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若剑出鞘

    或许世间豪气之事大抵都是昙花一现,转瞬的惊艳后很快便落下帷幕,故即使是两个藏锋已久的顶尖剑者的交手也不过短短不足一刻钟时间,大战便迅速谢幕。

    既不惊天地,也不泣鬼神。

    可单单那份意气风发便足以让旁观的于逸心神摇曳了。

    世之剑者所求不过锋芒毕露,最高不过意气风发,可这天地间又有几人能做到如面前二人这般意气?这世间又有几人有幸见如此一场意气之争?便是能有幸习得了这一二分意气也足以满足了吧。

    此时的老人已随意坐在了一棵两人打斗时被剑意切削得只剩下树根的树墩上,锈刀插地,面色红润,摇头道:“今日,不打了。”

    萧风软剑一抖没入袖中,“那可有改日?”

    老人呵呵一笑,摆了摆手,“可爷爷就只剩下刀了,有意思?”

    萧风抬起衣袖在身旁一树墩上微微一拂,也随意坐下,“那当年的剑神,剑归鞘了便当真不准备出鞘了吗?”

    “出鞘?”老人平静摇了摇头,伸出一只手指在面前晃了晃,“娃儿可知爷爷为何甘愿做了这些年的归鞘人?”

    萧风认真想了想,“不是太懂。”

    “呵呵,你还小,是完全不懂。”老人却再次摇了摇头,声音倒是听不出半分英雄迟暮来,“剑折了自然要归鞘,否则难道等连剑都没了?”

    萧风微微皱起眉头,不再说话。

    老人也不再理会萧风,忽而抬头冲不远处观望的于逸道:“小子,在那儿看了半天了,去给爷爷准备些吃食来,让爷爷吃饱喝足了便算给你家小主人赔罪了,怎么样?”

    于逸略略犹豫,转身入了树林。

    萧风依旧不发一言,头也没抬,似乎在沉思,又似乎是在生闷气。

    老人也不在意。

    他不清楚面前的少年在他人看来是何心性,但在老人看来,少年的性子与少年的剑一般。

    皆纯粹得让人自惭形愧。

    可却都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这般性子之人最易伤心,这般纯粹之剑最易折断。

    并未过多久,于逸返回马车附近,手中已多了一鸡一鱼。鸡是野鸡,鱼是溪间鲫鱼。再加上于逸长期同萧风在外游历,手艺自然差不到哪里去。一番烤制恰当火候。

    除了无酒可吃,一切倒是没什么可挑剔的。

    老人吃的甚是尽兴。

    萧风却是半点没吃,只一个人静静发呆,不时喝一口小水囊里的药,把老人看得有点发馋。

    因为真的很像喝酒啊。

    吃饱喝足,老人便真不再打算与两人计较,拍拍肚子,心满意足,嘿嘿笑道:“既然打也打过了,饭也吃过了,那爷爷就走了。”说着站起身来便准备离开。

    只是沉默的少年却这时突然轻声道:“以剑法用刀便不算剑了吗?”

    老人身子陡然僵住。

    少年抬头看向老人,一脸认真,“敢问前辈,剑折了,前辈的意气也折了吗?那前辈出得了刀为何不能出剑?”

    老人面色僵硬。

    少年突然莫名其妙道:“难道前辈是怕死?”

    “什么?”老人一阵愕然。

    少年低声自语,“剑者,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可若剑折了,人该如何呢?”

    老人身子开始微微颤抖。

    少年却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是真一点不懂。若剑折了,换一把不行吗?”

    老人闻言突然勃然大怒,“换一把?怎么换?难道将所有一切都换了?没办法换的!”

    少年又抬头看向老人,微微皱眉,“不能换吗?那补可行?”

    老人却更加生气,“补?可有什么用?还是会折,且折得更多。”

    少年奇怪看他一眼,突然轻唤道:“剑!”

    老人腰间长剑忽而剧烈颤鸣,似要脱鞘而出。

    老人一脸愕然,连忙抬手压住。

    少年却平静道:“前辈为何不让它出鞘看看?”

    老人微微皱眉,既不解少年之意,也不解自己的剑为何会颤鸣。犹豫了下,才缓缓松手。

    少年忽而抬手。

    长剑骤然出鞘。

    寒光乍现。

    虽是断剑却仍锋锐至极。

    少年稳稳接住。

    剑身忽而剧烈嗡鸣震颤,随即磅礴剑意铺天盖地涌现。

    天地间似要陡现万剑奔腾。

    气冲斗牛。

    紧接着,少年随手一挥。

    一道璀璨剑光划过天际。

    天际突兀裂出一巨大口子,风起云涌间又突兀消失。

    这一刻天地寂静,不仅仅只是树林之间。

    少年将断剑一把掷回剑鞘,看着老人轻声自语,“若我,便这般补。”

    说完转身跳上马车,默然离去。

    良久后,老人回过神来,想不透也看不懂,只苦笑自语,“当年之我,不如你远矣。”

    只是他却不知,默然离去的少年在离开树林后曾回望树林,轻咳着自语,“今日之战,我胜之不武。”

    ......

    幽幽山涧,有溪流汩汩流淌,欢快击打在长满苔藓的岸边青石上,激起水花无数。

    溪流前的大青石上,一青衫书生清闲垂钓,脚边一只黑色大狗懒懒趴在地上打盹儿。

    溪水清澈见底,有鱼儿欢快游动,不时激起涟漪阵阵。

    只是鱼饵已换了数次,仍无一鱼愿意上钩。

    书生也不在意,依旧不急不躁。

    忽而,书生仰头看向天际。

    一白虹一掠而过,天际突兀出现黑色裂纹,清晰可见,云层翻滚间又突兀消失。

    书生呆了呆,忽然豁然起身,面色狂喜。

    “哗啦!”一条大鱼刚好咬钩,只微微一拉,鱼竿顺青石滑入溪水。

    “呜呜——”大狗被惊醒,微微抬头,斜瞥了书生一眼,似乎不满书生打扰了自己的美梦。

    书生一点也不在意,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是想把好消息同这个陪了自己数年的同伴分享。可仅瞬息间,他忽然怔了下,自嘲摇了摇头,那份平静淡然也似一下子就回来了,只蹲下身子狠狠揉了揉大狗的脑袋,“时间到了,要不要出去呢?”

    大狗眸子一亮,仰起脑袋冲书生使劲摇尾。

    书生笑了笑,站起身来,“那就出去看看。”

    大狗立即兴奋异常,上蹿下跳,突然又冲溪流间汪汪大叫。

    “怎么了?”书生奇怪看了它一眼,又下意识看向溪水,神色一滞。

    因为远处一群红鱼正拖着鱼竿往溪流深处游,眼见是拿不回来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