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九十六章 成精了

    在萧风站起身来伸懒腰时,清冷的院落中再次响起了清晰的吱呀声。

    萧风靠在书桌旁想了想,随即又微微笑了笑。

    院落中,云骆寒、牧梓裳几乎同时出了房间。

    两人都怔了怔,对于这般巧合有点惊讶,随即相互对视一笑。

    牧梓裳冲云骆寒眨了眨眼,“这么巧,你小子怎么回事?不会是偷窥老娘了吧?”

    “小爷还想说你偷窥小爷呢,”云骆寒翻了个白眼,随即嘀咕道,“长得又不俊,小爷能看上?”

    “你......你说什么?有能耐再说一遍。”牧梓裳微微一怔,随即勃然大怒。她自小美到大,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自己长得丑。真是瞎了他的狗眼!

    “哦?”云骆寒挑了挑眉头,以一种随意地让人想一拳头打过去的语气道:“本来就不俊啊,还不能说了?”

    这般随意......牧梓裳攥起了拳头,微微磨牙,眼瞎的玩意,这小子就是欠收拾。

    云骆寒却似乎一点也未察觉,一脸促狭,“怎么?不服气?我就问你,你漂亮啊还是那个圣女漂亮?圣女吧。那你漂亮啊还是天月漂亮?哦,天月好像长歪了。那换个。你漂亮啊还是天怡漂亮?哦,天怡还没长大,再换个,你漂亮啊还是......”

    “骆寒,你进来一下,我有事同你说。”

    突然,自云骆寒二人不远处的另一间客房有温和少年嗓音响起,打断了云骆寒不知死活的挑事。

    云骆寒的嬉皮笑脸微微一滞,随即蔫蔫道:“哦。”

    牧梓裳本来都打算好先打云骆寒的左眼再打右眼最后一个勾拳下去了,闻言不由有些纠结。

    客房中的少年嗓音还没结束,继续道:“梓裳,那个......你最好快去马厩里看看,要不估计我的疾风又要多一个小弟了。”语气中略带歉意。

    牧梓裳脸色陡然一僵,忽而只听一声尖叫,“萧风,如果小黑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娘今天吃烤马肉。”只是眨眼的功夫,院落中便已不见了牧梓裳的身影。

    云骆寒看得目瞪口呆,这速度,这声音......

    “喂,发什么呆?”在云骆寒呆愣间,萧风不知何时已推开了窗户,此时正一脸古怪看着云骆寒。

    云骆寒猛地回过神来,立即又蔫头耷脑,“小风,我就是同她闹着玩儿的,没别的意思,真的!”

    “同我说这个干嘛?”萧风脸色更加奇怪,“我又没打算管,我是有其他事。”

    云骆寒微微一怔,随即立马放下了心来,慢悠悠往萧风方向走,“什么事啊?这般说不就行吗?神秘兮兮的。”

    萧风已不再看云骆寒,四处打量开始找东西,“如果你不介意这般说也可以,前几天你师尊来过。”

    “什么?”云骆寒神色一呆。

    “我觉得有些事你或许是有些避讳的,”萧风继续道,脸上突然露出了个笑容,快走两步就离开了云骆寒的视线,窗户也随之耷拉了下来,“不过这个看你,我随意。”

    云骆寒快走两步自窗户一跃而入,下意识道:“那你怎么现在才说?”说话间便已站到了萧风面前。

    萧风微微一怔,随即皱起眉头,“你怎么同飞扬那些家伙学,以后走门。”说着,转身再次往窗户方向而去。

    云骆寒却似乎没听见,“师傅他老人家说了什么?怎么也没来同我打声招呼?”

    萧风用窗杆支起窗户,转身坐回书桌旁,随意道:“我是在外面碰上的,前辈估计是嫌麻烦便没来找你。他让你完成了任务便赶快回去。另外......”

    云骆寒心中顿时生出不妙的预感,快走两步到了萧风身侧,“你不会是要赶人吧?”

    “我这两天要赶行程,所以就不留你了。”萧风微笑点点头,认真道,“再者,接下来的行程是直接去临澧县,你若跟着便是走回头路,平白浪费时间,不值得。”

    云骆寒却只听了一半,苦兮兮冲萧风讨怜道,“小风啊,我可是你哥,你就这么赶我?”

    萧风抬手摸了摸茶壶,犹豫了下,还是打消了倒一杯凉茶的打算,“前几天前辈就催你了,我估计当时说了也没用便没说,算上今日已经拖了数天了,已经很过分了,说不定你去了前辈还会罚你,你还拖?”

    云骆寒惭愧地挠挠头,“反正都拖了几天了,再拖拖应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啊?”

    萧风好笑摇了摇头,这小孩子脾气。忽然他笑骂道:“行了,别婆婆妈***,不就是个青峦游历嘛,又不是不回来了,我都赶你了,还不走?”

    “行吧。”云骆寒讪讪挠了挠头,终于不情不愿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心里有点不踏实,所以不敢走。随即,他又觉得在萧风面前这般似乎很丢面子,又梗起了脖子“哎,小风,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跟你哥说话的?懂不懂尊重长辈啊?”

    萧风只当没听见,继续道:“还有呢,陈前辈还说人不错,但不太适合。”

    云骆寒立即变得愁眉苦脸。

    萧风冲他眨了眨眼,“你若想帮他,我可以安排他去飘缈楼那边,不一定能进楼,但可以保证他衣食无忧。”

    云骆寒连忙点头,冲萧风憨憨笑了笑,“不愧是我弟,懂我!那就交给你了。”见萧风平静看他,他又忽然有点心虚,补充道,“是个挺可怜的小家伙,无父无母,性子与我挺合得来,所以就想帮帮。当然不能跟你比的。本来想着收做小师弟的,谁知道师尊他老人家竟看不上,要不是有小风你啊,我就真愁了。”

    萧风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云骆寒微微一呆。

    萧风无奈笑了笑,“说说那小家伙的情况啊,要不我怎么找他?”

    “哦。”云骆寒讪讪应道。

    ......

    萧风与云骆寒你一句我一句地谈论远在千里之外的一小家伙,相谈甚欢,马厩内却是另一番光景。

    牧梓裳还未到马厩便远远见到茅草四散,门口石槽歪歪扭扭,整个马厩都一副即将被拆迁了的摇摇晃晃模样,不由眉头一跳。

    跟那小家伙在一起的家伙果然都不能以正常眼光看。

    匆忙掠近马厩,待得看清马厩内场景时,牧梓裳即使早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由嘴角狠狠抽了抽,心脏狂跳不止。

    原本威武霸气的大黑豹如同被欺负了的小猫委委屈屈地抱头蜷缩在马厩的一角,一动不动;看似人畜无害的白马则懒懒趴在一旁,蹄子搭在黑豹脑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打,似乎哄小孩般。

    可随蹄子轻轻拍打,黑豹瑟瑟发抖是怎么回事?

    看到牧梓裳看来,白马懒懒抬起脑袋嘶鸣了声,随即忽而重重一拍黑豹脑袋,转头冲牧梓裳咧嘴露出了一排整齐大白牙。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