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十三章 大舅!

    中午,林大帅如约来到天天酒店,按照蒋曼妮告诉他的地址,走进了102房间。

    推门而进,见到十几人正在吃席,桌上的酒菜基本上都干光了。

    这十几人都喝得醉醺醺的,林大帅一眼扫过,他只认识坐在酒桌中间的蒋仁华,其他人都不认识。

    呵呵,果然是个鸿门宴啊,蒋曼妮这小妮子。

    原来蒋曼妮在她哥哥的唆使下,佯装要请林大帅吃饭,实则要在这间包厢里狠狠教训他一顿。

    今天刚好是蒋仁华的生日,学校跆拳道社团的学员,都来为蒋仁华庆生,而蒋仁华也刚好趁机摆下鸿门宴,黑林大帅一次。

    哐啷!

    门关了,蒋仁华的朋友们很快围了上来,他们手中拿着酒瓶子,刚喝完酒,借着酒劲大干一场。

    “林大帅,今天你死定了,兄弟们上!”蒋仁华嚣张冷笑道。

    林大帅邪笑着,淡定的站在原地,双手轻轻结印,施了个傀儡咒。

    “嘭!”

    “嘭!”

    “嘭!”

    酒瓶子乱飞,瞬间的工夫,蒋仁华带来的人就倒下一半。

    很快,另外一半也倒下了,就连蒋仁华也被一个酒瓶子砸的眼冒金星。

    这些人都是拿起酒瓶子往自己头上砸,而不是林大帅,这下子他们就郁闷了,这尼玛到底是怎么了,怎么都自虐了。

    蒋仁华迷迷糊糊的,这一切来得太快,太邪门。

    林大帅认真的看着蒋仁华,“蒋仁华,你吃饱了吗?”

    “吃……吃饱了。”蒋仁华越来越觉得林大帅邪门,战战兢兢的说道。

    林大帅再次认真的看着他,“那你喝好了吗?”

    “喝……喝好了。”蒋仁华搞不懂林大帅究竟想干什么。

    “我怎么觉得你们都没喝尽兴呢,拿起酒瓶子往自己头上砸这肯定是嫌酒没到位,这是向我抗议啊。来来,我亲自敬你,你可得赏脸啊。”林大帅走到蒋仁华身前,抓起酒桌上的一瓶青岛纯生,扒开蒋仁华的嘴猛灌。

    蒋仁华拼命挣扎,呛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但无论他使出多大的劲,都无法撼动林大帅。

    他一记飞腿扫过,林大帅轻松闪避,蒋仁华在林大帅面前,就像个小丑,要知道他可是北城的跆拳道冠军,竟然也不是林大帅的对手。

    “看来你还没喝够啊。”林大帅再次从酒桌上抓起一瓶老白干,使劲往蒋仁华嘴里猛灌,“听说,喝酒的时候,白酒跟啤酒更配哦,你放心,我这么善良的一个人,是绝对不会把你灌醉的,你尽管喝吧,痛快的喝,酒管够!”

    蒋仁华被灌了一瓶啤酒,又呛了一瓶白酒,两种酒混合起来,在他胃里翻江倒海。

    “一定还不够吧,来来,这里还有。”林大帅笑着拿起酒桌上的三瓶酒。

    一瓶青岛纯生,一瓶衡水老白干,一瓶红酒。

    将三瓶酒都塞进了蒋仁华嘴里,让他三瓶酒一起吹。

    此刻,蒋仁华连死的心都有了,刚才已经够难受的了,现在又三瓶不同种类的酒一起喝,这是虐死他的节奏啊!

    他拼尽全力挣扎,但林大帅的手就是无法移开,身体也无法撼动。

    三瓶酒终于下肚,林大帅刚刚将酒瓶口移开,蒋仁华就哇哇吐了一地。

    “我真是太善良了,你看,一下子给你敬了三瓶酒,一般人可享受不了这种待遇,蒋仁华,你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林大帅笑道。

    蒋仁华心里那个郁闷啊,心中把林大帅的老祖宗问候了一百遍,还善良?我草拟妹的,老子都快被你灌死了!

    他彻底蔫了,“大帅哥,有话好好说,我没摆鸿门宴啊,我们刚才是想给你表演铁头碎酒瓶的,真没有恶意啊。”

    “铁头碎酒瓶么,看来是我错怪你们了?好吧,来来,再试一下。”说着,林大帅而就拎起一个酒瓶,朝蒋仁华头上劈头盖脸砸去。

    这下蒋仁华欲哭无泪,怪只怪自己多嘴,非要说什么铁头碎酒瓶,这他妈不是自己找揍么。

    蒋仁华好歹也是个练家子,脑袋被酒瓶砸了两下,竟然也没昏过去。

    “看来你的头很硬,要不要再来几下?”林大帅一脸认真的看着蒋仁华。

    “不硬,不硬,一点都不硬……”蒋仁华连忙推脱,他可不想再挨上一酒瓶子。

    突然,他的眼神一变,嘴角竟然挂着一丝笑意。

    原来是他在跆拳道社团的小弟们,对他使了个眼色。

    刚才的十几人,现在已有八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打算偷袭林大帅。

    很快,八人围了上去,朝林大帅施展在学校学习的三脚猫跆拳道功夫。

    包厢内噼里啪啦乱作一团,从表面上看,林大帅被八人围殴。

    蒋仁华趁机赶紧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谢哥啊,这里有点小事,快来一趟吧,多带点兄弟,改天我请你。”蒋仁华说道。

    “卧槽!是谁敢在老子的地盘上动土!活腻了吧,我马上来!”电话那头的男子语气凶狠,挂了电话。

    蒋仁华的小弟还在围殴林大帅,不过,情况貌似有点不对头。

    怎么蒋仁华的小弟们越揍林大帅,他们的脸越肿呢!

    蒋仁华的小弟们打成了一锅粥,他们围在一起,互相狂扇猛踹,噼里啪啦干了起来。

    而林大帅就在他们围成的圈子下方,安静的坐着,还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

    蒋仁华都看呆了,心里郁闷的要死,都是自己的兄弟,怎么还互相干起架来了。

    蒋仁华的八个小弟都累趴下,坐在地上有气无力,而林大帅则站了起来,安静的抽着烟。

    望着林大帅这幅模样,蒋仁华气得肺都炸了,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只能等待援兵到来。

    不到三分钟的工夫,援兵终于到了。

    原来蒋仁华刚才是给枣谢打的电话,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蒋仁华咬牙切齿道:“哥们,你终于来了,快帮我收拾了这小子,这货太欠揍,狂揍一顿!”

    “谁他娘的不长眼啊,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欺负老子兄弟,仁华,是不是这个?”枣谢望着那道身影。

    此刻,林大帅背对着他。

    “嗯?这个身影好熟悉,似曾相识,不对……这……”枣谢越看越觉得熟悉。

    林大帅淡定的站在原地,慢慢的将那根烟抽完。

    蒋仁华却在心中暗笑,心想林大帅你完蛋了,这天天酒店由枣谢哥罩着,枣谢可是龙虎商会帮主的亲外甥,告诉你我蒋仁华也不是好惹的,看吧这就是我兄弟,你就等着被虐吧。

    他之所以跟枣谢认识,也是通过杨伟这层关系。

    杨伟跟蒋仁华都是体育系的,可以说是铁哥们。

    林大帅终于把那根烟抽完,将烟头随手一抛,烟头在半空中转了几个圈,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蒋仁华头上。

    林大帅轻轻吹了口气,还带着火星子的烟头,忽然一下子燃烧起来,然后蒋仁华那酷酷的黄毛发型一下子烧了起来。

    蒋仁华当即就吓得脸色惨白,连忙扑灭,但头顶还是被烧个一个圆圈,看起来就跟谢顶了差不多。

    不过人家谢顶都是外围一圈黑色的,而他却是一圈黄色,就跟套上了一个金箍一样。

    “哥们,快给我弄死他,弄死他!”蒋仁华疯狂尖叫,就跟母猪难产了一样。

    枣谢也正在纳闷的,这货究竟是谁,难道没听过我的大名,我亲自来了还这么嚣张,活腻歪了吧!

    他刚想招呼兄弟们上去把这人暴揍一顿,然而就在这时,林大帅却转过头,一脸邪邪的笑容。

    “大……大舅!”

    枣谢一看这不是林大帅么,当即就懵逼了!

    这是他大舅啊,见大舅如见亲舅,吓得屁滚尿流,直接给林大帅跪了下来。

    枣谢此时脸色惨白惨白,“大……大舅,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谢啊,大舅我可没有红包啊。”林大帅笑道。

    “大舅说笑了,外甥我还没给您赔罪呢,怎么能跟您要红包呢。”枣谢心惊胆战。

    那天林大帅跟韩雨轩离开龙虎商会基地后,杨龙虎跟枣谢讲了当天发生的事情,他吓得两天没敢出门,直到今天蒋仁华给他打电话,他才出来透透气。

    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了大麻烦,真是交友不慎啊。

    蒋仁华更是完全懵逼了,枣谢不是他请来的援兵么,怎么突然就给林大帅跪下了,还口口声声喊他大舅。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蒋曼妮也出现在这里,之前就是她把林大帅引来的。

    其实她的本意并不坏,怪就怪在她哥哥蒋仁华把她利用了。

    蒋仁华跟她说要跟林大帅再来一场比试,说是怕林大帅不来,就让蒋曼妮想方法把林大帅骗来。

    她也想看看林大帅被她哥哥虐的一幕,谁让林大帅称呼她那里为小馒头的。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蒋仁华其实是摆了一场鸿门宴。

    当得知哥哥的本意后,她甚至还有一丝懊悔,毕竟这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情,甚至手段有点下三滥。

    但见到眼前的这一幕,她彻底惊呆了!

    林大帅不仅安然无恙,而且枣谢竟然给林大帅跪下了,还喊他大舅,她脑子立刻凌乱了。

    难道林大帅跟杨龙虎是兄弟?不过杨龙虎的年纪是林大帅的两倍,枣谢不应该叫林大帅大舅啊。

    “外甥,你也知道我这人一直不喜欢暴力,我希望你也不要太暴力,接下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林大帅十分认真的看着枣谢,还拍了拍他肩膀,有模有样,乍一看还真想枣谢的长辈。

    最郁闷的就属枣谢了,他这个大舅说的话让他很费解。

    如果说大舅不喜欢暴力吧,那倒在地上的人又是被谁揍的呢?

    “大舅啊,你就饶了我吧,别再折磨我了,你说使用暴力咱就用,你说不用咱就不用,你的话真让我费解啊!”枣谢心中暗忖着,脸色就像被驴屁蹦了一样,郁闷死了。

    看着枣谢这幅模样,林大帅笑了笑,“外甥,我真的没有使用暴力,不信你问问倒在地上这群狗,到底是被谁揍得?”

    枣谢问了问。

    “外甥,你看我的确不喜欢暴力吧,除了蒋仁华那一酒瓶子,我就没对别人动过一根手指头,我真是太善良了。”林大帅这脸皮厚的简直没谁了。

    枣谢也知道他这个大舅有点邪门,于是很知趣的拎起一个酒瓶子朝蒋仁华走去。

    “谢哥,咱俩交情这么好,你可不能揍你兄弟啊!”蒋仁华脸色苍白,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哎哎,老弟啊,我也不想,但是我大舅不乐意,你想想我当然是跟我大舅亲呗,要不你也认个大舅得了。”枣谢说道。

    “枣谢,你可别忘了,我曾经给你的那些好处,那些妞若不是我帮忙,怎么会跑到你的床上!”蒋仁华也被逼急了眼,狗急也跳墙了。

    蒋仁华在威胁枣谢,但枣谢根本就不是个老好人,他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他。

    “蒋仁华,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敢威胁我了!”枣谢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

    “哼!今天我要是少一根毫发,我就把你那些事全都抖出去。”蒋仁华也不甘示弱。

    林大帅静静坐下来,点了根烟,吧嗒吧嗒抽着,饶有兴趣的在看戏。

    枣谢直接招呼他的小弟们,将蒋仁华堵在一个角落,噼里啪啦暴揍一顿,揍成了猪头。

    林大帅一根烟抽完,拍了拍手,“蒋仁华,今日我已经足够手下留情,你既没有缺胳膊断腿,也没有丢尽脸面,你知道刘产吧,他可是上过新闻头条的英雄人物,比起他的下场,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不过我对你的宽恕,完全是看在蒋曼妮的面子上。”

    “我?关我什么事啊?”蒋曼妮惊讶道,她还在门口扒着缝看着。

    虽然她很想冲上去帮哥哥,但她莫名的有点讨厌她哥哥了,习武之人,最重情义,最忌讳耍诈,这次哥哥的手段的确有点过头,被揍一顿长点记性也好。

    林大帅走到蒋仁华面前,继续说道:“我最看不起愿赌不服输的人,更看不起使诈的人,亏你还是北城的跆拳道冠军,我都替你丢脸!”

    蒋仁华听林大帅说着,想起前几天刘产的悲惨下场,脊背莫名生出一股寒意,他可不想裸奔,更不想上新闻头条。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轩辕齐翼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