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九十八章 计谋

    除了这些军队外,陈冠率领的布衣密探也扩充到二百人,其中大部分人员都派遣到颉鼓部各个氏族之中,成律的颉鼓氏、纳多兰德的纳多氏都是重点监控对象。其他邑落,无论实力强弱,均派遣了密探。

    这些密探深入不了各个邑落高层,但至少能将各部军队调度情况探查清楚。这也是商戢能稳坐钓鱼台,笑看纳多兰德与成律撕逼的重要依仗。

    成律本部,颉鼓氏邑落,小帅大帐之中。几名颉鼓部高层正在商议如何应对目前局势。

    “小帅,如今纳多氏气焰嚣张,与岺骨氏等几个大邑落勾结起来,步步紧逼,咱们还需想个办法,不能放任不管啊!”一个贵族装扮的鲜卑人站起身来,单手抚胸,向成律行了一礼,然后一脸忧虑的说道。

    “是啊是啊,小帅,这纳多氏狼子野心,不可不防啊!”大帐之中的其他鲜卑贵族也顿时纷纷附和起来。

    坐在上首的一名头戴毡帽,脚踏皮靴,腰间还挂着一柄布满各色珠宝的弯刀。脸上还有一道贯穿整个面部的刀疤,只不过虚胖的身材白净的肤色令这个本该凶戾的伤疤显得不伦不类。

    此人就是颉鼓部小帅成律!

    成律此人也不简单,早年也是一员悍将,是檀石槐亲军天狼骑中的一员万人都统。实力更是一流武将初期水平。

    数年前的汉鲜大战中,成律更是连斩多员汉军武将,后来被一员使戟的年轻武将盯上,一招就被重创,他脸上的恐怖刀疤就是当时留下的。

    虽然后来成律侥幸活了下来,却也因那一战,彻底丧了胆,空有一流武将的实力,却连普通二流武将都打不过。

    檀石魁禁卫军中当然也没了成律的立身之地,所幸檀石槐不是冷血之人,念其兢兢业业护卫多年,战功卓著,故将他打发到东部鲜卑,当个小帅。

    之前檀石魁身体健康时,成律靠着之前的香火情以及其他人不知道他的虚实,小帅之位坐的稳如泰山,但如今檀石魁病重,鲜卑龙城之中斗争激烈,谁都没心情理会他这个小人物。再加上其他迟迟没有显露出符合名望的实力,各邑落头人对其敬畏之心大减,这小帅之位也是越发风雨飘摇。

    成律无奈之下也越发消沉,不再过问部落中的其它事物,一心贪图享乐,不过区区几年时间,就从沙场悍将堕落成一个怯懦的白胖子。

    听闻下属的话,成律也是一脸的犹豫,他本人是不想起斗争的,只是虽然没了战心,但毕竟不傻,知道纳多氏如此肆意扩张,不加制止恐怕用不了多久就真的会取而代之了。

    “不如我们先等等,等龙城之中结果出来了,和连大人成功继位,请求大人主持公道?”成律试探性的问道。

    帐中鲜卑众人顿时一阵鄙夷,这成律还真是彻底废了,这种事情竟然还要让鲜卑龙城来主持公道。

    “不妥不妥!”一名胡子花白,上了年纪的鲜卑贵族摇摇头,否决了他的建议。

    此人叫窩魁,是颉鼓氏的智者,以足智多谋闻名,很是受到颉鼓氏众人的拥戴,连成律都得给他几分颜面。

    “不知智者觉得那里不妥?”成律开口问道。

    “先不说龙城之中何时能顺利结束,即使结束了,小帅,你可要知道,不能追赶猎物的猎犬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没有价值的东西在鲜卑之中只有被抛弃一个结果!”窩魁深深的看了成律一眼,提醒道。

    成律终究不是愚笨之人,闻言顿时明白了。他本来想靠着与和连、檀石魁的旧情,在龙城平息之后继续安坐小帅之位。但如果到时纳多氏已经彻底击败了颉鼓氏,成律不能展现自己的价值的话,被抛弃是必然的结果。对此,成律非常确信!

    “对于纳多氏的肆意妄为,不知各位有何高见?”打消了绥靖的念头,成律开始向众人寻求对付纳多氏的办法。

    “小帅,我觉小帅您应该以颉鼓部小帅的名义,集结军队,以纳多氏勾结汉人的罪名,将他们彻底消灭!”最早进言的那名鲜卑贵族出声道。

    商戢以及麾下的黑甲军在颉鼓部也算是凶名赫赫,不少鲜卑人都知道这样一直军队存在,不过他们以为商戢真的是纳多氏收纳的汉人叛军,并不清楚纳多氏与商戢的真正关系。纳多兰德为了借助商戢力量震慑心存异心的鲜卑人,也从来不向他人说商戢“听调不听宣”的本质。

    这名鲜卑贵族只是为开战找个理由,谁知道无心之下竟然真的说对了。

    成律面露难色,被打的丧胆之后的成律一直不敢轻易开战,深恐自己最后身死沙场,如今部下要求直接率军攻打纳多氏,成律很是犹豫。

    “小帅,此举不妥!”胡子花白的窩魁再次开口否决道。

    “智者,不知为何不可?”之前那名鲜卑贵族出声质问道。

    “纳多氏的纳多兰德也是一条老狐狸,他现在和岺骨氏等几个大邑落抱成一团,我们贸然起兵征伐,他们很有可能联手共同对抗。我们颉鼓氏的实力还不足以同时对抗那几个大邑落!”窩魁瞟了那名鲜卑贵族一眼,淡淡的说道。

    “不知道智者可有良策?”上方的成律开口问道。

    窩魁环视众人一眼,摸着花白的胡子说道:“不知道你们清楚纳多氏最近几个月来经历的事情吗?”

    大帐中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一人出声。纳多氏在两个月前还是一个濒临灭族的小氏族,在座的各位都是颉鼓部的大人物,谁有心情去关心他的死活啊。

    “两个月前,纳多氏被博科氏逼入绝境,眼看就要覆灭,那个汉人高襄带领的军队突然加入战场,帮助纳多氏击败了博科氏,然后加入纳多氏;三天后,博科氏尽起邑落中的四千军队,与纳多氏决一死战,高襄率军助战,消灭了钶壑氏的两百精锐,打跑了钶壑氏勇士偲户;一个月后,更是高襄亲自率军担任前锋,夜袭了钶壑氏营地,吞并了钶壑氏。”

    “据我得到的消息,钶壑氏中阊黄都是死于那个名叫高襄的汉人之手,偲户更是被他一枪刺死!非但如此,钶壑氏中阊黄的亲卫队也是被那支汉人军队所消灭!”

    一听此言,大帐中顿时响起一阵骚动声。阊黄的实力众人是知道的,在整个颉鼓部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强者,没想到竟然被这名不起眼的汉人所杀!另外钶壑氏亲卫队也是名震颉鼓部的强军,却被那汉人军队全歼,这确实令大帐中的众人感到吃惊。

    “智者的意思是?”成律心中一动,看向窩魁,轻声问道。

    “欲除纳多,先灭高襄!”窩魁沉声说道。

    “怎讲?”

    窩魁先是向成律行了一礼,然后不急不缓的继续说道:“头人,纳多氏能有今日,这个汉人将军和其率领的军队功不可没,一旦没了这支汉人军队,纳多氏就像断了一只手一样,到时候我们想要除掉他,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智者,不知你有何妙计除掉这支军队?”成律焦急的询问道,对成律而言,能不打战还是不打仗的好。

    “头人,想除掉那只汉人军队,其实也简单,我们可以从他们的身份入手。”顿了顿,窩魁继续解释道:“那支军队全是汉人,我们鲜卑和南方的汉人一直势不两立,几年前汉人的皇帝还派遣军队进攻我鲜卑腹地,幸赖长生天保佑,檀石魁大人英明神武,击败了汉人大军。但我们各部被汉人所杀的鲜卑族人可不少,只要我们抓住他们身份为题不放,逼迫纳多兰德将这支军队驱逐出去。”

    “如果纳多兰德同意驱逐高襄,那就是自断一臂,将来我们收拾起来也简单多了;如若他敢不同意,那他就站在了各部鲜卑人的敌对方,其他与纳多兰德较好的大部落也不会再帮他,到时候本帅振臂一呼,以扫清叛逆惩治入侵汉人的名义起兵,定能一战而下!”成律站起身,接过窩魁的话头,兴奋的说道。

    窩魁被抢了发言的机会,却也一点都不恼怒,以欣慰的目光看着成律。虽然说目前成律武力方面处于半废状态,但脑子还是好使的。凭借这一点,继续统帅颉鼓部还是没有问题的。

    “哈哈哈,小帅英明!”窩魁一拱手,恭贺道。

    “小帅英明!”其他人也趁势纷纷拍起马屁,一时间大帐中全是恭贺之声。

    “好了,就按智者的注意办,派遣人员开始制造声势,务必令各个邑落中都出现讨论高襄身份的话题!”成律一挥手制止了手下的恭维,意气风发的下令道,看其声势,甚至还有点往昔悍将的姿态。

    “属下遵命!”帐中诸位鲜卑头领立刻齐声回复,然后纷纷离开帅帐,打算执行成律命令。

    没人注意到的角落里,一名刚刚参加完会议的鲜卑贵族悄悄招呼过来一位牧民,在其耳边低语几声,然后这名牧民迅速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束甲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