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 剑如虹,血如瀑。

    也不知萧风是早就料到老和尚会来,还是就是这般凑巧,萧风前脚刚出了临澧县城,老和尚后脚便到了客栈。

    这倒是恰巧避免了两人见面的尴尬局面。

    只是小和尚并不知自家师傅与萧施主的树林之谈,在敲开萧风与于逸的房间发现两房间都空无一人后,这个憨厚的小光头便以为萧施主是带着一伙人偷偷溜了,而将自己一个人丢在了客栈里,委屈得差点哭鼻子,抽着鼻子将四个年轻人的房间都敲了个遍。

    然后等一伙人碰了个面,小和尚和萧天月几人这才意识到,不是一伙人偷溜了,而是萧风自个儿再次偷偷溜走了。

    于是小和尚就不知道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挤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同一众人告了个别后,小和尚绷着小脸与老和尚一同离开了客栈。

    心里其实早就碎碎念了萧风不知多少遍。

    而四个年轻人在小和尚与老和尚离开后,忽而相互对视一眼,拔腿就往屋里冲。

    他们可是明白公子为何无缘无故给每人一封书信了。

    自己到底是太天真了。

    未过多久,四个家伙苦着张脸在林浩然房内聚了首。

    “哼,萧哥哥竟然让我跟着飞扬哥哥几天,还说如果不愿意,便让飞扬哥哥直接把我送回去。哼,哼!竟然不跟我商量商量,哼!竟然不问问我的意见,哼,哼。”洛天怡嘟着小嘴,气哼哼首先开口。

    似乎是越想越生气,她突然一头栽在林浩然怀里,开始怪叫,“啊啊啊——太可恶了,怎么能丢下我不管?气死我了,竟然敢不管我,我一定要跟娘亲说。啊啊啊啊——”

    “妈哎,魔音啊!”林浩然赶忙捂住洛天怡的嘴,抬头一本正经道:“公子让天月跟我一同去雁江,那里有一方小势力不太老实,需得有人敲打敲打......顺便了解一下民间疾苦。”

    “呜——呜呜~~”洛天怡死命挣扎。

    林浩然却不为所动,依旧一动不动。

    “嗯?为什么我要跟你?”萧天月微微一呆,不服道,“公子在信里可没这么跟我说,他可是让我去雁南山打怪呢。”

    “去你的,打什么怪,明明是去打人,雁南山跟雁江不是在一处地方吗?”林浩然伸长胳膊一个板栗就敲在萧天月额头上。

    “哎呦!”萧天月吃痛连忙捂住脑袋,不满很瞪林浩然。

    “呜呜——呜呜呜~”洛天怡看准了机会立即又不甘心出声。

    林浩然却不看萧天月,眼见洛天怡差点挣脱,连忙再次捂紧。

    这小丫头的魔音灌耳可是难听得很,他年纪轻轻的可不想折寿。

    “雁南山?那个表面看着特别老实,其实暗地里特别可恶的势力?公子帮我们找到证据了?”云飞扬略略想了想,奇怪道。

    “嗯。”林浩然点点头,“不过便是没找到也没关系,公子也说了近日可以放低些底线,有些事可以不讲道理的。”

    萧天月与云飞扬微微一怔,洛天怡也不再闹腾。

    林浩然解释道:“以前公子让我们找证据其实是怕我们太冲动,意气用事,现在......临近群龙盛会,这江湖难免是要乱上一乱的,有些道理就没时间讲,所以就先不讲,至于以后......公子说群龙盛会后估计会让我们跟陶叔他们几天,以后我们如何管这些事,我们到时候自会明白。”

    说到这儿,他微微皱起眉头,略略迟疑道,“但我总觉得公子话里有话,而且有些事安排的实在太早了,就好像.......公子准备对我们放手,不再管我们了。”

    几人一阵沉默。

    “浩然,公子是不是还同你说了其他?”云飞扬首先开口道,声音有些凝重。

    “没有。”林浩然看了云飞扬一眼,微微摇了摇头,“直觉,但心里很不踏实。”

    “哎呀,林浩然,不是我说你,你这叫杞人忧天,懂不懂?”又沉默了数息,萧天月忽然夸张大叫,“公子什么人物,能不要我们了?他可是飘缈公子诶。有飘缈楼在一天,只要我们不走,他还能自己没了不成?”

    “呵呵,也是。”林浩然微微扯了扯嘴角,“那估计真是我想多了。”说着他也不再捂洛天怡,手在洛天怡衣服上狠狠擦了擦,随口道:“对了,飞扬,我们都说了我们的任务,公子给你的什么任务啊?”

    云飞扬面色忽然变得有些奇怪,“也没什么,公子说风晴那儿遇到了点麻烦,让我过去看看。”

    “嗯?那个男人婆还能遇到麻烦?挺稀罕,什么麻烦啊?”林浩然立即提起了兴趣,好奇问。

    云飞扬脸色变得更加古怪,似乎还强忍了笑,“没什么大事,就是......她遇到个老流氓。”

    “什么?”

    这次不仅林浩然好奇了,连两个姑娘也被提起了兴趣。

    “这个可不是公子跟我说的,而是......公子直接把信息给我了。来来来,让你们开开眼。”云飞扬嘴角微扬,笑的格外奸诈,说着便开始往怀里掏。

    几人两眼放光,目光炯炯。

    然而,掏了片刻,云飞扬却忽而两手一摊,无奈道:“没了,我好像不知丢哪了?”

    三人微微一呆,随即恼羞成怒。

    “滚!”

    “去你的,敢耍老子。”

    “鬼才信你,信哪儿那?”

    “就是,别耍滑头,快拿出来。”

    “快点啊,要不整死你。”

    “哎呦,轻点,我的耳朵。”

    “在哪儿呢?”

    “就是,别耍我们。”

    “在我房间。”

    “去你的,骗鬼呢,一定在怀里。”

    “搜!”

    “别动!”

    “喂,你们怎能动手动脚。”

    “老实点!”

    “手别贱啊。”

    “痒啊,哈哈,非礼啦。”

    ......

    房间内一阵欢闹。

    ......

    萧风与于逸离开临澧县时虽走得急,出了临澧县区两人却似乎愈发悠闲了起来。

    马车走走停停,不时在或奇峻或素雅或生动或壮阔的美景处停驻,倒还真有了几分游山玩水的意味。

    不知是萧风心境的愈发开阔还是什么,随一路的游览观赏,萧风的气质竟愈发飘缈淡泊了起来,虽仍难免有几分清冷,却似乎渐渐恢复了以往的平和。

    不过这些变化虽看似是好的,对于于逸这个这几年几乎一门心思都放在了自家少爷身上了的管家来说却倒真是不知道该喜该忧了。

    山林茂密,在春日愈浓中愈发葱郁,树丛间鸟雀成群,有雌鸟雄鸟一呼一应,虽是清幽,却也显生气。

    一白棚马车不急不缓驶入山林,清晰的车轮滚动声在空旷寂寥的小路上传荡,规律而平稳,倒一点没破坏山林的清幽景致。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前悠闲赏景的少年突然伸了个懒腰,冲赶马车的中年人微微浅笑,“于叔,人情若尽了当如何?”

    中年人微微一怔,随即肃然道:“快刀斩乱麻,可否?”

    少年低头想了想,点了点头,轻声自语,“那且让我一剑斩之,如何?”

    话音未落,少年忽而飞身跃起。

    一道剑光自少年身前一掠而出。

    似白虹贯日,快若奔雷。

    于逸连忙停下马车,回头看去。

    便见身后无数树木齐齐拦腰而折。

    枝叶纷飞间,有血花如瀑。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