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十九章 有空去登天山脉看看吧!

    风卷黄尘,狂风声势渐大,渐有龙卷之势。

    枯叶纷飞,间有飞沙走石,及各色物什东倒西歪,渐随风势而行。

    不多时,院内便已是狼藉一片。

    萧风警惕环视四周,眉头紧皱,脑中思绪飞快转动。

    困人而不伤人,这突然而起的小龙卷是何?是何人手笔?来人又是何意?

    又过数十个呼吸的功夫,狂风渐大,渐有大小不一的石块顺卷风之势而上绕龙卷旋风而行。

    疾风卷石,风声霍霍。

    可令人奇怪的是,石块顺风而行却不依风速而行,后者紧追前者,大者渐超小者,竟是自行排起了序,倒是古怪。

    双眼一眨不眨盯着声势浩大的旋风,萧风脑海中思绪变换,忽而有灵光闪现。

    随即只见他缓缓抬步,竟顺着风势缓缓向旋风中央而去,完全无视擦身而过及打在身上的大小石块。

    风速渐大,少年的步伐也越来越快,似乎在追赶狂风的速度。

    不多时,其身影便化作一道白影。

    乍一看,少年几乎与暗灰色旋风融在了一起。

    又过数十息的时间,狂风龙卷之势已成,似遮天蔽日。紧接着,便见龙卷中央有一点白芒突兀亮起,与此同时,风势亦陡然加快,带了与方才完全不同的无法言喻的锋锐及霸道之气,似其有无数柄利刃袭身而来。

    萧风眉头一挑,身形亦陡然加快,却不再沿风势而行,而是在狂风中飞快踏步。

    只是瞬息间,其身周数丈竟也迅速形成了一股小型龙卷,逆大势而行。虽不可能与数丈外的龙卷风势分庭抗礼,却足以保证少年在利刃般的狂风中安然而立。

    “咦?”狂风中有声音突兀传出,似乎十分惊讶。

    下一刻,便见萧风身周有霸道刀意陡然出现,向萧风迎面袭来。

    萧风轻蹙了下眉头,随即忽而大袖一挥,一声轻喝,“破!”

    便见有寒光乍现。

    随即,龙卷骤停,风尘俱息,天地重复清明。

    霸道刀意亦无影无踪。

    唯见一背负长刀的黑衣老者伫立院中。

    长刀似乎很重,以致老人只是平静站着,也能让人想到其行走间的步履蹒跚,颤巍巍的。

    老人先是一脸愕然,随即爽朗大笑,“好聪明的小家伙!今日能见如此一战,快哉,快哉!”

    萧风并无丝毫意外之色,冲不远处突兀出现的老人温和笑了笑,随即上前一步,抱拳施以晚辈礼道:“晚辈萧风见过陈老前辈。”

    老人的大笑声戛然而止,随即一步到达萧风面前,有些奇怪地看向萧风,“小家伙,你认识老夫?”

    萧风微笑点了点头,语气不卑不亢道:“云兄时常提起,自然是认识的。”

    老人神色微怔,“你怎知老夫是骆寒的师尊?”

    萧风微微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一脉相承的刀意,萧风自然是能猜出其身份的。只是这些事涉及云骆寒及老人的武功根底,一般人又岂能一眼看出?萧风若是真说出来,难保面前的老前辈会不会误会。

    老人对于萧风的不答也不在意,笑着摇了摇头,随即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不知是感慨多些还是欣慰甚之,半开玩笑道:“老夫以为骆寒心中只有他兄弟呢,竟不想还是记挂着老夫的。”

    萧风继续微笑,没有丝毫要接话的打算。

    老人自觉无趣,低头看着萧风,认真道:“少年人,心思别这么重。”

    萧风浅浅一笑,随意道:“出门在外,自然是要想得多些的。”

    显然,两人说的是同一件事,也不是同一件事。

    老人微挑了一下眉头,又问道:“那小家伙,你就没什么想问的?”

    萧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前辈若想说,在下便是不问,前辈也是会说的。”

    老人忽而叹了口气,终于将自己心里的打算彻底打消了。这孩子无论悟性还是资质都属世所罕见,可到底与自己的心性不合,可惜了。

    想了想,老人再次问道:“你可知老夫刚才是何手段?”语气中少了分开怀,多了分平静。到底是与自家徒儿有些渊源的,虽不可能有师徒之实着实有些惋惜,老人倒也不介意给萧风些指点,

    萧风抬头奇怪看了眼老人,随即微微皱眉,道:“有阵法,似乎还有......一些晚辈看不懂的东西。”

    “你看不懂的东西?”老人语气中有些讶然。他本以为这少年只会说阵法的,毕竟有些东西并非如今的少年可能知道的,不想竟还能看出点别的来。

    “嗯。”萧风点了点头,认真道:“比如阵法中前辈是如何融合进了刀意的,再比如前辈之前是如何穿过我布下的阵法的,”他抬头看了眼老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老人更加惊讶,甚至有些难以置信,这小小地方怎会有如此眼力之人?

    萧风自然不知老人心中想法,也没等老人回话,又接着认真补充道:“当然,前辈回不回答凭心情即可,晚辈不会强求。”语气平静,似乎还带了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傲然。

    老人又微微一怔,这小家伙竟也会有这般洒脱的时候?随即,他又有些神色复杂地笑了笑,忽然莫名其妙道:“小家伙,有空去登天山脉看看吧。”

    无论战力还是资质,这小家伙都应该到了标准,不适合在这儿空耗光阴了。

    萧风闻言,微微皱起眉头,既未点头也未摇头,更未出言询问。

    老人无奈笑了笑,随即冲萧风摆了摆手,“好了,小家伙,老夫就只能说这么多。对了,回去别忘了告诉骆寒,任务完成了就别再墨迹了。另外,人挺不错的,但不太适合。”

    萧风平静点了点头。

    老人也不再多说,转身颤巍巍向院外而去。

    步履维艰,很让人担心。

    萧风却并未出言挽留,只是平静相送。

    忽而,他心念一动,抬头朗声问道:“前辈,敢问您与云兄此次是不是也要去登天山脉?”

    老人脚步微微一顿,身子似乎因长刀太重稍稍晃了晃,随即淡淡点了点头,“不错,”他感慨道,“这天地还很大啊。”

    萧风也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静静而立,目送老人渐行渐远。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