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6章 我的师父是董海川

    封舟所会的八卦掌,当然是他在“蝙蝠侠前传”的世界里以亿万富豪的身份游历华夏的时候,向八卦掌练习者学习的,但那个时候是武学末世,真正精通八卦掌的宗师人物已经极少,他只学了一个形似。

    得到那本董海川亲笔所著之后,封舟一直将它放在身上,时不时的取出来阅读一番,体味字词当中的拳理,通过这本书,封舟算是对八卦掌这门功夫有些入门,但是距离宗师级别差的极远,但此时封舟施展的掌法身随步走,敏捷多变,正是八卦掌的味道,行家一看便知。

    因此宫二才有此问。

    “我的八卦掌虽然不够火候,但是我师父可是大大有名,说出来只怕吓着你。”

    “大大有名?如今天底下八卦掌宗师还有谁的名气大过我爹?”

    “那当然,宫二小姐科听仔细了,我这身八卦掌,授业恩师正是八卦掌祖师董海川!”

    宫二道:“你胡说八道!祖师爷已经去世几十年了,你才多大?再说了我跟着我爹,天底下会八卦掌的差不多都见过,怎么从来没有有见过你?你一定是偷学的。”

    封舟笑道:“孔夫子都去世两千年了,可还是‘万世师表’,也没人说偷学他的学问。董海川前辈亲笔所写的拳谱,后人读之,多少也会领悟到八卦掌的精妙。”

    “哼!狡辩!”宫二嗔道。

    封舟还想再说,忽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当初祖师爷晚年写了一本拳谱,本打算传到后世,却没想到庚子年间丢失在战乱当中,都说是被洋人抢走,阁下此言,莫非是说祖师爷的那本拳谱,在你手中?”

    封舟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大树后转出两个老人,前面那人眼睛明亮而深邃,犹如古松挺立,后面那人背着大刀,肩头上立着一只小猴。。

    单看前面那老人通身气度,便知道他不是别人,定然是八卦掌宗师宫宝森。

    果然宫二见状,便跑了过去,喊道:“爹。”

    她站在宫宝森身边,嗔道:“爹,这家伙也练了八卦掌,但是招式古里古怪,不成体统,不过他硬功强,怎么打也打不动。”

    宫宝森微微一笑,没有接茬,而是看着封舟笑道:“刚才骤闻先生手中有我祖师爷的亲笔所写拳谱,是以有些失神,不知先生能否拿出来,让宫某看一看?”

    宫宝森师从董海川的大弟子尹福,他小时候还被祖师爷指导过功夫,没想到事隔几十年,又重新听到祖师爷的遗物的消息,怎么不激动呢?

    封舟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本拳谱,说道:“这本拳谱被米国人夺走,机缘巧合之下被我得到,便辗转万里回国,就是想让前辈的心血重回故国,交到八卦掌宗师宫前辈手中。”

    宫宝森闻言,心神一震,不由得擦了擦手,恭恭敬敬的接过那本书。

    只见这本书蓝色封面,书函是白色的绸子,镶以红皮边,书名上写着“八卦掌述真”五个大字,旁边还写着“董海川”三个小字。

    翻开书页,果然是当年自己阅读过的祖师爷著述,里面每一个字都是笔力虬劲,又一笔一划,好无潦草之感,正是祖师爷董海川晚年亲笔所写。

    饶是宫宝森久历风霜,时隔几十年,重新看到祖师爷的著述,不禁泪流满面,喃喃道:“祖师爷的心血,竟然还能回到我辈手中,苍天有眼啊!”

    一时间,身体竟然微微晃动。

    “老爷……”

    “爹!”

    姜福星和宫二连忙一左一右扶住宫宝森。

    宫宝森回过神来,看向封舟,叹道:“庚子年乱,无数的珍贵宝物被八国联军抢走,老朽本来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祖师爷的这本亲笔所述,没想到却由先生送上门来,老朽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说完,便冲着封舟深深地鞠了一躬。

    “老爷……”

    “爹!”

    姜福星和宫二微微一惊,不由得同时喊道。

    宫宝森乃是当代宗师,武林中德高望重的人物,号称北方无敌,便是此时已经成了北洋最高领袖的东北王张雨亭,见了宫宝森也会保持表面上的尊重,更何况其他人?

    可是宫宝森面对这个年轻人,仅仅因为对方献上一本书,就对他鞠躬致礼?

    这只能说明,这小子不是吹牛,他手里的那本书也是祖师爷亲笔所写,否则能让老爷子如此激动?

    只是这个少年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能得到这本书?

    此时宫宝森已经回过神来,挣开姜福星和宫二的扶助,说道:“还问请教先生大名,来自何处?”

    “在下封舟,来自米国,偶然从一个参加过八国联军的米国退役老兵手里买下这本书,本来想着交给致公堂的司徒美堂先生,后来发现致公堂里组织混乱,所谓堂内有党,党内有堂,为安全计,我便返回华夏,打算将这本前辈心血亲手交到八卦掌后人手中。”

    司徒美堂是海外洪门大佬,曾经资助过孙逸仙博士,即使此时他身在米国,大名却传遍中原武林,宫宝森自然听过他的名字,此刻听到封舟提起此人,还对他的致公堂有一丝淡淡的不屑,对他的话便不由得深信了几分。

    “先生为了一本本门旧书,便不辞万里回国,老朽不胜感激。”宫宝森叹道,随即道:“外面风寒,先生就请屋里一叙如何?”

    “正要叨扰。”封舟笑道。

    几个人便一起走进院门,进了客厅。

    宫二眼见刚才和他交手的家伙年纪不大,来历却是不凡,便是海外的大人物都不放在眼里,心中便不由得升起了几分好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仔细瞧去,这才注意到封舟鼻若悬胆,目似朗星,皮肤白净,加上剪裁极其合身的‘洋鬼子’打扮,当真是丰神俊朗,英气照人。

    宫二不禁有些心慌,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忙手忙脚的沏了一壶茶水,端了上来,柔声道:“封先生,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喝茶。”

    “我就知道,把来历编的高大上一点,一准能唬住这帮土包子。”封舟心中暗想,口中却道:“多谢姑娘。”

    宫宝森仔细瞧了瞧封舟,见他细皮嫩肉,手上骨节如富家少爷一般,一点也不像是练家子。委实不敢相信他刚才以身躯抵抗自家女儿的八卦掌。

    再加上他西装革履,一副洋鬼子打扮,张口就提到海外的华人大人物,还什么“致公堂组织混乱,堂内有党,党内有堂”之类的点评,心中还是有些疑虑。

    便随口问道:“封先生年纪轻轻,便行万里路,家中父母可好?”

    封舟神情黯然,“我父母他们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这辈子估计都见不到他们了。”

    宫宝森闻言沉默了下来,片刻后,道:“人生天地间,孰能无死?生老病死寻常事,你也不要过度哀伤。”

    封舟两辈子都没见过父母,这第三辈子自然也没那个念想,刚才的神情黯然,也不过是飙演技而已,听到宫宝森的话语,也知道对方还没有完全相信自己,便道:“在下来到这里,固然想把八卦掌祖师爷的亲笔著述交到后人手里,但是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前辈成全。”

    “哦?”宫宝森笑道:“封先生不妨直说。”

    “在下从小好武,得到这本书之后也曾日夜苦读,奈何没有名师指点,始终难入门径,是以万里回国,也有求前辈指点的意图,晚辈这点念想,请前辈成全。”

    封舟看着宫宝森的眼睛,一脸诚恳的说道。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明少江南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