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章 入狱

    夏辉愣了一下,旋即变了脸色,这教尉是什么意思呢?夏辉自问除了火祸定理隐瞒了,其他都是如实说的。

    “校尉大人,你,你是不是搞错了?”夏辉急道。

    校尉不屑地看了夏辉一眼,冷笑着道:“搞错?哈哈哈。你自以为这计谋很高明!殊不知错漏百出。分明是你施暴于杨夫人,生怕事情败露,杀人灭口,又以火灾为由毁尸灭迹。”

    你以为你是编剧啊!这校尉也太会瞎扯了吧,这都能想出来?自己为了救人差点连命都丢了,现在却反过来被白白冤枉。

    夏辉心里有些恼怒,咬着牙道:“大人,我刚才所讲每一句都是事实,我绝对没有对杨夫人有不轨!”

    “小子,你不用狡辩了,来人,把他抓起来。”

    几个官差冲了上来,拿着刀把夏辉团团围着。

    夏辉眉毛一挑,怒道:“大人如此胡乱猜测,冤枉好人。难道我们大靖朝的律法不是讲究真凭实据,而是全凭胡猜断案的?”

    校尉哈哈一笑道:“胡猜断案?哈哈。你还想狡辩!你虽然讲得似模似样,却是漏洞百出,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

    “校尉大人口口声声说我讲得漏洞百出,不知道有何漏洞,我倒是想听听?只怕是大人胡乱猜测,自以为是!”夏辉讽刺道。

    校尉轻蔑地看了夏辉一眼,不屑道:“既然如此,我就说与你听听。第一,借定时纸研究易术,一派胡言!我学易多年,还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第二,夜里占卜得出火灾卦象,就匆匆从城南赶来城北,你身为易院学子,难道不知道六爻占卜术的准头?难道为了一个可能,就深夜从城南赶到城北?这是笑活!第三,你说你是来叫杨夫人避祸的,你为何进屋后要关门?不是应该直接拉她们出来吗?你关门干什么?”

    夏辉听了一时哑言,自己研究易术定理的事不能说,火祸定理能百分百确定火祸更不能说。之所以关门,是因为杨夫人不信任自己,自己迫不无奈才强硬进入,这也不能说。

    娘的,这狗官不去抓凶手,怎么反而抓起我来!

    夏辉怒道:“你***胡扯什么!杀人凶手不去捉,在这一派胡言。”

    那校尉听到夏辉居然骂自己,脸色一变,大怒道:“快把这人绑起来,收监入狱!”

    旁边一个官差低声问道:“校尉大人,他可是易院学子,真的要收监吗?”

    “当然,难道没有听到我刚才所说吗?他就是凶手。此人衣冠禽***淫掳掠、丧心病狂,我们绝不能让他逍遥法外。”校尉正义凛然地道。

    夏辉听得肺都要气炸了,这易司校尉分明是针对自己。

    几个官差立刻冲了上来,要绑夏辉。

    “夏公子,得罪了。”一名官差压低声道。

    夏辉一看,这名说话的官差,正是当日给他送匾额的领头。

    这校尉认定自己是凶手,夏辉知道挣扎也没用,只能暂时被收监入狱了。

    夏辉把杨小萱轻轻的递到刚才说话的官差手上,恳求道:“官差大哥,这小女孩现在举目无亲,请你一定要好好安置她,实在不行,麻烦你把她送到城南医馆王仲王大夫那里,谢谢你了。”

    那官差点了点头,一把抱过女孩,身后几人立刻用绳索把夏辉捆绑了起来。

    此时,杨小萱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睡眼惺松,娇声道:“哥哥,娘在哪里?小萱要娘,小萱要娘。”

    夏辉心头泛起一阵酸楚,叫道:“小萱。”

    杨小萱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哥哥被绳子绑着,再看那抱着自己的是个陌生人,她身体不断挣扎,伸出双手哭道:“哥哥,我要哥哥。”

    夏辉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轻声道:“小萱别怕,那些官差大哥不会伤害你的,他们是好人。”

    “他们不是好人,是坏人,坏人要抓哥哥。”杨小萱哭着道。

    夏辉顾不得安慰杨小萱了,再一次对着那大哥道:“这位大哥,小萱就麻烦你了,请你一定要安置好她,拜托了。”

    “你放心。”领头官差道。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夏辉被压着走向易司监狱,在场的不少人都议论纷纷。

    “这小哥真的是放火杀人吗?我看不像啊,倒是他救了那女孩。”

    “你没听到官老爷说吗?说得很有道理,这分明就是凶手。”

    “三更半夜,私闯寡妇宅子,还关上门,这会是好人吗?”

    .......

    此时还在深夜,街道上落满了黑暗,一队官差押着夏辉往易司赶去。

    夏辉双手被绳子绑得紧紧的,随着几名官差在石板路上快走,心里其极不爽。看着骑在马背上的易司校尉,夏辉把这个人狠透了,心里把他祖宗骂个透。

    低矮的大牢,阴暗潮湿,空气混浊,阵阵发霉味传进鼻子里。夏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只觉一阵阵阴冷的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

    借着墙上稍弱的灯光,夏辉打量着这个大牢,阴暗的监狱里有五个牢房,每个牢房都十来方,有两个牢房里关着犯人。

    “站好!”一名狱卒大声喝道,给夏辉带上手镣脚镣,然后才把夏辉身上捆绑着的绳子解掉。

    这些手镣脚镣乃是铁锁链制成,甚重,夏辉恳求道:“这位大哥,能不能不带这东西,你放心,我不会逃跑的,因为我是被那校尉冤枉的。”

    狱卒哈哈一笑:“冤枉?每个进牢房的人都说自己是冤枉的,都说自己没杀人,最后呢?还不是认罪了。别废话,快进去!”说完将夏辉一把推进牢房里。

    夏辉一个踉跄,差点扑到地上。

    昏暗的灯光,斑驳的墙壁,整个牢房显得十分阴森。夏辉颓然地坐到地上,心中阵阵苦楚,今晚的事情实在太过离奇了,先是被人放火,然后杨夫人葬身火中,现在自己又被关到牢房里。

    事情怎么发展到这地步?究竟是谁想要杨夫人母女的命?

    夏辉心里猛跳了一下,他想到了明明应该已经“死了”的活人刘林。

    这和他有关吗?一年前杨家的火灾难道也是人为放火?或许这是一个凶杀案,有人要活活烧死杨家三十多口人,夏辉越想越是心惊。

    究竟是谁呢?自己想要清白,离开这个鬼地方,只怕也要抓到这个放火的凶手。

    正在夏辉沉思间,一阵大笑声从牢房响起,“哈哈哈......”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南易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