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乘风而去少年郎

    虽是正午,阳光却并不如何刺眼,透过枝桠纵横,斑斑驳驳,反而给人一种日薄西山的错觉。

    空无一人的树林,萧风不知从哪儿冒出,自树梢间一跃而下,于地面稳稳站定,“跟了三天了,前辈就不准备出来打声招呼吗?”声音并不大,仅仅是面对面与人对话的音量。

    “发现了?”树枝纵横间,一魁梧壮汉却微微一怔,“不可能,一定是说的别人。”汉子心中暗道。

    树下,萧风等了一会儿,顺便四下打量了番,慵懒伸了个懒腰,再次开口,“前辈看来是想让晚辈请了?”语气温和,却说不出的笃定。

    树上,汉子不知何时开始双手合十,嘀嘀咕咕,“阿弥陀佛,老秃驴保佑,说的不是我,不是我,......”

    萧风也不急,随意绕一大树转了两圈,又抬头往上瞅了瞅。

    树上明明空无一人。

    萧风却微笑道:“前辈真不下来吗?”

    “说的不是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魁梧壮汉依旧自顾自求神拜佛,好像一点也没听到。

    萧风无奈笑笑,轻轻拍了拍人腰粗的大树。

    大树却一阵剧烈摇晃,枯枝簌簌而掉。

    树上的汉子终于没了最后一点侥幸,随手从身旁捡起几个小东西,有些无奈挠了挠头,便干脆利落地跃下了树。

    “喂,小家伙,你怎么知道老子在树上的?”

    还没落地,汉子便有些郁闷出声道。那老秃驴的话竟他娘的好像是真的。

    萧风礼貌一礼,“晚辈虽见识浅薄,残缺的古阵法还是见过了些的。”

    “残缺的古阵法?”汉子扯了扯嘴角,“那你都能看透喽?”

    萧风笑而不语。

    汉子撇了撇嘴,也不打算纠结于这个问题,“老子刀十六皇,你叫老刀也行,老皇也行,随意!”

    萧风点点头,“晚辈萧风,怎么叫前辈也随意。”

    刀十六不耐烦摆摆手,掏着耳朵嫌弃道:“行了,老子来找你能不知道你叫啥?就讨厌你们这些假一本正经的。”说话间他便开始往怀里掏,“老子就是来送份请柬,去不去随你,收不收老子说了算。”

    萧风一点也不意外,微微一笑。

    刀十六却奇怪了下,“你猜到了?”

    萧风微笑摇头,“有些事晚辈已同......应该是同前辈一路的另一前辈说得很清楚了,没什么猜到猜不到的。”

    刀十六眉头一挑,那秃驴果然不老实,“那你来这儿找老子作甚?”

    “一是道谢,二是来试试前辈们的态度。”萧风认真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刀十六挠了挠头,这是真听不懂了,不过他也没打算搞懂,索性正好从怀里掏出了请柬,便随手掷向了萧风,“拿稳了!”

    萧风眉头微皱,他可不想收下这烫手山芋。

    正欲有所动作。

    突然一股疾风迎面而来。

    帖子自行打开,空间中一股猩红色雾气突兀弥散开来。

    刀十六神色微滞。

    萧风却身形陡然加速。

    天地间一股无形气浪突兀自四周席卷而来。

    紧接着,只见白影微微一闪。

    帖子已被少年稳稳抓于手中,空气中的猩红色雾气也无影无踪。

    然而,刀十六反应自然也不会慢,电光火石间便明白了老和尚的算计,心中不由暗骂,手中动作却一点不含糊,一掌便向萧风袭去。

    与此同时,不知自何处一金色流影激射而来。

    萧风霍然转身,抬手迎上袭来一掌。

    对飞来流影却是不闪不避。

    流影打在萧风身上爆成一瀑粉末,随即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两掌相交。

    以两人为中心尘土往四周飞扬,枯叶纷飞。

    两人齐齐后退三步。

    刀十六毫发无损,只是身子因背后匣子太重微微晃了晃。

    萧风却微微咳嗽,嘴角有鲜血溢出。

    只是看似落了下风,萧风依旧镇定从容,眸子微转,手腕一抖,便将请柬直接掷了回去。

    请柬却不是飞向刀十六,而是自其头顶一掠而过。

    紧接着,头顶突兀一声‘哎呦’,老和尚一身狼狈自树上掉了下来。

    一声闷响,摔得着实不轻。

    手中正好拿了那请柬。

    两人却是谁也没有上前探询之意。

    刀十六盯着面前呼痛不止的老和尚,脸色阴晴不定。这老秃驴这次可是真坑惨了自己啊,什么两分能耐,十二分都有了,好不好?这锅扣的......老子是真想干了他娘的了。

    萧风面色却依旧平静,抬手抹掉嘴角血渍,突兀道:“也好,省得日后再费脑筋还这份人情了。”语气中并无被人算计了的恼意,反而冷静沉着得过分。

    刀十六奇怪看了萧风一眼,这么淡定,这套路不对啊?

    老和尚闻言却一脸苦笑,讪讪爬起身来。

    萧风转头看向老和尚,微笑道:“前辈应该很清楚晚辈为何来见前辈,有些话晚辈就不明说了......不太好看。但记得,只有这一次,晚辈虽不在乎却一点不喜欢被人算计。”

    老和尚苦笑点点头。

    刀十六神色更加古怪,因为他这才听出自从见到少年起,少年的一声前辈似乎都没多少恭敬的成分啊。

    萧风也点点头,“既如此,那就谈点其他事。”他话语微微一顿,“第一件事,前辈试探都试探完了,还难道不打算将晚辈身上的东西解了吗?”

    老和尚脸上苦笑之色愈浓,手指轻弹,又一颗药丸状的东西自其手中飞出,随即在萧风身上爆开,转瞬间消失不见。

    老和尚摸了摸大光头,“可以了。”

    萧风也点点头,竟真不再计较,随即左手一摊,其中便露出两个纸包,三块莹绿色小石头,一枚黝黑戒指,“这几件东西......”

    刀十六猛地瞪大了眼,打断道:“你......你你你......什么时候......”

    萧风礼貌微笑,“刚才与前辈切磋时。”

    老和尚倒不意外,只无奈苦笑,他在树上时就看清楚了。

    刀十六却是更加不可思议。虽然在这儿被压制实力,可自己好歹是皇境啊,一点都没察觉,这怎么可能?

    萧风却没解释这一茬儿的打算。这妙手空空之术是他前两年游历时遇到个奇怪老前辈偷师的,当时只觉得好玩儿,当然还有教训一下那个手太不老实的前辈,今日若不是拿不定刀前辈的脾性,他也不会想到用这一手来以防万一。

    右手捻起那两个纸包在手上掂了掂,萧风笑容和煦看向老和尚,“这两件东西应该是前辈手中的吧?”若他没看错,在红雾中的那两人给老和尚的应该便是这两包古怪东西。

    老和尚尴尬笑笑,“萧施主好眼力,此乃老衲机缘巧合所得,竟不想到了十六手中,看来以后要防着点身边人了。”

    刀十六微微一怔,随即咬牙切齿。这老秃驴是嫌老子黑锅背的不够牢啊。

    老和尚目不斜视,眼不见为净。

    “哦?”萧风淡淡应了声,“那前辈想防就多防着点,至于镇江县之事,晚辈非是非不明之人,知晓与前辈无关,自然不会将之记到前辈头上。”说话间便将两纸包径直掷给了老和尚。

    老和尚咧嘴憨笑,连忙接住。

    萧风又低头看向手中剩余几个小东西,眉头微微皱起。

    刀十六立即警觉,叫道:“喂,小家伙,那东西可是老子的,你小小年纪......”

    萧风眨了眨眼,随手便掷了过去。

    刀十六连忙接住,瞅了两眼便急急揣回了怀里,似乎生怕有人跟他抢般。

    萧风略觉好笑,拍了拍手,继续道:“第三件事呢,晚辈习惯了长途跋涉,可静辰到底年纪小,跟晚辈会吃不消的。前辈若有时间,便接回去吧,省得在晚辈这儿遭罪。”

    “这......”老和尚微微皱眉,他有意让自家徒弟在萧风这儿多待几天,之前的确是有安萧风心之意,可大部分原因是真想让自家徒弟跟萧风几天,多长长见识是一方面,主要是以后有不少事带着自家徒弟到底是太不方便,

    萧风不再说话,只平静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心中陡然明悟,愕然看向萧风。

    萧风微笑摆了摆手,随即冲两人躬身一礼,“前辈既然懂了,晚辈就不浪费前辈们时间了,就此告辞!”说完洒然离去。

    风吹白衫,大袖飘摇。

    似乘风而游。

    好一个潇洒少年郎!

    老和尚却无奈摇头,想了想又扬了扬手中的请柬,随即微微叹了口气。

    然后,他又想到一事又叹了口气,嘀咕道:“怎么没反应呢?怎么就能没反应呢?”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