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五 大战欲起

    第二天,赵慎带领四百名骑兵归来的时候,纳多兰德虽然因为来的不是黑甲玄骑这样的精锐强军而感到有些失望,但还是给予了热烈的欢迎。

    “主公,末将起来复命!”

    “一路上顺利吗?邓主簿可有交代?”邓言目前是商戢军中的行军主簿,负责管理粮饷军秣等一应事务,算是军中商戢之下的第二人。

    “主公,邓主簿让我给您带话,请你放心征战,他会帮您看好家的。”

    “好,黑水塞中有邓主簿坐镇我是放心的。”

    “主公,末将这次回来,除了带来了四百轻骑兵,还带来了陈冠先生。”

    目前黑水塞中,能指使陈冠的只有邓言了,苏桓都没资格插手陈冠负责的事物。

    商戢脑子一转,就明白了邓言的意图,开口道:“将陈先生请过来。”

    不多时,一副普通骑兵装扮的陈冠就来到了商戢面前。

    “冠见过主公。”

    商戢扶起陈冠,轻声说道:“陈先生来的正是时候,我军孤军深入草原,对这里的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如今有了陈先生帮扶,这才不至于对周围情况一无所知。”

    “主公言重了,此乃冠之本职,不敢当主公盛赞。”陈冠谦虚道。

    “柏首,不知这次你携带了多少【布衣密探】?”

    陈冠声音低了三分,小声说道:“回禀主公,因时日还短,条件有限,【布衣密探】只训练出三十名!此次主公谋划风险甚大,对情报需求极高,冠自作主张,带了二十名前来。其中大部已经在来的路上散布出去了。目前军中只有五名伪装成普通骑兵,以防万一!”

    “柏首的安排我是放心的,只是这次行动事关重大,还请柏首多多费心,周围部落有任何异常务必第一时间向我汇报!”商戢郑重吩咐道。

    “是,主公放心!”

    “主公,纳多兰德求见!”刚说完,军帐外就传来了刘猛的通传声。

    “主公,冠告退!”陈冠见状,立刻起身准备退下,陈冠是秘密前来的,也不打算暴露身份,所以他准备主动避让一下纳多兰德。

    “无妨,陈先生不如先假装为我的侍卫,也好具体见见这个纳多兰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商戢挥挥手,拦下了准备退下的陈冠。

    “也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一下敌人也好。”说着,陈冠身体一阵变换,从一个普通轻骑兵的装扮变成黑甲玄骑。

    商戢见状也不奇怪,【布衣密探】会的技能没道理作为他们的训练者的陈冠不会。不仅如此,陈冠的变化更加高级,更不容易被识破。

    “请纳多头人进来。”见陈冠做好准备,商戢高声说道。

    不多时,纳多兰德进入了军帐。

    “哈哈哈,我亲爱的朋友,欢迎新的一批朋友来到我们纳多氏。”纳多兰德上来就给了商戢一个热情的拥抱,用一种激动地语气说道。

    “还得感谢头人给了我们一个容身之地。”商戢强忍着对方身上浓烈的膻腥味,和他进行了一个拥抱。

    “对于朋友,我们一直是热情好客的。”纳多兰德闻言顿时笑呵呵的说道。

    商戢心中一动,也接着说道:“当然,我们对于朋友也是感激的,有任何人胆敢侵犯我们的朋友,都要直面我们的长枪利箭!”

    纳多兰德闻言一喜,然后故意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神色。

    商戢很是上道的主动问道:“怎么,尊敬的头人,有什么事令你苦恼吗?”

    “哎!”纳多兰德长叹一声,故作犹豫的说:“没什么没什么,没有什么事情值得烦心,高襄兄弟你只需要痛饮马奶酒,安心欣赏姑娘们的舞姿就好。”

    商戢暗自不耐,心中腹诽道“这个草原蛮子那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打仗还不直说!”表面上却一副生气的样子,佯怒道:“纳多头人,难道你没有将高襄当做真的朋友吗?为何要隐瞒自己的难处?”

    纳多兰德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接着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认命一般长叹一声,问道:“高襄兄弟,不知你还记得上次的马匪吗?”

    “怎么?那些马匪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还敢前来进犯?”商戢佯装愤怒,大吼一声,反倒将纳多兰德吓了一跳。

    飙起戏来,商戢表现丝毫不逊于奥斯卡小金人得主。

    “高襄兄弟有所不知,那些马匪势大,经常劫掠我们热爱和平的牧民部落。上次幸得高襄兄弟援手,这才击溃了他们,现在过了两天,他们要再度卷土重来,我这才不得不寻求高襄兄弟的帮助!”

    纳多兰德神情悲戚,双目含泪的看着商戢叙述道。

    纳多兰德的伤心是真的,但不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大战,而是为自己消失的财货伤心。

    之前博科氏撤退前都说要向成律小帅控诉纳多氏勾结外人谋害鲜卑的罪名,纳多兰德这个老狐狸当然也想到了这点。就像商戢承担不起通敌卖国的罪名一样,纳多兰德同样也不能承受勾结汉人的罪名,一旦坐实了这个罪名,那就是鲜卑共敌,檀石槐都保不了他。

    说起来,这条老狐狸也是很有魄力,连夜将部落中的财物集中起来,加上自己这么多年积攒下来老本,一口气全给颉鼓部小帅成律送去了!

    反正纳多氏如果过不了这一关,连自己的性命都没了,还要财富有何用。对于这一点,纳多兰德还是有着清醒认识的。

    成律贪财好色,见大堆礼物堆在自己面前,当即就按照纳多兰德的意思,将商戢定性成前来投奔的汉朝叛军。如此一来,博科巴特控诉的罪名当然就不成立了。

    一番操作下来,商戢的身份问题解决了,但纳多氏多年积累下来的财富也进了成律的口袋。

    晚了一步的博科氏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博客巴特当场就摔了两个黄金酒杯,并扬言要尽起邑落大军,将纳多氏杀个片甲不留。

    “纳多头人莫慌,告诉我这些马匪有多少人,实力如何,大致何时会来进犯?只有知道了这些我们才能从容应对。”商戢并不惊慌,从刚才纳多兰德还有心情和自己飙戏就能看出,博科氏并不是什么绝对惹不起的存在。

    “高襄兄弟,那些马匪人多势众。总数得有五千之众,上次一战损兵折将,但现在至少还能调动三千人三阶勇士来犯。”纳多兰德面露悲戚,形势确实很严峻。

    “纳多头人,不知我们纳多氏现在还能调动多少勇士迎战?”商戢反问道。

    “族中勇士为了抵御马匪威胁,也是损失惨重,目前精锐之士已经不足八百了。”纳多兰德哭丧着脸说道。

    其实纳多兰德谎报了数据,纳多氏虽然确实损失惨重,但是拼拼凑凑还是能拉出一千人马的。只是纳多兰德也并不信任商戢,特意保留了两分实力。

    “头人的八百勇士,再加上我这七百儿郎,这么说起来我们只有一千五的兵力可用?数量只有敌人一半?”

    “确是如此!”纳多兰德为难的点了点头,心中也有些忐忑,生怕商戢见敌军势重,放弃纳多氏跑了,假如真的这样,纳多氏可只有真的只有变成马匪一条出路了。同时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刚才应该将部落实力夸大几分,给这个高襄壮壮胆。

    商戢当然看出了纳多兰德的忧虑,自信一笑说道:“头人无需担心,我们永远和朋友站在一起,更何况区区三千敌军,我高襄还不放在眼中!”

    商戢当然不会就这样贸然放弃了纳多氏,好不容易在这混上了一个合理的身份,转身脱离之后可就再也没有如此好的机会了,更何况就像商戢所说,三千普通三阶士卒,商戢还真不需要惧怕。在大草原上搞重骑冲锋对阵,黑甲玄骑对上十倍的敌军也可以杀个三进三出!

    纳多兰德半真半假的挤出两滴眼泪,感动的说道:“我以长生天起誓,如果能度过此难,纳多氏必定和高襄结为兄弟!”

    “纳多头人言重了。”商戢回了一句,避开了结拜的话题。即使是假装的,商戢也不愿意与胡虏结为兄弟。

    刚才冲动之下说出结拜之言后纳多兰德立刻就后悔了,现在看商戢没有认真探究的意思,纳多兰德也顺势岔开了话题。

    “高襄兄弟,据我估计,这波马匪会在两天后到达,还请兄弟做好准备,防止到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纳多头人放心,我军随时可以出战。”商戢点点头保证道。

    “如此我就放心了,现在我就回去整顿氏族,为后天的决战做好准备。”

    “代我送送纳多头人!”将纳多兰德送离了军帐,商戢对同行得刘猛交代道。

    “纳多头人,请!”

    “有劳将军!”

    纳多兰德离开后,商戢身后的陈冠一阵变换,恢复了原本的造型。

    “柏首,你看这个纳多头人如何?”

    “此人身具枭雄之姿,主公切莫不可大意!”陈冠严肃的说道。

    “哦?怎讲?”商戢好奇问道。

    “刚才他发现了属下的异状,目光几次投来,但都克制住了,是个擅长隐忍之辈,主公还需小心防范。”

    “多谢柏首提醒,戢明白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束甲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