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八章 挖墙脚?

    出乎两位白衣侠士的意料,萧风四人皆是以轻功入的大船,且身法明显要比两位白衣侠士潇洒高明得多,这让两人的面色都有点不好看。本以为这伙人中也就只有那个面目肃然的中年人会些拳脚,竟不想是自己看走了眼。而且这般看来,自己上船之前的那番高傲显摆岂不成了班门弄斧?

    不过更两人诧异的是,那个看似气质高贵的少年竟然荒唐地让一匹马看船,而且剩余的三人竟对此没有任何异议,一副理所当然,稀松平常的模样,这算个什么情况?难不成是一群脑袋不太清楚的奇葩?

    萧风四人自然不会在意两位白衣侠士的古怪脸色,更不会在意他们是何想法。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两人都没有丝毫尊重四人的意思,四人又何必在意他们两个人的感受呢?

    踏上大船,两人对途经之人视若不见,一刻不停地径直将四人领向了第三层船舱。

    不过萧风一众人却暗自打量一下第一二层船舱,禁不住有些皱眉。

    第一层船舱中的都是些江湖人,看似没什么不妥,一个个却没有半分江湖人该有的豪迈,目不斜视,也不互相交谈,气氛古怪得很。

    第二层船舱里是近百个八到十五岁不止的孩子,中间加杂了数位白衣侠士。孩子们有好奇的,有兴奋的,有愁眉不展的,有面无表情的,还有低头哭泣的,神色各异,不一而足。

    萧风微微挑眉,随口问道:“贵派此次外出游历竟是为了招收门徒?”

    带路的两位侠士脚步顿了顿,竟是没有故作不闻,淡淡点了点头。

    萧风也点了点头,再未多问什么。

    萧天月与洛天怡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什么,但犹豫了下终究没有开口。这慕雪派之人都好生古怪,即使明知萧风的身边不会有什么危险,两人依旧本能般没敢打破四周的诡异气氛。

    于逸面无表情,只亦步亦趋地跟在萧风身后。

    不多时,一众人便来到了第三层船舱舱口。

    一迈进舱门,四人都怔了怔。因为面前的场景着实太过古怪。

    在小船上看还是清冷淡漠,肃然而立的白衣侠士们此时正面朝船舱大门,躬身半跪于地,一脸的肃穆庄重。船舱门口还站了位肩上站了只浑身雪白的雪雕的白衣老妪,两个白衣中年美妇与两个白衣中年人。这五人虽未半跪于地,却皆肃然而立,恭敬非常。

    萧风四人面面相觑,都有点摸不到头脑。

    然而更让几人傻眼的是,下一刻,只见那白衣老妪突然上前一步,对几人躬身道:“参见圣子。圣子亲临赐福,子民们感激涕零。”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莫名其妙。圣子?什么鬼?

    老妪也不在意,抬手拍了拍肩上的雪雕。

    便见雪雕似乎很是欢愉地唳鸣了两声,随后扑闪着翅膀径直停到了萧风肩上。

    萧风嘴角一抽,突地想到一事,脸色一黑,面色罕见的有点难看。

    紧接着,便又听那老妪恭敬道:“请圣子上座,请圣子赐福。”

    话音刚落,便见半跪于地的一群人麻利让出一条道来,道路尽头刚好是一把白色玉椅。

    萧天月三人一头雾水,脸色古怪。

    萧风已经差不多明白了怎么回事,面色彻底平静了下来,温和有礼道:“这位前辈似乎是搞错了吧,在下......”

    只是还未等萧风说完,老妪突然诚惶诚恐打断道:“圣子莫要喊古妮前辈,古妮承受不起。”

    “古妮?”一旁看戏的三人嘴角都抽了抽,好古怪的名字。

    萧风微微皱起了眉头,语气依旧保持平静有礼,“在下并非什么圣子,且在下已有师承门派,前辈好意......”

    只是萧风只说了一半,那老妪再次恭敬打断,道:“雪女殿下的指引是不会有错的,您便是圣子,望圣子莫要推辞,莫要做有损身份之事。”

    即使以萧风的好脾气,听到这儿心中也有些恼了。这是打算将‘圣子’的称号强塞给自己,不当也得当。

    萧天月三人也听出了味儿来,面色更加古怪,这是......挖墙脚?

    还未到四人做出什么反应,便听那老妪再次开口道:“雪女殿下赐福,圣子虽有先天不足之症,‘雪浴冰原’却恰好适合圣子修习。凭此神妙,不出几年时间,圣子定能迈入先天,不足之症亦会不治而愈。”

    萧天月几人面色愈发古怪。

    萧风眉头微挑,这是先晓之以理,后许之以利,但自己需要这些吗?

    他微微一笑,平静道:“若在下不同意呢?”

    船上众人面色微变。

    老妪急声道:“这是对雪女殿下的大不敬,请圣子慎言。”

    萧风忽而冷漠一笑,转头淡淡瞥了眼雪雕。

    下一刻,便见雪雕似受到极大惊吓般,突地唳啸一声,一下子飞离了萧风肩头,不过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它又折返了回来,在萧风不远处一直徘徊,似乎想要亲近又不敢亲近。

    船舱中众人彻底变了脸色,即使原本站立的五人也‘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惶恐高呼道:“雪女殿下息怒,请圣子大人三思。”

    三个看热闹的家伙相互对视一眼,面面相觑。怎么这么神神叨叨的?

    萧风淡漠扫视众人,语气平静道:“第一,在下已有门派归属,故在下既不是圣子,更不会做圣子,请诸位另请高明吧;第二,你们若再以蛊随意控制江湖中人,在下不介意让‘慕雪’变成‘沐雪’;第三,想清楚后果后再来招惹在下,否则后果自负。”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然而,下一刻,便见那两位领萧风一众人来的白衣侠士突然站起身来,顺势挡在了门前。

    “呵!”萧风冷笑了下,这是只能进不能出了?

    再回过头来时,便见一众人已不知何时都站起了身来,一脸漠然地看向萧风几人。

    一中年男子淡漠开口道:“圣子可想清楚了?即便您贵为圣子,忤逆雪女殿下也是要受到惩罚的。”

    萧风微微挑眉,“哦?那在下便试试看。”

    ......

    十日的时间并不算长,但绝对足以让势力几乎遍及整个江湖的乔帮查清楚不少事儿。只是出乎乔大帮主意料的是,在调查萧风一事上,这个自从出生便几乎一切都顺风顺水的美人儿却再次碰了壁。

    作为江湖三大霸主势力之一,乔帮的情报系统之强大绝对是毋庸置疑的。毫不夸张地说,乔帮若想调查个人,就是连他的八辈祖宗也是能调查得清清楚楚的。

    然而在对萧风的调查中,乔娘却发现似乎所有有关萧风的线索都扑朔迷离,似乎真实又似乎难以确定其真实性,就如被人刻意修改了又好像并未被修改过,让人着实抓不住什么线索,而且即使是那些似乎并不真实的线索亦少得可怜,甚至连萧风的真实年龄也无法确定,便似乎这个孩子是凭空出现的般。

    “可恶!”再次看完厚厚一沓情报,乔娘恼怒地重重一拍面前放着情报的桌子,只听‘砰’地一声,纸张四散,木桌四分五裂。

    乔娘看着四散飘飞的纸张胸口剧烈起伏。飘缈楼当真强大到此等地步了?仅是从中随随便便走出了的少年便如此神秘。那即便自己的谋划真的成功了又有何用?

    “帮主,皇城那边来了人。“阴暗处突然有声音清晰传出。

    乔娘微微一怔,强压下心中的火气,“几人?为何事而来?”那男子那般绝情,绝对不会无事便派人来找自己的。

    “两人,气息均异常强大,属下看不透。来此目的亦是不知。”阴暗处的声音再次响起。

    “带路!”乔娘深吸了口气,冷声道。

    “是!”

    乔帮主舵的大厅中,两个气势厚重如渊之人木然而立。一人年过不惑,面容古板冷漠,浑身散发着铁血杀伐的气息,即使他便只是这般平静站着,也给人一种尸山血海的感觉;另一人看不到容貌,全身都裹在黑袍中,看身形该是位佝偻老者,气息阴冷,让人仅看一眼便遍体生寒。

    乔娘一入大厅,便见到这诡异的二人,禁不住面色微凝。这两人竟都是先天境高手。

    “呵呵,早听闻乔大帮主美若天仙,如今看来,果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只是不知何人如此狠心,竟舍得辣手摧花?”还为等乔娘开口,全身裹在黑袍里的老者便先一步开口道。其语气亦如其气质般阴冷,让闻者禁不住生出胆寒之意。

    “多谢夸奖。”乔娘嫣然一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老者的反客为主,不过也未回答老者的询问,娇笑道:“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老者阴恻恻一笑,“老朽虫王。”

    江湖称蛊为虫。

    蛊,性阴,喜寒,蕴剧毒,存九命,可控人性,能断生死。以此足见其诡异难缠之处。蛊师,又称饲蛊者,能凭技艺掌控蛊虫,大都性情阴冷残忍,故虽存世不多,却是江湖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招惹的存在。

    乔娘笑容愈发嫣然,似令百花都失了颜色,“久闻不如一见,失敬失敬,”继而,她美眸微微一转,看向肃然静立的冷漠中年人,“那不知这位是?”

    “秋刀颌!”中年人冷冷回应,直截了当道,“你送去皇城的那幅画像是太子殿下的。”

    “哦?竟是六皇子殿下,果真是如传闻般的那般惊才绝艳。”乔娘面色不变,依旧言笑晏晏,“然后呢?”

    中年人面色稍缓,声音却依旧冷若寒铁,“殿下派我们二人来试探一下太子殿下,你随意。”

    乔娘美眸中秋波流转,随即妩媚一笑,“既如此,小女子斗胆邀请两位高人去我帮中休整几日,可否?”

    “嗯?”中年人眉头一皱。

    乔娘继续不急不缓道:“小女子想安排一下,不知两位高人可否成全?”

    “可以。”中年人冷声道。

    虫王阴森森一笑,微微点了点头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风行飘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