此恶劣的塞外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坚守阵地而不退宿,甚至在朝堂风雨飘摇,各种势力倾覆压榨彼此,难有一个确定的声音的时候,李辉仍能将国门牢牢守住,这需要的是国家山河热忱的爱才能办到,也正是这份爱才使得足以让自己在塞北称王得候的李辉此刻能出现在自己眼前。

    而这样的人能够认同的自然是坚韧抗敌而绝不退缩的精神。只是,景文这番话却也并非只为了投李辉所好。景文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就是在故纸堆中寻找故事,或者说他自己认可的真相,而有幸的是皇家书苑中的藏书不仅是孤本珍本,其兼容并包的准则让景文可以从更多不同的角度看待同一段历史时期。

    也因此,景文在很小的时候便对这守土封疆的事儿有了自己的看法,无论是和是战都不过是手段,而那条国境线则是永不可跨越的底线。

    在景崇将这个位置交给自己时,景文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这个信念,只有坚守这一条底线,自己才能将一个稳固的位置与完整山河再次交还给景崇。虽然其时,景文连自己是否能站稳登基时的皇位都未可知。

    游说李辉联盟的势力不计其数,而能读懂李辉的景文绝不是第一人,但能得李辉如此共鸣的,景文却可算是这数不多凤毛麟角的几位中年龄最少的。

    李辉眼神炯炯的看着景文,似乎想在那双清澈又深邃的眼瞳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可惜的或者说让李辉满意的是,他并未发现如前人的事故与隐藏,甚至连些微的刻意讨好与窥探都未发现,那是本心的袒露。

    李辉甚至有一瞬间错觉自己体内的热血与军魂,仅仅因为这样的注视就将被点燃和呐喊。

    片刻后,李辉抚掌大笑道:“好!”

    “陛下与我所想有过之而无不及。好!”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木葳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