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十七章 对弈

    暮色还未完全褪去,听风客栈便开始了热闹喧哗,陆陆续续有青年”才俊登门,见面后相互客套,彼此寒暄,当真热闹得很呐。

    看似文质彬彬的文弱书生,风度翩翩的俊俏贵公子,手捻佛珠的光头和尚,腰佩双刀的江湖浪子,不拘小节的豪爽侠士......有些是慕名而来,有些则受门派长老重托,当然也有两者皆备的。

    不知不觉听风客栈内便挤满了各色各样的江湖俊杰。

    按理来说,看着自家小店里人满为患,主人家该是喜得眉开眼笑,可凌老却看着一楼大厅中满座的贵客,死活也高兴不起来。

    当初,凌老开这家听风客栈时,仗着老一辈的身份名气,曾很是大爷的立下规矩,明确向江湖宣布听风客栈不接待大门大派的江湖人。

    当然,其中并不包括霸主级江湖势力。

    毕竟能称之为霸主,自然不是什么人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了的。

    你说你的,我自然还是我行我素我的。

    当然,对于江湖中其他势力,即使是九大一流势力也乐得给这位老前辈些面子。

    可他哪里能料到会有今天这种情况。

    如今,近百个江湖人打着找人的幌子挤满了一楼二楼不说,还吓得自己的主顾们生怕招惹了这群背景深厚的,没一个敢迈入听风客栈大门的。

    这每一息耽误的都是银子啊。

    他能不郁闷?

    如果不是牵扯的江湖势力太多,他早就抄起扫帚来赶人了。

    找人?

    找你***大头鬼的人。

    可一想到若这么做要得罪多少江湖势力,凌老也只能哀叹一声,老人家吃不消呀。

    正在凌老纠结骂娘间,便见萧天月,洛天怡,云骆寒三人笑吟吟下楼而来,面色极好,显然昨晚睡得不错。

    凌老心中再次暗暗骂了声娘,随即皱纹密布的老脸上立即堆起和煦的微笑迎上前去。

    萧天月三人在老前辈面前丝毫不拿大,在凌老面前站定后,便规规矩矩冲其行了个晚辈礼,略带歉意道:“真是抱歉,给凌老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此乃小老儿之幸。”凌老面上倒依旧笑得春风和煦,慈祥开口道。心中却在哀嚎,“知道给小老儿添麻烦了还这么晚下来,看这都日上三竿了,年纪轻轻的,赖什么床?还有昨晚闲得没事找事耍什么威风,小姑娘家家的要什么大侠风范。”

    萧天月自然不清楚凌老心中的想法,继续温和有礼道:“晚辈知晓前辈规矩,但今日之事,心中着实过意不去,所以晚辈打算,今日听风客栈所有开销,晚辈一人承担,如何?”

    凌老闻言,双眸一亮,连连点头。这小姑娘会做人,不错,不错。

    萧天月见此,笑得愈发甜美,“那若今日晚辈想以个人名义宴请楼下诸位俊才英杰,不知可算不算破坏前辈规矩?”

    凌老微微一怔,随即脸上笑意犹如初秋里盛开的野菊,分外灿烂,“不算,自然不算。不过小姑娘,咱可说好了,这是你请客,可与小老儿无关,跟听风客栈也无关。”

    萧天月浅浅一笑,“这是自然。”

    三楼客房中,萧风与许天望隔桌而弈。

    许天望捻起一颗黑子置于棋盘之上,“难得你会主动要求与我对弈,当真稀罕。”

    萧风紧接着落下一子,“这有什么稀罕的,不过是一时无聊而已。”语气依旧是平常那种平静温和。

    许天望撇了撇嘴,“当真?”

    萧风打了个哈欠,“还有想给你提个醒。”

    “提醒?”许天望捻子的手微微一顿,“提什么醒?”

    萧风伸出食指轻扣了几下桌面,示意他落子,语气平静,接着道:“可还记得三年前飘缈楼出世时,我的那三问?”

    许天望落子的手忽而一抖,险些搅乱了整盘棋局。

    他又怎会忘记那让江湖上的聪明人尽皆自惭形愧的三个反问呢?

    萧风略有些责备看了他一眼,抬手将棋盘上的棋子一一摆放整齐,随即继续道:“那日,我便说过的,如今的江湖便如开局过半的玲珑棋,看似无波无澜,实则仅需一子便可风起云涌。”

    说话间,他一子落定。

    便见原本平静的棋局竟不知何时已子子相互勾连,暗潮汹涌。

    许天望心中一惊,少年是何时布下的如此多暗手?

    萧风冲许天望微微点头,示意其该落子了。

    许天望面色凝重,思虑片刻,才谨慎落下一子。

    萧风紧接着又落一子。

    棋盘上两军忽而对峙,剑拔弩张。

    许天望皱起眉头,他觉得自己每次落子似乎都在少年的算计之中,或者说,少年早已猜出了他会下在哪一位置。想到这儿,他心中又是一惊。

    萧风面色依旧平静,继续道:“今日之江湖已在这一子之间。”

    许天望微微一怔。

    萧风抬头看许天望一眼,“这便是我要提醒你的,你可明白?”

    许天望猛地回过神来,面色复杂地看着萧风。

    提醒吗?

    他为何觉得,似乎在少年眼中,江湖其实便是眼前这一盘玲珑棋呢。

    萧风似乎清楚他心中想法,微微一笑,“所以,有些事你可以放心去做,有些事却必须三思而后行。否则,我不会留情。”

    许天望面色更加复杂,这少年想干什么?

    萧风再次笑了笑,又伸出食指扣了扣棋盘,“今日这些事,你若能想清楚便想,想不清楚便只当笑谈。现在好好下棋。”

    许天望深深看了萧风一眼,随即甩了甩头,思绪再次回到棋盘上。无论这少年到底要做什么,反正他们之后不会成为敌人就是。

    幸好他们以后不会成为敌人。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喧哗声渐大。

    许天望捻起一枚黑子于手中把玩,“对了,你真放心让那几个家伙处理外面那些人,就不怕他们搞砸了?”

    萧风再次平静落下一子,抬头微笑道:“有什么好怕的?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并非没有能力,而是因为有我在身边懒得动脑子?再者,若是连这些小事她们都处理不好,我这三年也是白费功夫了。”他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这样我对自己也太没信心了吧。”

    正在这时,楼下有清脆女声清晰传来,正是萧天月。

    “今日能得诸位如此看重,天月甚感荣幸,无以为报,特地置好酒好菜以示感谢。至于拜访之类的,这次酒宴便算打了招呼了,单独拜访便不必了。天月此次前来镇江只为游玩,不愿理会江湖诸事,望诸位海涵。另外,温馨提醒一下,天月不介意你们好奇,但千万不要被我逮到,否则我不保证你们离开镇江县时是否是完好的。”

    萧风笑容愈发温和,挑眉看向许天望。

    许天望唇角微勾,喃喃低语道:“的确挺有意思的,看来真是我小瞧人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