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二章 酒宴(四)

    李瑾进入的那件小室虽在外看来不过寸许,可内里却是精致非常,香薰炉中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儿,间或有一丝的药香。

    还没踏入门内,李瑾只被门口散发出的热气迎面一冲,立刻整个人都有些发懵。扶着门框醒了醒神,李瑾才算是稳住了身形。

    就在李瑾要举步入内时,那内侍竟横过一手拦在了李瑾面前,之后拿出另一手的酒杯递到李瑾面前。李瑾还没问出口,那内侍的身后就传出刚刚那低沉温和的声音。

    “小姐先饮下一杯热酒暖暖身子,否则从外到内热过来是要大病一场的,先让胃里热起来,人会好受不少。”说完,只见那白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内侍身边,手中也拿着同色的杯子,满盛着热酒。

    李瑾一手接过,却因为手指发僵差点拿不稳酒杯,清亮散发着淡绿色的顺着指尖低落在身前白色的长毛地毯上。

    白衣人递过一块素绢的锦帕,笑道:“是我考虑的不周全,应该早些请小姐进门来的。只是刚刚那副美人赏雪图实在太美。”

    之后隔空举杯,似乎在感谢李瑾让自己欣赏到了这么美丽的一幕,之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李瑾一时有些无措,可看到那人眼中真心实意的欣赏与深深掩藏的那一丝落寞,不知为何李瑾竟似乎感同身受般了解。极自然的李瑾也浅笑着,举起手中还剩半杯的淡绿色液体,遥相呼应的半举着,然后以袖掩着倾杯而尽。

    美酒微微有些抢人,可四溢在空腔中的甘甜芬芳却也很好的中和那辛苦的感觉。甜香之后似乎还有茉莉的余香留在唇齿间久久不去。李瑾似乎醉了,却是沉醉在那芳香之中。

    在李瑾再次睁眼看向青年时,发现那双温柔却又有些暗沉的眼眸深处,此时似乎多了些生动的色彩,有了一丝诧异,一丝快慰,一丝真正快乐的笑意。

    李瑾为那眼中透露的快意感到高兴,不禁笑道:“公子温润如玉,何苦月下独酌?”

    又想起前面那热闹的宴会,虽然李瑾也认同那么喧嚣的氛围并不适合眼前这人。可那绚丽的烟火与娇艳欲滴的花朵应该都能缓解人心的寂寞。

    即使在众人中仍会是孤身一人的欣赏,可李瑾却不忍心让他就这样一个人寂寥的孤独。

    “公子怎么不去前面的宴会?晚宴后的烟火与这雪景相比,也是一番别样的美丽动人。”

    李瑾被那白衣公子让进屋内,坐在地龙烧的极旺却仍然摆着炭火盆的八仙桌旁。

    白衣公子抬手示意自己的侍从将周围的火盆撤掉,虽然那侍从眼中显出不赞同的神色,却在接收到自家公子温和却坚定的眼神后,无声的妥协了。

    “姑娘独自一人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不带侍女随行,在这深宫中独自行走太危险了。”白衣公子并未去接刚刚李瑾的问话。

    提起这个,李瑾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刚刚的美景几乎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去了。

    “哦,是了。我是来找人的。公子你们可看见一位穿着白色襦裙的女子经过?”李瑾尽量镇定的说着,因为这里与自己刚刚所在的宴会地已经离得很远了。

    而此时静下来的李瑾,已经隐隐有种不太对劲儿的感觉。

    “小姐怕是看错了,我从入夜就在这里独自对窗饮酒,可除了你,从未见有一人经过。”白衣公子说着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随后抬眼看着李瑾。

    李瑾几乎立刻便读出了其中的含义,‘是否能再陪我同饮一杯?’

    那双温润的眼中神色平静,就像是用老朋友间才特有的默契一样的问道,不是试探也没有请求,只是简单的询问。

    以前李瑾曾在话本小说上读到,美丽的女子的姿态万方,眼睛更是可以传情达意。此时李瑾竟觉得只有那形容女子的顾盼生辉,才能将眼前人这一双波光流转的眉目描述的清楚。

    不知这样的想法是否算是冒犯唐突了眼前人。

    李瑾因想到这里,便不自觉的有了一丝的不自在。收回视线道:“公子盛情难却,为答谢自然应该再借花献佛,敬公子一杯,只是现在时辰不早,我要找的人也不在此处,满饮此杯后,便不再叨扰公子了。”

    说完,李瑾便伸手去拿桌上的白玉酒壶。谁知手刚搭上壶把,那人已抬手从上面稳稳压住了。

    “姑娘说的对,一会儿你还要回席上,不宜多喝……”就在白衣公子还未说完时,门外响起一阵悦耳的笑声。

    “怪不得席上没见到小叔,原来是在这里暗会佳人。”

    李瑾听到这句,几乎是被烫到般立刻缩回了手。

    自己今晚真是大意,怎么接二连三的莽撞犯错。虽然此时屋内还有侍从,自己的身份与一陌生男子共处一室却也十分不妥。难道是因为自己在家中与表哥堂弟如此惯了?但在外面李瑾还是很注意这些有损名节和父母颜面的事情,之前从没在这上面疏忽过。

    李瑾的面色十分窘迫,而对面的白衣公子似乎也十分的无奈,边摇了摇头边道。

    “平时也是十分沉稳的一个人,怎么偏偏在我面前这般爱调侃呢?我倒是没什么,莽撞了这位小姐可是不好。你别当真,他只是说笑罢了。我让人送你回去。”后半句话对着李瑾安抚并做出安排后,白衣公子又转向门口道。

    “你怎么也离席了,宴会应该还没散吧?”此话却像是为李瑾而问。

    虽然李瑾觉得别扭,此时却也着急回去席上。因此不再多说什么,向白衣公子告别后便准备起身离开。

    转身间视线正好对上门口那刚刚说着俏皮话的人,来人年岁似乎与身后的白衣公子相差无几,脸上的表情却是身后人面容上独独没有的开朗活泼。一袭淡金色抽纱罩衫在暗金纹的儒袍外更映衬来人的灵动。

    只是不知那人是否是刚刚运动过量,此时竟微微喘息,且不时会轻声咳嗽,而那脸上的红晕也是娇艳的有些异常。

    李瑾在观察对面人的同时,那人也在打量着李瑾。

    此时她一身湘绣描金淡橘色夹缬花罗裙,配以同色的夹棉褙子,内衬素丝棉中衣,额间则点缀着几瓣金箔制成的花瓣。将李瑾本就清秀的面容衬托的更加清丽脱俗。

    “不愧是名动京城的才女,此时近观才更觉出灵气逼人。也难怪李大人爱护至此。”那人看着李瑾笑道,此时却不似进门时那般调笑的轻抚语气。

    接着门口的青年便踱步进来,边接过白衣公子刚刚的话头道。

    “哪里能这么早就结束,只是宴会太闷。想小叔这里一定有美酒,我便循着香儿来蹭杯佳酿。看看果然不错,这么好的酒小叔怎么就忍心不叫我一起同饮?”

    “既是想喝好酒,何苦说那么多怪话,小心我一滴也不留给你。”白衣人此时却翻出桌上另一只玉杯,将美酒斟好。

    “哈哈,我就知道小叔不舍得让我看着眼馋。”那人说着经过李瑾身边,悄声道:“李小姐还是快回席上吧,怕是一会儿老大人要担心了。”

    之后便优哉游哉的来到八仙桌旁与白衣人对坐起来。

    李瑾没想到这人认识自己,却也来不及细究他话中其他含义,现在李瑾只想插双翅膀赶快飞回宴会去。而回头看见那白衣公子也是一副了然的神情,似乎自己的身份一直都不是秘密,而李瑾对身前这两位却一无所知。好在李瑾并不打算与这些皇宫内院的人有任何过深的牵连,因此两人名姓,此处为何地,李瑾完全没打算问个明白。

    “对了,把这件大氅披上,只是可别带到席位去。”白衣公子利落的将身上的那件纯白的雪狐领大氅解了下来,递到自己侍从手中,对着李瑾温和笑道:“后会有期。”

    李瑾不想与自己连名姓都不知道的人这样牵扯不清,而且自己在酒力和地龙的作用下,身上已经暖和的大半,感觉也用不到大氅,正要婉言相拒。

    刚刚落座的那个青年接口道:“小叔这样体恤,佳人何苦推辞。而且此时外面早已是鹅毛大雪,一路上急行怕是李小姐的衣服也难无虞,况且只是到达角门这样一段路程,李小姐何苦如此纠结于虚礼。”说着看了看门外。

    李瑾转身到门边确认,果然此时小院中早已积累了寸许的薄雪,而空中不知何时开始已是风雪交加。无奈此时就是想要逞强也要考虑自己这身衣服,李瑾咬了咬牙道:“那多谢公子美意,之后若能再见,李瑾定厚谢公子。不知公子该如何称呼?”

    本以为只是偶遇下的匆匆路人,李瑾本没打算要留下彼此姓名。奈何别人已知自己名姓而又有意相帮,若自己受了帮助却连人名姓都不过问,也未免太过无礼。

    白衣公子想了想,笑道:“也不需小姐如何重谢,只为在下作诗与曲各一首即可,到时我自叫家仆去府上取来便好。小姐只记得欠怀熙两首诗曲便好。”

    “好,那三日后,公子遣人来取就好。”说完李瑾在白衣公子侍从的带领下匆匆离开了那间侧室。

    一路上,那侍从不知是对李瑾不满还是因为担心自家公子,几乎是脚步如飞的带着李瑾在风雪中前行。只是这却正和李瑾心意。

    风雪中,李瑾的思绪也如空中凌乱的雪花。

    刚刚那两人是谁?他们应该也是皇亲国戚吧,否则怎么会得到允许随便出入皇家内院?可想想自己,李瑾又有些不确定了,难道还是哪个大官家的公子么?像自己一样偷溜进那院子赏雪?

    李瑾觉得自己这想法过于天真,可本能中不想太过涉足皇宫内院的事情,让李瑾克制着自己要探寻两人任何事情的冲动。

    身上披着的大氅还有一种淡淡的檀香与药香混合的味道,即使在这样大的风雪里仍然清晰的传到李瑾的鼻尖。

    走了有小半刻钟,李瑾此时才诧异自己原来已经如此深入皇家内苑。就在即将经过又一个垂花门的时候,身前的侍从这一路上第一次开口和李瑾说话。他的声音低的似乎出口就能被风吹散,还好李瑾紧跟在那人身后,否则一定会漏听吧。

    “小姐稍等,咱们要避一避。”说完那人指着一处树丛领着李瑾绕到了树后。

    也就是李瑾两人刚刚藏好身形时,从垂花门的另一侧匆匆进来了三个衣着雍容的朝臣。

    风雪太大,虽然距离不远但隔着一丛灌木墙,李瑾只能隐约听见对面的声音。

    “……那边关岂不难保,就算能凑齐,此时粮草运去也要两个月后……”

    “……大人,这番说辞……万一圣上震怒,咱们……”

    “可不是么,还是……暗潮汹涌,……免受了池鱼之殃才好。”

    “那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一个声音清晰的做了最后的决定后,三人又向刚刚李瑾离开的方向匆匆前行。

    那侍从步出藏身处观察了一下后,回来向李瑾道:“小姐,此处向前再走过两个垂花门,右转便能看到宴会侧面的角门了,这里来往行人太多,只怕让人看到我给小姐引路,外加小姐身披这件大氅。会对公子和小姐不利……”

    说着向李瑾伸手示意要拿回李瑾身上穿着的那件白色大氅。

    李瑾此时也知,此时还是早点分道扬镳的好,只是这淡淡香气却似乎让李瑾有一丝的留恋。李瑾没有多做犹豫,快速的将身上的大氅解下交给对面的侍从,道:“多谢你一路指引。也代我再次感谢你家公子相助。”

    刚除下大氅,李瑾就打了两个哆嗦。

    之后李瑾先行离开,而那侍从隔了数息,看无人经过时才匆匆离去。

    这一路上原本的宫灯被吹灭了几盏,加之风雪渐大,没有大氅保温的李瑾手脚早已被冻得失去知觉,眼睛也被风雪吹得难以睁开。

    就在李瑾脚下一滑差点扑倒雪地里时,一股大力将李瑾整个人几乎举了起来。

    进而落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就在李瑾诧异的还没缓过神来,一双大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抱歉,得罪了,刚刚只想拽你起来,没成想自己也没站住……有人经过看到不好,委屈你先这样,静待片刻。”

    李瑾气的在心里只翻白眼,如果被众人看到自己滑到倒还是小事。可此时算是什么情况,李瑾虽然眼前一片漆黑,却也凭着听到的声音和手下那细细麟甲的感觉知道了对面人的身份。

    李瑾气结,这人今天不仅害自己进了次官衙大堂,现在又害的自己这样躲躲闪闪,一个不好估计名节都要受损。可李瑾也清楚此时如果任性的挣脱,反倒容易让自己陷入更窘迫的境地。因此只能安耐着自己,静静等待过往的侍从经过。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木葳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