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3章 班内小插曲

    早晨练完拳,洗漱一番,封舟便和宫二一起,各自骑着自行车去上学了。

    前文说过,奉天模范学校是张雨亭在世的时候建立的,无论是硬件设施、师资力量以及名气都是东北第一。能进这里读书的,非富即贵。

    走到校门口,就看到许多轿车呼啸而过,要知道这可是民国十八年,奉天能开得起车的极少,这所学校门口,几乎凑够了全奉天的私家车。

    这三个月来,每次走在校园里,两旁走过的是穿着民国风校服、背着书包青春洋溢的少年少女,他都有恍然如梦的感觉。

    他在这里求学,可不是为了泡师姐宫二小姐,也不是为了低调吃老虎。

    他是想认真阅读国学,仔细的研读里面的哲理。

    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武学。

    华夏的武术,和华夏的文化密不可分,搞懂了华夏国学,对于研究明白华夏武学就事半功倍了。

    比如民国时期,许多武学宗师都是四十岁才扬名立万,巅峰期持续十来年,到五六十岁的时候身体机能下降,一身功夫也就开始退步了。

    满打满算,横行江湖也不过十几年时间而已。

    若是懂得哲学,再与武学结合,所谓智武双修,争取就能在三十岁之前达到自身武学巅峰。就不用把前面十几年的时间都耗在练武之上。

    想到这些有的没的,他慢慢走进了教室。

    班里的同学虽然都穿着校服,但各个都长的很不错,男的高大、女的俏丽,一看就是家里面条件很好的。

    当然,家里条件不好,或者没有什么名望,也进不来这所学校。

    像宫宝森这样的武学宗师,要不是担任过奉军东三省巡阅使兼奉军总教练,还不一定把徒弟和女儿塞进来。

    “封舟,听说你每天早起练拳,怎么还能来这么早?”

    一个同学问道。

    他是奉系元老韩林春的儿子韩旭磊,他长的有些小帅,但眼袋很深、脸色惨白,显然昨晚熬夜狂欢,现在还没缓过起来。

    封舟笑了笑,没说话。

    和一个熬夜玩的家伙讨论早起的必要性,他没那么清闲。

    而在此时,周围几个同学已经开始聊起了时事。

    “听说了吗?中央军和桂系开战了,你们说谁会赢?”

    “这还用说,当然是中央军啊,老蒋占据大义,李白二位与中央对抗,岂能取胜?”

    “那可不一定,这白建生‘小诸葛’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从镇南关打到山海关,东征孙传芳,西讨唐生智,论军事水平,可谓是一时无二,老蒋的中央军呢?打个孙传芳都费劲,走个泉城都吓破了胆,拿什么和桂军打仗?”

    “哈哈哈……”

    其他同学都哈哈大笑。

    尽管此时东北易帜,但奉系在东北依旧自成体系,大家对昔日领导大军北伐他们奉系的国军总司令自然没什么好感,能奚落就奚落几句。

    “那也不一定啊,老蒋可是有中央大义,到时候和中原的冯焕章,晋省的阎百川,再加上我们少帅一沟通,四方合围,这桂军还能飞上天去?”

    “话可不能这么说,老蒋占据中央大义,大搞裁军,想着独霸天下,那冯焕章会乐意?那个阎老西会乐意?还有我们少帅更不会乐意啊!当初我们老帅在的时候,那可是陆海军大元帅,如今少帅反倒要看他蒋主席的命令行事?”

    “说得对,要我说,只要这几方联合起来,老蒋只怕很快很快就会下台。”

    这几个讨论时事的同学,父辈都是奉系中的中层人员,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大权在握,但在奉系中却排不到座次。

    上位无望,后路无忧,无所顾虑,因此时常讨论一些当前政局,耳濡目染之下,这几位同学来到学校之后也会煞有其事的讨论几下。

    韩旭磊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小声对封舟说道:“要我说,张宗堂的父亲是电讯处处长,不用保密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会知道,等他到了问问他不就行了。他们讨论来讨论去,也是老调常谈。”

    封舟呵呵一笑,没有多说。

    只是没想到韩旭磊声音虽小,却传到了那几人耳朵当中,他们回头一看,见到韩旭磊趴着,封舟却在哪里坐着还脸带笑容,顿时不乐意了。

    一个人走了过来,说道:“封舟,我刚才听你说我们老调常谈,你可有什么高见?”

    “是啊,这蒋桂战争已经爆发两三天了,你说谁胜谁负啊?”

    “我们是老调常谈,你倒是有什么新鲜的看法啊?”

    “行了行了,人家封舟是武学宗师的弟子,动起手来一个打我们好几个,我们可别惹了他了。”

    “那是,封舟一心练武,对于天下间的大事哪里懂得?你和他置气干嘛?”

    ……

    你一言我一语的,这几个家伙瞬间就冷嘲热讽起来。

    韩旭磊直接惊呆了。

    他没想到自己几句话,自己的同桌倒是受了无妄之灾。

    他有心解释,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封舟却毫不在意。

    他三世为人,怎么会和几个十几岁的孩子一般见识,自然也不会将韩旭磊出卖,因此只是说道:“真是抱歉,我胡言乱语,大家不要介意。”

    他说了这句话,别人哼了一声,也就没说什么。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同窗叫做王元,乃是王永江的远方亲戚,王永江活着的时候,是张作霖的财政大臣,为他出力甚多,因此在奉系当中很受尊敬。

    王永江死后,他的亲戚便进入奉系财政部门,如今很受上面很受重视,因此王元一向自视甚高。

    此刻见封舟道歉,犹自觉得不满足,冷笑道:“封舟,你练拳脚厉害,不等于这军国大事也明白,不懂的事情别掺和,知道吗?”

    这小子还来劲了!

    封舟摇摇头,微微笑道:“蒋桂大战,谁胜谁负取决于湘南何芸樵的选择,他若跟随桂系,那就有的打,他若听从金陵,那么桂系必败。”

    “哈哈,你以为你是谁啊,说你几句你还真以为自己懂了?”

    王元一脸不屑。

    “就是,桂系曾经占领过两湖,何芸樵不过白建生手下败将,只怕未战先怯。”

    “就是,何芸樵不过有个小军阀,还能左右蒋桂局势?真是可笑!”

    “封舟,你还是好好地练拳吧,这时事之争,你还真不懂。”

    ……

    听着几个同学的嘲讽,韩旭磊越发坐不住了,一脸期期艾艾,欲言又止。

    封舟却是面色如常,嘴角还带着微笑,根本没有把同学们的嘲讽放在眼里。

    “大消息,大消息!”

    就在此时,一个同学冲进教室,大口喘着气。

    正是“消息灵通人士”张宗堂。

    “宗堂,有什么好消息?难道桂系打到湘赣了?”

    “是啊,是不是老蒋率军出征了?”

    ……

    同学们七嘴八舌,纷纷提问。

    “不是!是湘南何芸樵发表通电,宣布拥护金陵,率军讨伐桂系,听大人们说,桂系覆灭之日不远了!”

    “什么?”

    教室内一片寂静。

    所有人目瞪口呆。

    王元等人更是脸色涨红,口中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谁也没有想到,封舟刚才的话一语成谶,三言两语便将局势说的清清楚楚,还预言成真。

    要知道,他只是一个拳师的弟子,对时局和信息的掌握,肯定比不过这些在官宦子弟。

    而王元刚才的咄咄逼人和现在的一脸死灰,形成鲜明的对比。

    班里的其他学生看着封舟一脸淡然的样子,心中滋味莫名。这个转校生来班里时间不长,一直非常低调,没人把他放在眼中。却没想到他不怎么说话,一说话便技惊四座。

    “从今天起,他算是全班知名了吧。”

    许多人心中浮现这个念头。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明少江南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