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切都不一样了

    垵,埯也;坻,渚也;垵坻之地,近水而物饶也。

    垵坻城,作为近年来声名鹊起的城池,临水而建,虽是以城称之,实则却没有城池该有的规格,反而更像乡野之地,若是无四处游乐的游人旅客,严格地说其实更似个与世隔绝的孤岛。

    事实上,一甲子之前的溪风版图上并没有垵坻这个小地方,世间知这小岛也仅不过误入或走出之人。

    一来垵坻地处偏僻,虽物产丰富,无论经济往来还是物资交流却都不如何便利,实在没有建城的意义;二来,垵坻地域人口其实更类似于村镇,像当初那种规格在溪风帝国多的数都数不过来,实在没有单独记录史册的必要。

    若非一甲子前从这儿走出了个学识贯古通今的读书人,这座江上小岛,世间又有几人知晓呢?

    若非当初帝君亲赐垵坻之名,这个物饶却偏僻的角落怎会有无数人慕名而来呢?

    垵坻近水也多水。

    还未至梅雨时节,垵坻城中便已开始了淫雨霏霏。

    细细密密的小雨如同女子半遮的轻纱,朦朦胧胧,让这个富饶的小城添了几分难言的韵味。

    街道上油纸伞一顶接了一顶,密密麻麻,伞下单人双人三人皆有,熙熙攘攘。

    似乎连绵细雨也未能稀释了游人们游玩的雅致。

    只是只要在在街道上微微驻足,你便会发现些古怪:其余街道皆熙熙攘攘,城北的一条街道上却寂寂无人,似乎是被世间遗忘了的角落。

    一柄月白色油纸伞自纷杂伞流中分出,拐入那条街道。

    然而只走了几步,月白色油纸伞的主人便被一好心人叫住了。

    “孩子,回来,那里去不得的!”

    月白色油纸伞的主人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少年,穿了身同样月白的衣衫,闻言转过身来,好奇道:“哦?怎么说?”

    好心出声的中年妇人微微一呆,好漂亮的孩子!

    少年见妇人不说话,低敛下了眼睑,乖乖道:“不方便说吗,那就算了。”语气有些失落。

    “不是,不是,大伙儿都知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妇人连忙摇头,“就是挺晦气的,听了不好。”

    少年温和道,“没事儿,我正要去那街上寻人,婶婶不如同我说说,先让我心里有个底儿。”

    那妇人闻言却脸色骤变,连忙将少年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什么人,是不是亲人?”

    少年微微摇头,“别人托付的,不熟。”

    那妇人这才松了口气,又接着低声道:“娃儿,那婶婶跟你说,你就别去了。前几天这条街上一街的人都死了,没一个活的,官府里也没人出面管,估计是摊上了大事,不能掺和的,懂不懂?”

    少年想了想,认真点头。

    妇人上下打量了番面前漂亮得不像人的孩子,“真懂?”

    少年再次点点头。

    “那就行,看你打扮,估计读了不少书,应该是懂的。”妇人这才放心,“对了,你一个人?你家大人呢?”

    少年眨了眨眼,笑而不语。

    妇人立即醒悟,人家一看就知是富黍子弟,怎会同自己一乡野之人说明身份,“行了,那你就自个儿快去找大人,别让大人们等急了,去吧!别贪玩,啊?”

    少年又眨了眨眼,冲妇人温和一礼,“多谢婶婶,那我就去了。”

    “这么客气,快去吧!”妇人笑眯起眼,冲少年挥手道。

    少年也冲妇人笑了笑,礼貌点点头。

    妇人又被晃花了眼。

    半晌后,妇人回过神来。

    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孩子早已离开。

    她微微摇了摇头,觉得好像大梦了一场。

    天底下竟会有这般人儿,跟从画里走出来的似的,漂亮得不像话。他家大人真有福气,不过也是真疼人,眉间那朵银色雪莲也不知道哪个大人给涂的,跟真的似的,有个词叫什么来着......清冷如仙,对,就是这个,也就这个味儿了吧......就是脸色好像太苍白了些,估计这就是人无完人吧......

    在中年妇人暗自嘀咕时,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年早已拐了个街角,直接入了那条妇人说死了一街人的街巷,默然穿梭于一座座院落。

    只是简简单单地穿行,没有小心翼翼,也没有四处查看,似乎是行走在平常的街巷。

    几日的阴雨连绵,院落中早已看不到什么血迹,更没什么打斗的痕迹,也并不如想象的脏乱,只是因几日无人收拾有些萧索。

    一点也不像遭了屠戮的地方。

    只是没了人声,一切都寂静得让人压抑,有些窒息。

    少年安静走过一座座院落,微微低头。

    心中却愧疚失落到了极点,已不知道歉了多少遍。

    可又有什么用呢?

    一街巷的平民因他的失误而死,有关系的,毫无瓜葛的......他早该有所安排的。

    可那是他的亲人们啊?他难道真不该对那些人有期望吗?......是他太天真了吗?

    印象中从不是这样子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可怎么会是这样的?

    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幕,有雨丝落在少年稚嫩苍白的面容上。

    少年突然有点委屈,也有些愧疚。

    可......习惯了微笑,走在死寂的院落中,他竟是一点也哭不出来。

    原来面具戴久了,真的是会摘不下来的。

    不知不觉,少年已走到了街巷尽头。

    他微微驻足,看着最后的简陋院落,心中像堵了块石头般,有些难受。

    他曾记得柳师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不分年纪;他曾记得柳师说过成大事者不必拘于小节,不分亲疏;他曾记得柳师说过不要对他们失望,因为血浓于水......

    他都照做了,也坚持了。

    可如今呢?

    少年觉得胸口堵得更加厉害,可他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

    自嘲勾了勾嘴角,他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等了数天了,还不出来吗?”微微犹豫,少年轻声道。

    “殿下果然还是来了。”几息后,低矮院墙那头传出淡漠声音,紧接着一灰色长衫中年翻墙而出。

    然而奇怪的是,即使中年人出了院落,仍给人隐身于阴影之中的感觉。

    “天影?”少年淡淡扫了眼中年人,平静问。

    “三年了,殿下竟似一点未变。”中年却未回答,只淡漠感慨道。

    “没变吗?”少年微微勾唇,“可我今日来此可不全是因为这儿之事,就像他这般做也不全是因我,不是吗?”

    中年人默然。

    少年也不再理会中年人,推门往院落中走去。

    中年人突然郑重道:“殿下,您该回去了!”

    “回去?”少年嗤笑了声,却头也没回,“我现在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你可以试试。”

    中年人却再次默然。

    不仅是因为不敢,还是因为不能。

    因为他清楚,这个孩子,他不想的事,谁也强求不了,即使是帝君。

    以往如此,现在亦然。

    推开院门,入眼的是最平凡普通的乡野小院布置,简简单单到略显简陋的地步。虽已数日无人收拾,院落中仍整整齐齐。

    显然,女主人家一定是个持家有道的好手。

    少年微微转头,似笑非笑,“先天?这或许是最潦倒的先天境了吧。”

    中年人更加默然。

    因为心中有愧。

    少年轻声道:“真的一点情面也没留吗?”

    中年人低头不语。

    “呵!”少年突然笑了起来,微微摇头,“他说得对,我的确太天真了,总不愿相信现实,皇家......从来是不近人情的。”

    “殿下!”中年人皱起眉头,冷道。

    “难道不是?”少年丝毫不在意,淡淡瞥了眼中年人,又负手看向寂静简陋的院落,“所以,剩下的十五家还剩几家?”语气平静得听不出任何情感。

    中年人再次默然。

    少年也不在意,平静道:“他欲打破三足鼎立格局,我可以不管,前提是,我从来不是个省心的棋子。”

    “属下会传达。”中年人木然道。

    “嗯!”少年淡淡点头,“那就说目的吧,除了我说过的。”

    然后,中年人就有些哑口无言了。

    因为明理暗理少年都已经说完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