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十三章 点香

    虽然得到了萧风的明确表态,萧天月却既未与萧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也没有上演一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只是苦着小脸冲萧风好一顿撒娇,之后见萧风不为所动,便悻悻然缩到墙角生闷气去了。

    估计俗话中的‘雷声大,雨点小’便是当前这种情形了。

    这倒真是出乎场中一众人的意料,却也让许天望,云骆寒,牧梓裳三人心里觉得别扭非常,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

    不过,对此情况,于逸与洛天怡倒是见怪不怪,表情相当淡然,似乎还有点本该如此的理所当然模样。

    试问前几年,缥缈楼的那几个年轻人谁没想过一直赖在少年身边不走?

    万事不必担心,只管或游山玩水,或踏马而歌,无聊时稍微闯点祸,遇到什么气焰嚣张的,贼眉鼠眼的......反正就是看不惯,稍微露两下子,耍耍威风;有什么不平事,只需回头看少年一眼,若少年没什么表示,便大大方方出手相助就好了。

    不用担心背后,也不必有所顾忌。

    反正这些少年一定早已想好,既然没反对,自己放开手脚大干即可。

    即使最后留下了个烂摊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差也就是吃一顿小苦头,便绝对有法子处理了。

    再者,那点小苦头,最后会不会让自己因苦得福还是两说。

    这般闯荡江湖,多么恣意洒脱。

    只是让这几人失望的是,少年身边可不是谁想呆便真能呆了的。

    只要有人跟在少年身边,少年铁定会莫名其妙有许许多多的小事等那人帮忙,或跑腿送信,或哪里出现了点小情况需要有人走一趟,所以......

    于是跟在少年身边的人便不知不觉都被支走了。

    等那人忙完了,兴冲冲一回头,少年与那个木脸大叔早已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而且连个招呼都不打。

    等下次好不容易终于又遇到一起了,还未等开口说上一句话,少年便又会笑眯眯道:“那个谁谁谁......正好啊,在哪里哪里哪里......去帮我个小忙,可以吗?”

    于是人又被支走了。

    当然,少年请几人跑腿办事从来不会仗着身份强行要求,而是耐心征求意见,几人是完全可以拒绝的。

    而且几个年轻人也真的是拒绝过几次的。

    不过,接下来他们也万万不会如愿以偿的,反而会选择主动离开。

    因为他们待在少年身边,一定会如同被诅咒了般,日子变得很是不顺,比如头顶突然频繁掉上滩鸟屎,脚边突兀窜出一条大蛇啦,一不留神突然掉进大坑啦......反正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却绝对能让人觉得倒霉到家了,最奇怪的是竟防不胜防。

    而更让人可气的是,每逢这时,少年还会笑得特别肆无忌惮,连向来冷脸示人的于逸也会很配合地笑得前仰后合,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这些恶搞的事与这两个家伙脱不了关系。

    可几人一直是待在一起,两个家伙又哪来的时间去布置这么多东西?

    不过疑惑归疑惑,纠结归纠结,吃了几次苦头后,几个年轻人到底还是开了窍。

    于是几人也不再奢望赖在少年身边享清福了,都乖乖开始了四处游历。只是,奇怪的是,只要几人有机会得到少年的踪迹,便能很凑巧地恰好也游历到此。

    这当真有趣得很。

    当然,这点事,少年自然心中有数,不过也没打算计较,短暂重逢后,便好聚好散,倒是洒脱。

    久而久之,少年与缥缈楼的几个年轻人也算形成了默契。

    所以,如今萧天月才没有如许天望三人预料的那般来一番硬泡。

    毕竟,萧风能默许萧天月在萧风身边呆这么长时间,已经很是让几人惊讶了。

    如今这般,才是理所当然,于逸几人才不必心里一直像堵了块大石头般,别扭得厉害。

    至于萧风为何没有莫名其妙地将萧天月派到哪个地方当苦力,而是选择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几人倒不如何在意。

    当然萧天月的软磨都是在五个倒霉青年被许天望赶出雅间后发生的。否则,让外人看到明月使的这幅赖皮模样,估计她也没脸混江湖了?

    日头逐渐升高,朝气蓬勃的朝阳变得愈发温暖和煦,虽已非那般金灿灿的耀目,却能让人觉得分外地美好,只觉得心情舒畅。

    广场上越来越喧哗热闹,吵嚷声一片接了一片,人流如潮,摩肩接踵,若自高处俯视,黑压压的,人头一个接了一个,偶尔还有几个灯泡闪烁,且无论灯泡与否几乎都是往高台方向挤。

    倒是整齐一致。

    沿窗口向外看,便可见有白色飞鸟不时自高空一掠而过,忽高忽低,衬得浩瀚苍穹格外空旷寂寥。

    茶楼雅间之中,萧风大致扫了眼窗外的热闹喧哗,随即微微一笑,“于叔,点香吧。”

    雅间中的一众人都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于逸平静点了点头,随即自怀中取出一手帕,其内小心包了一小块淡红色香料。

    也不招呼茶楼内伙计,于逸便自个儿掏出火折子点燃了。

    香是萧风昨晚交给于逸的,说是驱兽用的。

    于逸当时没明白过来,刚才看到窗外不时飞过的雪雕,这才幡然明悟。估计是自家少爷怕慕雪派还没死心,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所以提前准备了这香来以防万一。

    不多时,三足鎏金圆盖尖顶香炉中渐有淡淡幽香发出,顺着窗口悠悠飘向窗外。

    其味清淡似雨后溪流旁朦胧的雾气,空灵清新,倒是好闻得很。

    只是如今雅间内窗户大开,窗外之景又这般热闹喧哗,此时点香着实不太适合,这清雅香味也当真不太应景。

    萧天月几人见此,心知萧风此举必是大有深意了,可想了想,当真一点也没想明白萧风何意,于是都眼巴巴地瞅向萧风。

    可惜,萧风只平静说了句“让你们静静心。”便没了下文,径自开始了闭目养神。

    几人无奈撇了撇嘴,您这般明显地敷衍真的好吗?

    许天望似笑非笑瞥了眼萧风,“矫情!”

    萧风微阖双目,只作不闻。

    正在这时,雅间外有稚气少女嗓音清晰传来,“哥,你说萧风在这儿,哪儿呢?难道是雅间里?你不是看错了吧。”

    随即又有一青年嗓音传来,语气略显无奈,“应该是这儿,我刚才看见明月使进去了的,应该错不了。”

    只是不知为何,青年的声音竟似自远方遥遥传来,有些模糊。

    五人都微微怔了怔。祝青山?祝青蓉?他们找萧风干嘛?

    萧风则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这雅间的隔音效果当真不怎么样啊。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