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四章 三钟齐鸣

    夜雨涵与萧哲看着远处的火光漫天,脸色蓦地惨白。

    警王钟竟真被敲响了!

    火焚之刑竟真执行了!

    帝君要干什么?

    他竟真放任他人敲响警王钟而无动于衷?

    他疯了吗?

    “铿......”

    然而,正在两人震惊无措间,又一道震撼心灵的钟声遥遥传来,幽远肃穆,宛如天外乐章。

    并非自宣政殿而来,而是自西南方向遥遥传来。

    “铿......”

    紧接着,第三声幽远钟鸣遥遥传来,同样的音律,同样的震撼人心。

    声音却是自东南方向传来。

    夜雨涵与萧哲身子彻底僵住,脸上神色震惊至极。

    青峦帝国?!

    幽谷帝国?!

    再加上如今的警王钟鸣。

    三声钟鸣,三个不同帝国的钟鸣,三钟齐鸣!

    怎会如此?

    萧哲眉头紧皱,脸色惨白无比。咬了咬牙,他身形忽而化为一道魅影往宣政殿方向而去。

    夜雨涵脸色阴晴变换,随即一拂衣袖,愤然往皇都禁地方向而去。

    这次帝君真的过分了!

    叩天台顶,老人的身影在大火中渐渐消失,其中却无一声呻吟痛呼声传出。

    帝师风骨如此,天下谁不敬服?

    然而,今日之后,一代帝师将不复存在。

    宣政殿殿前,文武百官望着叩天台上的熊熊大火神色凄然,怔怔失神,有些难以置信。

    帝王之师,哪个不是衣锦还乡,颐养天年?而德高望重的柳师竟落了如此下场,一代宗师竟真这般而去了。

    而且帝君竟无半分问询之意。

    这是默许吗?

    然而,正在一众官员心绪凄楚复杂之际,又有两股浩大钟声自远处遥遥传来,威严神圣。

    百官齐齐一怔,心神剧震。

    三声钟响彼此交汇,既似互鸣的暮鼓晨钟,振聋发聩;又似彼此间分庭抗礼,分毫不让。天地间便仿佛只剩下了钟鸣之声,犹如天地之大势,带着莫名的压迫感与伟力,笼罩整个皇城,亦几乎传遍了整个世俗界,神圣威严,震人心魄,经久不息。

    与此同时,高空之中,钟声相交之处,有无形气浪涌现,三股钟声相互较劲,又彼此交融,气象诡异无比,白云之上翻腾不息。

    文武众臣皆下意识抬头仰望,随即面色勃然大变。

    三钟齐鸣?!

    竟真是三钟齐鸣!

    这是三大帝国对重大事件意见一致后昭告天下的象征,是世俗界最尊贵威严的统治者对世俗界万民的宣言。

    可如今,没有任何风声,这怎么可能?

    正在一众官员震惊失神间,宣政殿殿门缓缓打开。

    紧接着,一位身着暗红色锦袍的中年宦官从容自殿内走出,手中恭敬捧了一卷金黄绢纸。

    他清了清嗓子,尖声道:“帝君圣意,今日早朝免上。”

    语气微微一顿,他淡淡瞥了眼叩天台顶渐熄的大火,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小心翼翼打开绢纸,郑重宣读,“奉天地承运,帝君法令,曰,即日起,昭告天下,五月十日,三国齐邀缥缈楼缥缈公子松山一聚。”

    众朝臣神色微滞,紧接着一片哗然。

    ......

    广场上,挑战赛仍在继续,人群中热闹喧哗声一片接着一片,似乎永不会停息。

    此时,擂台上交手的是一位魁梧的赤手光头青年与一位手持了柄青色长剑的青衣青年。

    青衣青年以剑技攻防,挑、刺、击、砍、撩......动作一丝不苟,防守得密不透风。剑法虽着实算不得精湛,剑势却是四平八稳,基础相当不俗。

    光头青年虽无太多武功根底,却似有天生神力,更倾向于一力破万法,刚猛霸道,反应也是极快,故虽招式凌乱,远不如青衣青年那般出彩,表现倒也算得上可圈可点。

    两人打得不可开交,谁也没占了上风,你攻我防得甚是热闹。

    虽远不如之前擂台赛的对擂来得精彩,在一众挑战赛中却算是极为出彩的了,反而比之前的擂台赛更引人注意。

    即使眼光极高的萧天月几人亦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出言喝两声彩。

    不过,萧天月几人到底是真觉得两人打斗有意思,还是当猴戏看,还真不好说。

    雅间中,萧风不知是做了场噩梦还是什么陡然惊醒了过来,只觉得疲惫感阵阵袭来,脑袋也昏昏沉沉,紧接着,浑身上下传来刺骨的冰寒与疼痛,他虽不是第一次经历,仍不由轻蹙了蹙眉头。

    抬头看向窗外,阳光依旧灿烂,喧哗吵嚷声未减分毫,萧天月几人正对擂台上的打斗评头论足,呼喝连连,不时还有春风绕窗而过,带着春日特有的温暖与生气,一切一如之前的热闹真实。可萧风却不知何故只觉得莫名心悸与不安,似乎在未知的角落匍匐了什么怪兽,待他一不留神便会跑出来择人而噬。

    这并不是什么好的感觉,而且他之前也从未有过如此感觉,这让萧风十分不适。

    深吸了口气,萧风微微闭了闭眼,旋即又缓缓睁开,目光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无波,可心中的不安却未减分毫。

    这让他禁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一旁看热闹的老和尚似乎能察觉到萧风的异样,微笑转过头来看他,“萧施主似乎有心事?”

    萧风不失礼节地冲其笑了笑,“是前辈想多了。”

    老和尚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说些什么。

    “铿......”

    一声幽远钟鸣自西南方向遥遥传来,打断了老和尚接下来打算说的话。

    “铿......”

    “铿......”

    紧接着,又有两声嘹亮钟鸣分别自南方与东南方向传来,同样的幽远神圣。

    三钟齐鸣,天地间突兀间似有无形大势铺天盖地而来,震撼人心的同时又似黑云压城,让人感觉莫名的压抑与窒息。

    广场中热闹的气氛突然滞住,人群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高台上打斗正鼾的二人身形亦微微一滞,本能似得不敢再有所动作。

    只是转瞬间,广场中寂静一片。

    萧风的眉头猛地皱起,快步行到窗前。

    便见高空之上,白云翻腾不息,天地间似乎有一道道无形波浪交织缠绕,诡异非常。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