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九十九章 各奔东西,谁人又不曾入局

    随清晨逝去,院落中的几人逐渐沉默了下来。

    虽谁也没提,几人却都清楚,无论今早怎么嬉笑怒骂,清晨之后一众人都将再起征途,各奔东西。

    离别,总是一件让人难以开怀之事。

    牵马走出院落,一众人都微微低着头,谁也没再说话。

    萧风抬头扫了一众人一眼,无奈笑了笑。

    虽看似洒脱豁达,有些时候却真是天真得让人无可奈何。

    可自己看重的不就是这份浊世不浊吗?

    转头看向云飞扬,萧风平静道:“既然郁儿不愿当圣女,你便将她送回去吧。对了,城北布店应该缺人手的,你顺便帮郁儿去问一问。”

    “明白,公子。”云飞扬微微一怔,又认真道。

    “嗯,那你就去吧。”萧风点了点头,“早去早回。”

    云飞扬也点了点头,回身抱起柳郁儿,翻身上了马。

    小少女立即紧张兮兮,咬了咬唇脆生生开口,“我......我记住你们了,以后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几人微微一怔,又对视而笑,齐齐点头。

    小少女这才似放下了心来,灿烂而笑。

    正准备拉马缰,云飞扬忽然想到一事又顿住了动作,“公子,您不会趁我送人的空挡又自个儿溜了吧?”

    “不会。”萧风勾了勾嘴角,“今儿上午我要让于叔去采购些东西,会耽搁不少时间,所以下午才会动身。”

    “哦,那我就先去了,”云飞扬放下了心来,又有点不放心,“公子,您可别骗我,要不......我就哭给您看。”说着,他已一拉马缰,棕马一声嘶鸣,随即扬尘而去。

    几人面面相觑,虽然气氛有点沉默,仍笑了起来。

    萧风也微微笑了笑,随即转头看向祝氏兄妹。

    祝青山也不用等萧风说话,便冲一众人洒然一抱拳,“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诸位后会有期。”说着,抱起祝青蓉,一拉马缰洒然而去。

    萧风微微摇了摇头,这家伙走得太急,估计还会回来。

    想了想,萧风自怀里拿出个白色小盒,随意掷给了牧梓裳,“蚀心蛊,昨天喂了它点东西就这样了,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回去可以找螭前辈帮忙看看。放心,我不会赖账的。”

    “哦,”牧梓裳随手接住,眨了眨眼,“这是在赶我喽?”

    萧风也眨眨眼,灿然而笑,“嗯,虽然有点伤你面子,我其实就是在赶你啊。”

    “哼,老娘稀罕。”牧梓裳撇了撇嘴,随即看向萧风身后亦步亦趋的黑豹,气哼哼道:“蠢货,还不回来,到底谁是你主人啊?”

    黑豹冲牧梓裳呜咽了两声,随即抬起脑袋蹭了蹭萧风。

    把萧风蹭了一个趔趄,好在于逸手疾眼快连忙扶住。

    萧风也不在意,回头摸了摸这个仅这般站着就比自己还要高些的大黑豹,“行了,该回去了,要不你家主人给我扣上个拐带宠物的大帽子怎么办?”

    黑豹很享受地往萧风手上拱了拱,随即伸出舌头舔了舔。

    萧风的身子陡然一僵,忽而就板起小脸退了两步,不再搭理黑豹了。

    几人都怔了怔,随即反应了过来,欢笑声又响成了一片。

    这小家伙可是有洁癖的,大黑豹竟然舔他,用舌头......估计小家伙现在连把手砍下来的心都有了。

    黑豹不明所以,讨好般往萧风身边凑。可萧风就是不再搭理它了,它便只好委委屈屈地回了牧梓裳身边,惹得牧梓裳直骂白眼狼一只。

    闹了片刻,牧梓裳翻身上了黑豹,“喂,你们就没别的要说的?”

    气氛一时沉默。

    牧梓裳撇了撇嘴。

    萧风笑了笑,先一步开口,“梓裳,你出蛊冢历练时若遇到什么难事可去寻飘缈楼之人,无论谁都行。还有记得守住本心,无论发生何事。”

    牧梓裳灿然而笑,冲萧风眨了眨眼,“知道,老娘才不会跟你客气。至于邪蛊师,老娘天纵奇才,堕落不到那个地步,安了。再说,老娘今年才及冠,游历之事估计还得等两年,急什么?”

    萧风微微笑了笑,倒没再多说。若真如她所言这般,他便不会开这个口了。

    “不是我说你,牧梓裳你真他娘的爷们。”一旁许天望一本正经插口。

    牧梓裳正要豪气干云回一句那是,就听许天望补充道:“......估计以后没人敢娶你。”

    “滚,闭上你的乌鸦嘴,老娘美若天仙,谁看不上老娘是他眼瞎。”牧梓裳勃然大怒,随即狠狠瞪了许天望一眼,又顺带瞪了云骆寒一眼。

    云骆寒摸了摸鼻子,“我与老许一点也不对头,这话其实我......举双手双脚赞同,哈哈哈哈——”

    牧梓裳大大翻了个白眼,“眼瞎的玩意,老娘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两个大男人相互对视一眼,意味深长一笑。

    “梓裳姐姐,你可答应了的,下次来别忘了啊!”洛天怡忽而在一旁冲牧梓裳挤眉弄眼,笑嘻嘻道。

    “知道,不会忘了的,放心!”牧梓裳一拍胸脯,豪气道。

    两个大男人齐齐摇头,一脸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给牧梓裳又是一记眼刀飞过去。

    “还有我,我啊,姐~”萧天月连忙插口。

    “嗯嗯,包在我身上。”牧梓裳赶紧点头,随即又收敛了笑意,“行了,罗里吧嗦的,老娘走了?”

    气氛一下子又沉默了下来。

    萧风微微点头,“去吧。”

    牧梓裳也点了点头,一拍黑豹。

    黑豹化作一道黑影急掠而去。

    然而,紧接着,远远传来某人张狂大叫,“许天望,云骆寒,你们给老娘等着,敢说老娘粗鲁,还说老娘丑,瞎了你们的狗眼,下次见你们不整死你们。还有,萧风,下一次,小黑和阿娃再弃主,老娘跟你绝交,啊啊啊——”

    一众人一阵愕然,随即又一阵大笑。

    “骆寒。”笑了片刻,萧风转头看向云骆寒。

    云骆寒挠了挠脑袋,突然憨憨道:“你喊声哥我就走,怎么样?”

    几人齐齐丢了个白眼给他。

    “行啊,那先打三百个回合再说。”萧风玩笑道。

    “嘿嘿,那就算了,”云骆寒讪讪笑了笑,“行,那我就走了,于叔帮我照顾好小风啊,天月,天怡要听话,还有老许,你敢欺负小风,我可饶不了你。”

    于逸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萧天月与洛天怡也齐齐点头。

    许天望撇了撇嘴,摆手道:“婆婆妈妈,快滚,他不欺负我就行了,我还欺负他,我怎么这么厉害啊?”

    “哦,也对,”云骆寒认真点点头,“我刚才一定是脑袋丢了,要不怎么这么看得起你。”

    “滚蛋,姓云的你想打架啊是不是?”许天望恼羞成怒。

    “对啊,还有点脑子。”云骆寒一本正经道。

    “好了,别闹!”萧风不得不插口打断,“骆寒,快走吧,要不露宿街头就倒霉了,今晚估计有雨。”他抬头看了眼阴沉沉的天幕,平静道。

    “哦,那我走了。”云骆寒立即蔫头耷脑,随即又突然注意到一旁的小和尚,“咦,小秃驴,你咋还在?”

    已尽量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小和尚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他也没办法啊,谁让摊上了个这么不靠谱的师傅呢,“师尊留了信,说他有点事要办,让我跟萧施主几天。”

    萧风倒一点也不意外,“行了,骆寒别转移话题,该走了。”

    “哦,”云骆寒讪讪应了声,随即又洒然一笑,翻身上马,“行,我走了,各位后会有期。”说这一拉马缰,扬长而去。

    萧风低下头微微笑了笑,只是谁都未注意到那笑容中难掩的复杂情绪。

    平复了下心神,萧风又转头看向许天望。

    许天望微微一怔,“喂,我们可是同路的,你不会也赶吧?”

    “嗯。”萧风平静点头,“这些天耽误了不少行程,身后跟了一大群人,我准备这两天甩掉。”

    “行,那就临澧县见。”许天望微微皱眉,不过仍点了点头。

    萧风却微笑摇了摇头,“你我虽是同一目的地,但目的不同,你不必等我。”

    许天望愕然抬头。

    萧风继续道:“丐帮可用却不可尽用,你掌握个度。”

    “行,那我就去追宗凌那五个家伙。”许天望叹了口气,无奈笑了笑,又忽而问道:“对了,三月中旬的唐门寿宴,你去不去?”

    “这个,看情况。”萧风微笑道,“若没空就不去了。”

    “哦,行,那我收拾一下就走。”许天望点了点头,转身往院子里而去,“以为是一路的就没收拾,有点尴尬了啊。”

    萧风微微笑了笑,却没再接话。

    正在这时,远处忽有尘土飞扬。

    不多时,一匹健壮黑马由远及近而来,随即在萧风几人不远处陡然驻足。

    便见马上祝青山一脸尴尬,祝青蓉却还没等马停稳便一步跳下了黑马,惊得祝青山连忙伸手去捞,可惜......晚了一步。

    祝青蓉跳得有点急,跌了下,不过却没哭,一瘸一拐就往萧风方向跑。

    萧风无奈摇了摇头,他到现在还茫然这个古怪的小丫头为什么同自己这般亲,快走两步扶住小少女,“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祝青蓉眨了眨眼,对于萧风第一次没躲她似乎有点兴奋,竟有点手足无措,“我......就是走的时候没同你打声招呼,所以回来再打一遍。”

    “傻丫头。”萧风觉得好笑,可到底没笑,“来,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送你两件东西,以后或许有点用。”说着自怀里拿出一个小锦囊与一枚小玉佩递给小少女,又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随即微笑道:“好了,招呼打完了,礼物也送完了,走吧。”

    小少女小脸红扑扑的,不知是激动还是什么,乖乖点头。

    萧风便扶着她到了黑马旁边。

    随即,黑马再次疾驰而去。

    于逸那边,萧天月,洛天怡,小和尚三个家伙开始窃窃私语,也不知说的什么,不时瞟一眼萧风,小和尚却面红耳赤,时不时连连摇头。

    萧风也不在意,只是背对众人看着远去的尘土飞扬微微叹了口气。

    人生,世间,又有谁不是活在他人的一个个局里?大局小局,有些好有些坏,或有心算计或无意牵扯,有些为当事人所知,有些却谁也不知,真正到了哪一天棋局揭晓,谁是受益者,谁是牺牲品,事与愿违抑或心想事成......谁又知道呢?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