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九十八章 清晨逝去

    眼见牧梓裳进了客房,萧风轻轻吁出了口气,好歹能给自己个缓冲的机会,要不自己这次就真要看烤全马了。随即他转头看向小和尚,微笑解释,“没什么事,就是两个小家伙闹着玩有点过了火了。”

    说话间,便见一只灰扑扑的大豹蔫头耷脑地进了院子。

    小和尚眨了眨眼,转头看了两眼大豹,又看了看白马,古怪道:“这两个‘小’家伙?”

    萧风认真点点头,见黑豹往自己方向来了,不由微微皱眉,“你自己去处理下,要不离我远点。”

    黑豹身子微微一僵,似乎更加蔫蔫的了,转头又出了院子。

    与此同时,一只粉色小虫慢悠悠自黑豹脑袋上飞出。

    萧风犹豫了下,抬手接住。

    小和尚面色更加古怪。

    一旁云骆寒揉了揉脸,倒是对萧风与黑豹的古怪互动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一把拉过小和尚,又顺手撸了把小和尚光头,笑嘻嘻道:“来,听我说来龙去脉啊,跟你说特别有趣,保证......”

    “骆寒可要懂事些。”萧风随口提醒了句。

    云骆寒神色微滞,回头冲萧风投了个我办事你放心的眼神,转头继续冲小和尚一本正经道:“来来来,咱去那边说。”说着也没给小和尚反应的时间就直接把他拉走了。

    萧风好笑摇了摇头,倒并不准备理会云骆寒要如何圆谎,转头看向白马,“又不老实!闯了这么大的祸,自己去井上待着吧,什么时候叫你下来才能下来。”

    白马不满地仰头长嘶了声。

    萧风平静道:“不服气?那你等着被人扒皮吧,我可不护你。”说着转头不再搭理它。

    白马仰起脑袋又叫了几声,见萧风果然没再有理会自己的意思,蔫蔫打了个响鼻,随即不情不愿往天井方向而去了。

    萧风微微勾了勾嘴角,冲客房中喊道:“梓裳,出来了,人都走没了。”

    “......那小风你帮我拿衣服来,在包袱里,哦,还有水,我等会儿再出去。”紧接着,客房中却传出牧梓裳的如此回答。

    萧风微微一怔,随即有些无语地撇了撇嘴。自己可是男孩子哎,懂不懂避嫌?不过转念又想到自己的年纪,萧风又自嘲摇了摇头,也无所谓了。

    不多时,客房内便传出了哗哗水声,声音虽小,对武者来说却绝对是十分清晰的。

    萧风微微怔了怔,转头看了眼窗户,随即有些无奈。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啊,怎么这么粗心呢。

    如此一来,萧风倒是不好直接离开了,只能端坐在台阶上等牧梓裳出来。

    又过了片刻,云飞扬与两个姑娘自院墙一跃而入,见萧风端坐在台阶上皆微微一怔。

    自家公子什么时候这般随意了?

    “回来了。”萧风抬头冲三人笑了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三人神色古怪地点点头。

    正在这时,小和尚气喘吁吁跑进院子,“萧......萧施主,马厩被......被拆了。”

    云飞扬三人又怔了怔。

    萧风平静回答,“我知道啊,一间还是一排?”

    “一间。”小和尚跑到萧风面前,狠狠喘了两口气,随即做出了个轰然坍塌的手势,“不......不是,是真被拆了,就是‘轰’的那种。”

    三人更加茫然。

    云骆寒慢悠悠迈进院子,“我都说了是那两个小家伙干的了,小秃驴,你咋就不信呢?”

    小和尚终于喘匀了气,转头冲云骆寒道:“可是都塌了啊,一匹马一只大灰豹怎么可能啊?”语气中满满的质疑。

    三人一头雾水。

    萧风微微一笑,抬手指了指天井方向,“你看那边。”

    几人齐齐转头看去,随即脸色都变得怪异非常。

    因为天井那边一匹白马正以撅屁股伸脖子蜷肚子的一条线古怪姿态四蹄踩井沿罚站,摇摇晃晃,歪歪扭扭,却好死不死地死活掉不下。

    姿势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可,一匹马是怎么做出这般高难度的动作的?

    萧风平静拍了拍小和尚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所以呢,没什么不可能的,习惯就好。”

    “噗——哈哈哈哈——”

    院落中寂静一瞬,随即欢笑声响成一片。

    牧梓裳刚沐浴完便听外面先是一阵喧哗,随即突兀一片欢笑声,好奇之下也顾不得穿那一身繁琐挂件了,推门便出了客房,“怎么回事?”

    没了一身繁琐装饰的女子长发齐腰披散,一身红裙,少了几分精灵古怪,却多了几分平日里少见的文静娇媚,配上如花玉颜,让大笑的几人都不由呆了呆。

    萧风微笑指了指天井方向。

    牧梓裳转头看去,随即眨了眨眼,抬手指着白马放肆大笑,“哈哈,你也有今天,太搞笑了,哈哈......不行了......怎么能这么古怪呢......哈哈哈哈,活该......”

    文静淑女风范全无。

    几人纷纷回过神来,皆露出了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

    萧风却耸了耸肩,又微微一笑。行了,疾风的小命这应该算是保住了。

    半刻钟后,黑豹一身湿漉漉地返回院落,在料峭晨风中喷嚏连连,看得牧梓裳心疼不已。

    可惜,黑豹却一直赖在萧风身边,任凭牧梓裳怎么唤它它都死活不挪步,气得牧梓裳牙根痒痒,直冲萧风瞪眼。

    萧风则摊摊手表示也无能为力。

    又过两刻钟,许天望与祝青山先后回了院落。只是可惜的是,在这之前萧风便宣布了让白马解放,故他们一对难兄难弟遗憾地错过了一场难得一见的真正马戏。

    又过片刻,不知何时出去了的于逸也回了院落,手中拎了个大食盒。

    显然,于逸这个管家是真合格了。

    紧接着,还打算继续赖床的祝青蓉被洛天怡不客气地叫了起来,顺便也将在房间里忐忑纠结的小少女叫了出来。

    至此,一伙人倒是算都打了个正面。

    只是昨天同一众人一起来此的老和尚却一直没现身,也没在客房睡懒觉,不知跑哪了。

    对此,萧风既没意外也没打算解释,云飞扬几人便也不打算多问。

    至于老张头,萧风估摸着还要在众江湖人面前多抖抖威风,便让他继续当他的隐世铁匠。

    反正也没人敢去触他的霉头。

    小少女原本见到这么一伙陌生大哥哥大姐姐紧张得不得了,不过渐渐发觉这些人都很和善亲切后便不知不觉与一伙人闹作了一团。

    便在一伙人欢欢闹闹间,不知不觉清晨悄然逝去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