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十章 镇江城外的对话

    虽发生了如此让人不愉快的‘意外’,高台上的两方人却谁都没有就此罢手的打算。

    江湖诸势力精英们皆面色沉寂,一脸默然。他们对白袍老者之前的手段自然是十分不满的,可到底谁也没有站出来‘仗义执言’的打算。

    毕竟,一来,这事他们并不占理,站出来叫屈只是徒增笑料;再者,慕雪派的底细,诸门派还并不算太清楚,白袍老者又身为先天境,若真撕破了脸,倒霉的是谁还真难说。

    故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

    说到底还是事不关己,一伙人虽说也算是同盟,一个与他们关系不大之人还不值得他们以身犯险。

    白袍老者招呼了两个门人妥善安置风昌,又让门人收拾了下高台上的狼藉,便直接宣布了挑战赛继续。

    倒是爽快。

    只是脸上再没了之前的和善,笑容亦很是牵强。

    都说枪打出头鸟,第二个上前切磋的却是一点也不含糊,白袍老者话音刚落,她便不急不缓地走上了前来,一脸人畜无害微笑,正是‘毒蝶’杨薇薇。

    而其对手是个腰佩双剑的刀眉青年,气宇轩昂,亦是不俗。

    虽以毒术名扬江湖,杨薇薇的身手除了略略有些阴毒外,倒也算不凡。九尺长鞭挥动,犹灵蛇游曳,角度刁钻,又灵活迅疾;粉裙翩跹,看似如游戏花丛的粉蝶,赏心悦目,其身形却飘忽不定,犹如诡影迷踪,诡异难测。不时还有暗器射出,防不胜防。

    比之杨薇薇的诡异招式,刀眉青年却要直接得多,且更注重迅疾。虽不至于‘不见其身,只见其影’,却也着实让不知多少人有种看不过来的感觉;虽佩双剑,他却仅一剑出鞘,剑影交织,不时还有叮咚声响起,防守倒是滴水不漏。剑随鞭走,身随意动,虽鞭影杂乱,他却是游刃有余。

    两人一鞭一剑,鞭影剑光交缠,精彩纷呈。

    台下人群喝彩连连,叫好声阵阵。

    当然,也有眼力不凡者,看着高台上的打斗不禁唇角微勾。两个人看似打得旗鼓相当,实则那刀眉青年明显留了手。这般点到为止,不知此人是怜香惜玉,还是当真识大体。

    而在广场高台上打斗正鼾之际,镇江县城城门外不远处也同样热闹至极。

    而且比起高台上的‘中规中矩’,这场打斗明显要诡异精彩得多。

    冷清的官道上,不见人影,只见有劲风冽冽,黑雾弥漫,不时又有掌影重重,抑或寒光瞬逝。

    掌印连绵,招招角度刁钻,式式防不胜防,诡异阴毒的招式,带起阴风阵阵,黑雾翻腾不息,劲风呼啸不止。

    剑影交织,快到极致的剑,一剑快过一剑,一剑强过一剑,寒光闪烁,冷冽逼人。任你百般能耐,我自一剑破之。

    一剑一掌纠缠不休,打得亦是旗鼓相当,分毫不让。

    忽而,黑雾寒光间忽现猩红色一点,随即那一点似墨水滴入了沸水中般在黑雾间迅速扩散。

    只是眨眼间便弥漫了整片黑雾,并不断向四周漫延。

    紧接着,便见一紫色身影一青色身影迅速自猩红色浓雾中一掠而出。

    “汐王,你过分了。”青色身影甫一站定,便转头看向紫衣女子,斥道。

    紫衣女子邪魅一笑,媚意自生,“过分?有吗?”

    青衣中年人只作不见,冷声道:“这里是世俗界,你竟敢擅用‘晓梦’,是想让镇江附近一片死地吗?”

    紫衣女子脸上神色似笑非笑,“哦?视人命如草芥的益王竟有闲心关心蝼蚁们的生死,今个儿太阳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她忽而又似恍然大悟,喃喃道:“哦,是了,是了,要在仙灵体面前保持正派形象嘛,否则岂不是配不上仙灵体的无暇之资质?”她转头看向青衣中年人,一脸认真,“那阁下可要快点,这‘晓梦’可是毒得很。”

    青衣中年人却忽而平静了下来,微微皱起眉头,“这不是‘晓梦’,你用的什么?”

    紫衣女子脸色玩味,“‘锁魂’,梦魔尊新研制的,挺有意思的,好像只对神识有效呢。”

    青衣中年人面色微变。

    紫衣女子又随意道:“反正这些蝼蚁又不可能出去,会有什么关系呢?咦?这么说似乎只对你一人有影响呢。”她突然又露出一副懊恼至极的神色,“哎呀,亏了,亏了。好不容易凑齐了材料才炼出这点来,竟只祸害了一人,哦不,听说仙灵体也在此地,不知道他会不会受到影响。”

    青衣中年人面色难看,“你......你疯了?你就不怕惊动到那些人?”

    紫衣女子笑吟吟转头看他,“牵扯到他们的利益了吗,没有吧。他们会管?再者,我一未杀人,二未作恶,更未破坏规矩,便是惊动了又如何?

    青衣中年人面色愈发难看,“你要如何?”

    “不如何,你退出,我便退一步。”紫衣女子笑嘻嘻道。

    “做梦!”青衣中年人冷冷一哼。

    紫衣女子微微挑眉,“嗯?你是觉得你还是我的对手?”

    青衣中年人眉头大皱,忽而又冷冷一笑,“呵,你是当真以为,你我分出了胜负,你就一定能拿得下那孩子了?”

    紫衣女子微微一怔,随即眯起了眸子,“难道不是?”

    “亏你还是魔,难道就没想过,萧武天找了三年都没找到他,为何我等一出世这般轻易便寻到?”青衣中年人冷漠道。

    紫衣女子微微蹙眉,“你想说什么?”

    “你我能找到这儿,无非是因为那缕剑意与仙灵体没打算隐藏身份。可他隐匿三年,如今这般大张旗鼓地现身又是何意?是真准备回皇城,还是想警告那些不安分之人,或者是另有所图?那缕剑意又是为何?难道只是想同萧武天打声招呼?”

    紫衣女子目光闪烁。

    青衣中年人淡淡瞥了眼紫衣女子,继续道:“萧武天选他当太子,你真以为只是拿他与我等拔河了?帝王无情,可帝王之家,愚笨之辈能活下来的又有几人?他难道不会有所察觉?还有当年他为何离开皇城?真的是心灰意冷?可他如今又是何意?这三年蛰伏又干了什么?难道不会是打算请君入瓮?””

    紫衣女子微微一笑,“你的意图?”

    青衣中年人平静道:“你我合作,结果如商议时那般,且看天意。”

    紫衣女子眸子闪了闪,“你会信我?”

    青衣中年人平静道:“事之轻重,汐王当明白。”

    紫衣女子忽而粲然一笑,“我苏汐从不信天,你跟我说天意?”她美眸中秋波流转,“你以为这些我不会想到?不过一十二三的小娃娃,魔会忌惮?可笑!”她语气忽而霸道张狂,“另有所图又如何?请君入瓮又怎样?当年他只能为我等摆布,如今亦只可能如此。”

    青衣中年人眉头皱起。

    紫衣女子笑意盈盈,“你们真以为碧寒之毒能奈何得了仙灵体?无暇之体会惧凡毒?没有十成把握,我们魔灵界可不会如此重视。”

    青衣中年人面色骤变,“你......你们做了什么?”

    “我们什么也没做,只是让他人帮忙做了点什么。”紫衣女子邪魅一笑,随即低喃道,“那几个皇子虽不差,可到底是天真了点。”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