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五章 澧江浮尸

    黎厝村虽不过几十户之众,世代久居于此,村中坟冢倒着实算不得小,足有方圆数百丈的面积。

    对此,萧风在感慨黎厝村民风果真淳朴之余,也有些犯了难。毕竟自己是同许天望一路打出来的,若是耽搁太多时间,难保那三人会不会着急。

    虽这般想着,既然出来了,萧风自然也不打算无功而返,所以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不过萧风到底是萧风,像无头苍蝇般四处乱窜到底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他只是先大致将坟冢绕了个遍,随手顺了一把铁锹,随即径直往一处明显破败荒芜的坟地方向而去。

    既然老村长说那浮尸是被草草掩埋的,想必应该便在那个地方了。

    未过多时,萧风脚步忽而微微一顿,随即停在了一座既无墓碑又无祭品的新坟前。

    身后跟来的许天望见此呆了呆,有些茫然,之后有些愕然,很快又便成了目瞪口呆。

    萧风竟然在......挖坟?!

    堂堂飘缈公子,神仙般的人物竟会挖坟,而且还是座无碑无冢的野坟。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许天望,许天望也不会相信。

    所以为了表示他的意外与惊诧,许天望在呆愣了半晌后,十分不客气地仰天大笑,且足足笑了近一盏茶的时间。

    笑得他毫无形象风度,笑得他几乎快直不起腰来了,笑得他几乎都笑出了眼泪。

    可惜萧风一点也没受其影响,依旧平静淡定地自顾自忙活。

    早在昨天他听老村长讲述疫病的来龙去脉时便起了疑——黎厝村疫病十有八九便是那浮尸带来的,但疫病向来是大面积爆发的,单个人突患疫病几乎不可能,可他却并未听说过最近哪儿曾有疫病泛滥,既如此那浮尸是如何得的疫病?——但奈何既没有借口支开于逸三人,又着实抽不出时间来,所以这才拖到今天。

    虽然这事看着跟他没半点关系,挖坟这事也有点缺德了,可他毕竟是萧家之人,溪风帝国是萧家的天下,他到底还是有这份见微知著与防患于未然的责任的。若这真是疫病泛滥的前兆,他便必须提前做些什么了。

    至于他是如何知道黎厝村坟冢之地的,自然是向村里人拐弯抹角打听的了。

    待得许天望笑完,萧风恰好也将坟挖得差不多了。

    便见九尺长近七尺深的土坑中静卧了一条破旧的鼓囊囊草席,草席外露出了两只沾满了黄泥的绸缎长靴。

    萧风眸子微微眯了眯,眼中有异色一闪而逝。

    许天望见萧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以一副笑得几乎快直不起腰来的夸张姿态慢悠悠走到萧风身前,“萧老弟啊,你......不会让我跟了一路便是为了让我看你挖......坟吧。”语气也是几乎快要笑得岔气了的那种。

    萧风淡淡瞥了他一眼,对于他的调侃之言闻若未闻,淡漠道:“这便是那具浮尸。”

    许天望笑容微微一滞,旋即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你怀疑黎厝村疫病是我搞的鬼?”

    萧风平静摇了摇头,“没有,你不会这么傻,”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也做不出来这种事。”

    黑龙窟虽是混乱,提倡强者为尊,在江湖上的名气更是差得出奇,可其内之人却并非都是为非作歹之辈,至少许天望不是。况且,小小黎厝村发生疫病,许天望可不会得到任何好处,所以他自然也不会闲到没事找事。至于故意做给萧风看,更不可能。毕竟黑龙窟中可不止一人被萧风关进了地狱百牢。他若真这般做了,而且还傻乎乎地在这儿等萧风来,估计黑龙窟的那些龙守们都能被他傻哭了。

    许天望微微一呆,随即爽朗大笑,“哈哈,不愧是飘缈公子,果真名不虚传。”语气竟甚是开怀。这两年,萧风不待见他,他本以为是萧风不喜他的出身人品,故甚是郁闷。而如今萧风之言倒是等同于萧风认可他的人品了,他又如何能不开怀?

    萧风没再搭理他,径直跳下了土坑。

    其实他对许天望算不上讨厌,若是换了以前,他也不会这般漠然待之,但许天望对黎厝村村民们的做法却着实让萧风有些恼了。诓骗他们说得罪了江神,甚至还提出以火祭之法祭祀江神,这与草菅人命何异?

    虽然以黑龙窟的名声,见死不救很是正常;虽然清楚黎厝村之事与许天望毫无关系,许天望能让村民们进行隔离处理已经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虽然理智告诉萧风,自己该平静待之,不可将心中的不满表现出来。可萧风就是觉得心里堵得慌,就是看不惯许天望的漠然视之。

    即使许天望真的半分医理也不懂,即使他并未自县城请来高明郎中医治这些村民,便是许天望直接袖手旁观,少年也不会这般恼。但他让村民火祭江神,少年便真恼了,人命在他眼中当真就这般卑贱?

    就像少年心中坚信,每一个生命都是美好而值得尊重的般,就是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是少年不愿也不能接受的。

    或许有些执拗,或许有失理智,可在少年心中便是如此想法,而且他也不想将自己的这种想法隐藏起来。

    幸好如今季节只是初春,虽天气渐暖,地下仍冷得厉害,蛇虫鼠蚁更是还未回过劲来,否则这十余天下来,萧风还能不能看出点线索来还真不好说。

    轻巧跳下坑,萧风立即抬袖捂住口鼻,随即将草席以铁锹一点点掀开。

    草席被完全掀开的瞬间,一股浓郁恶臭突然扑面而来,熏得好奇探头的许天望差点背过气去。

    恶臭渐散,便见草席上躺着的尸体是个脸色青紫的二十七八岁青年,或许是因为溺水后的肿胀退了,看上去微微有些干瘪。尸体表面看不出任何腐败的迹象,但其皮肤下却似积了什么虫子似的东西不断蠕动,甚是恶心。当然,还有一阵阵恶臭不断自尸身散发而出。

    许天望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转身跳出了土坑。虽然他见惯了腥风血雨,可眼前的尸体却太过恶心了些,他着实不太想面对。

    不过等他回过身来时,却差点被眼前的场景吓得跳了起来。

    那个孩子......萧风竟然俯下身子去查看那尸体的情况,还......伸手去触碰?!他不是最爱干净的吗?不是有洁癖来着吗?连自己都忍受不了的东西,他竟然还伸手碰?是不是自己没睡醒?

    于是,许天望开始一脸复杂地看着萧风。

    不多时,萧风也跳出了土坑,回身看着坑里的尸体微微蹙起了眉头。

    看了会儿,萧风叹了口气,随即看也不看许天望一眼,直接转身离去。

    许天望并未再去追,只神色复杂地看着萧风远去的背影,良久也叹了口气。

    他终于明白萧天清几人为何对萧风那般死心塌地了,不仅仅是因为他似乎无所不能,让人不得不敬服尊重,还是因为他对似乎所有事的泰然自若及过分理智。

    这个少年,他若能抛去那份近乎天真的仁慈与宽容,这天下之大,他何处去不得?

    萧风自然不知道许天望心中的想法,此时的他满腹疑云。

    那倒霉青年明显是家世非凡,死亡亦是简单的溺死,但他为何去荒无人烟的澧江上游?又是如何去的澧江上游?他一个人还是与其他人结伴?又是为何会溺死在澧江中?还有他身上的疫病是从何处而来?他又是何人?......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