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出关之后

    “师傅!”,悟真道人双目一红,悲喜交加,向金顶峰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拜伏之声不绝于耳,陆缓赶来的人们无论军衔、尊卑、长幼亦或是否为青霖弟子都虔诚地拜倒,黑压压地一片。

    毕竟,正道大势将去之危难时刻,尚有踪迹可寻的青松真人已然成了他们心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天知道,如果青松真人也不知所踪,如果没有这根带着传奇色彩的精神支柱,以六大派为首的正道弟子究竟还能不能撑到今天。

    绝名也向着峰顶当头一揖,因为他是代表白衣风未然前来与青松真人会面,所以不能执后辈之礼了。

    “罢了,你们起来吧。悟真,你先请绝名小友上金顶峰来,我有话要与他说。其余人各回岗位,散去吧。”

    “是,师傅。”悟真道人领着青霖派数百弟子再叩首三次,命各人各回岗位,独自引领绝名向峰顶走去。

    沿山路攀千余石阶,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小小的道观倚天绝壁嵌在一面刀削斧劈般的山壁里,飞拱流檐、庄严肃穆地耸立在峰颠之上,与周遭天地浑然一体,其精其巧其秘其神,实非语言所能形容。

    绝名由衷地叹道:“青霖派威名垂千年不朽,派中能人实在了得,深谙建筑应合天道之至理!”

    前面带路的悟真道人转过头来微微一笑,神色间自傲非常,“此观名曰得天,是吾派红枫祖师以一人之力所建,巧夺天工,道观成而有青霖,自是我们青霖一派的灵气之本,福祉之根。红枫祖师就是在此观中肉身白日飞升的。”

    绝名微笑点头,赞叹不已。

    已经至道观门前,悟真道人神色为之一肃,甚至气息也放得缓了,“弟子悟真,已将风前辈门人绝名带到,请恩师明示。”

    “好,你先下去吧。一个时辰之后,请青霖派诸位长老及其他五派掌门齐聚此地,我有事宣布。”

    随着语声遥遥传来,两扇朱漆观门无风自动,缓缓由外至内打开了。悟真未敢多留片刻,答了一句“是,师傅”,便飘身下山去了。脚步迅疾,看来心中高兴舒畅至极。

    “绝名小友,请进来吧。”青松在观内说道。

    绝名一揖到地之后,轻轻举步,缓缓迈出道观,待到他身影隐入道观之中后,两扇观门悄无声息地在他背后关闭了,像是曙光乍现后重又将一个惊天的秘密幽闭起来。

    绝名进入幽暗的观内,双目顿时神光湛然,瞬间已经将观内情形掌握胸中。神台之上,右侧是老子神像,左侧是一位仙风古道、五络长髯的洒脱道人,台前三枝香火缭绕向上飘去,火头明明灭灭,映出案前一个盘膝而坐的道人身影,正是闭关十年之久的青松真人。

    绝名在青松真人身畔一个蒲团之上盘膝坐下。闭目调息,不言不语。

    “风兄可好?”良久,青松真人问道。

    “家师尚好,月前留书一封,让我来见您,有话相传。”

    “那你说吧。”

    “家师着我见到您后,先问一个问题”

    “问吧!”

    “什么不可道,什么不可名。”

    又是沉默,如天地未分时令万物窒息的混沌与黑暗。什么能启以光明?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青松道人悠然叹了一声,“道心通玄牝,心不可道,心不可名!”

    绝名默然,凝神而思。

    半晌,绝名道,“家师又着我问您,我能做些什么?”

    青松仰首向天,长笑一声,“风兄啊风兄,你终于能够放得下了。”说罢转向绝名道,“现在开始,你便是我,便是风未然,便是七大宗师。青霖派便是你以后的班底,你将带领他们收复白道失地。”

    言罢,长身而起,绝名大吃一惊,虽然他已经想到恩师自他十五岁起带他上山,十年苦修,参详武道兵法,却从未言及要他担此挽救天下的重任,对他来讲,虽然已经想到此次重任在肩,但这巨大的、不可能一身挑起的担子却实在来得太快、太早、太突然了,他怎能不惊?

    “不用迟疑,风未然于此时选你前来,其意已昭,咱们出观去吧,我随即当众宣布此事。”“可是,真人,现在您是天下白道的希望所在,是当之无愧的白道精神领袖,小子却才出江湖,才识浅薄,何能担此大任?”

    “天地玄机,冥冥造化,须历千劫而守心智,心智不移,道法乃成。一切都在过程中。曾经,便是现在,现在,便是未来。你的过程便在于此,而我们则将往另外一个过程中去了。”青松道人语带玄机地说道。

    无论怎样,绝名都已经知道,自己要面对目前残局的这个过程不可逆了,既然如此,只能顺从。

    “小子自己还有一个问题,因一直未见家师,想请教前辈。”

    “但问无妨。”

    “家师不仅让晚辈来见您,同时还让晚辈遍寻当时不平峰上其他五大宗师,如果我依道长所言,怕误先师之命。”

    “呵呵,这你不必担忧,他们会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会在想见你的时候见你,如我今日出关见你一般无二。你,终究会见到他们的。而我们,也会再次相见的。”青松道人微笑说道,双眼之中有丝丝缕缕的光华散出,仿佛看到了未来的什么。

    “可是,六派掌门及青霖诸位长老……”

    “咄!”,青松道人一声大喝,“绝名,你可知道,出世便是入世,入世只为出世!如果这一点你都放不下,你怎配做风未然的徒弟?”随即,语声又是一缓,“一切都在本心,都在你自己。不必再说。出观吧。”

    “出世即是入世,入世为了出世……”,绝名在心中默默念着这句话,似有所悟。

    “唉……”随即,绝名也在心幽幽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副沉得不能再沉的担子终于落在了自己肩上了,再也无可推卸了。

    前途渺茫,而未来是一片迷雾,只有七大宗师这样的智者才能间或启以一丝光明。可这丝光明显得太微弱了,绝名,他究竟会经历些什么?他的未来将去往何处呢?

    得天观外,青霖派五大长老,五大派五大掌门,这些位高权重的高人们已然静候多时,但眉宇神色间的兴奋与期待却是无法按捺。青松真人是他们最后的期待,他们盼望这个时刻已经太久太久了。

    微风起,观门开,青松道人与绝名一前一后出得观来。众人大喜,青霖派五大长老均拈须而笑,而其他五大派掌门也是个个面露喜色。站在最远处报讯的悟真道人再次跪倒,口中高喊,“恭迎师傅出关,带我们收复失地,重振白道声威。”

    看到此情此景,绝名心里禁不住苦笑,如果片刻之后青松道长宣布将由他绝名来替代七大宗师统领天下白道反抗洞仙教的荼毒,天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青松先令悟真道人起身,而后向场中各人一一含笑还礼。

    “诸位好,十年了,自平世峰一战后,青松两世为人,真是不堪回首。如今天下大势,我早已知晓,但贫道实是无能为力。天之幸也,风未然的门人绝名小友正值此时艺成出世,唯有他能统领诸位,共攘大义,遏制魔焰,收复失地,救万民于水火,振我道之声威。”

    “从现在起,他便是我,便是青霖掌教,便是七大宗师,此是缘法,更乃天命,不可违,还望各位谨记之,辅佑绝名,收复白道山河,给我白道弟子及万民一个交待。此间事已了,不必留我,我自去也。你们好自为之吧。”

    言罢,身形骤起,只见一道淡淡的青影从金顶峰上旋然而起,直直向北划空而去,真如得道神仙一般,转瞬不可见,只余下这金顶峰上十三人。

    绝名真真正正的大吃一惊,他以为青松真人与众位白道高人已是十年未见,怎也该盘恒少叙几刻,哪料得青松真人这般干脆,刚出观来便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言了之后更是拂衣而去,不留半点余地,这可真是一了百了了。

    峰顶其余十二人更是瞠目结舌,惊立当场,任是谁做梦也不会想到,苦等十年之后,竟然是这样一个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离奇怪异的结果。

    刚刚站起身来的悟真道人张大了嘴,不由得手指绝名,“你,你,你,”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下震骇是可想而知了。

    倒底是青霖派五大长老之一的青玉真人老成持重,十年来,正是他打理青霖派上上下下,居功至伟。青玉真人惊呆片刻,最先回过神来,见悟真手指绝名,而绝名则尴尬万分地立在当场,忙大喝一声,“悟真,不得对、对、对绝名小兄无礼!”

    青霖五大长老都是青松真人的师兄,艺业高深,罕遇敌手,由于本是修真之人,更是性情平和、与世无争,尤其青玉真人,治教才能可比青松,且性情更见温和,虽然实际上执掌青霖十年之久,但从未自骄。

    可是,连他也无法接受青松青人留言而去,再不知所踪,而将青霖掌门乃至白道至尊之位都交给了面前这个年纪未满三十的年轻人。所以,他震惊之下仍然不能自持,偷偷地将掌门一词换成了“小兄”。不过,话刚出口,青玉真人便有些后悔,暗恨自己不尊掌教之命,这不是摆明了对绝名目前地位的不认可么?

    不过,绝名倒很坦然,并未在意。其实他性情天生洒脱,本对称呼怎样是无所谓的。金顶峰上,众人皆默然,时间过得慢极了,每个人都心事重重,脸生忧相。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断章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