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八章 神秘老道

    “阿辉,你怎么了?”一旁的夏父、夏母看到夏辉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定时纸,一言不发,忍不住问道。

    “阴阳二命煞星通,化解灾难迎生重。”夏辉全身心都被这两句吸引了,竟然没有听到身旁夏母的叫喊。

    看到夏辉仿佛入了魔似的,依然默不作声,夏母摇了摇他的手臂,急道:“阿辉,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夏辉清醒过来了,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没,没什么。”

    “怎么看着那定时纸入神了?”夏母皱眉问道。

    夏辉没有回答夏母的问题,反而问道:“娘,我的定时纸是在哪间易馆撰写的?”

    夏母微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当时我在坐月子,是你爹去找人撰写的。”

    夏辉急忙问道:“爹,是找哪间易馆撰写的?”

    “这个......这个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夏父一脸茫然,用手指挠了挠脸,不好意思地道。

    夏母不悦道:“儿子撰写定时纸的事情你也能忘记?你的心思全都放到地里去了。”

    在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来历,这实在太骇人听闻了!夏辉必须要把这事情搞清楚,否则自己睡也睡得不安稳。

    夏辉急道:“爹,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冯氏易馆?或者赵氏易馆?还是其他易馆?”

    “好,好,我想想。究竟是哪家易馆呢?”夏父挠了挠头,低头沉思,脸上也有了几分急色。

    良久,夏父却迟迟未有说话,夏母不耐烦地道:“怎么样?想了这么久也想不出来吗?”

    夏父急得跺脚,摇头道:“怎么想不起来了?我不记得去过哪间易馆啊,完全没有印象,那易馆到底在哪里?”

    “你发什么傻,你不去易馆,你到哪里找易师撰写定时纸的?”夏母骂道。

    看到夏父脸上茫然的样子,似乎真的没有去过易馆。夏辉试探问道:“爹,这定时纸你会不会不是去易馆找易师撰写的,而是在榕树下或者路边的摊位找人撰写的?你好好想想?”

    夏母忍不住骂道:“你居然没有去易馆找易师,而是随便找个人撰写阿辉的定时纸!你想害死儿子啊!”。

    “娘,你别骂,让我爹好好想想。”看到夏母想发彪,夏辉连忙制止。

    夏父皱眉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激动地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怎么样?找谁撰写的?”夏辉心里一喜,急道。

    “我,我,我......”夏父却是脸色剧变,张大嘴巴,竟然说不出来。

    你倒是说啊,别我我我了,夏辉也怒了,如果不是自己爹,都想一巴掌拍死他了。

    夏辉压抑着心中的怒气,轻声问道:“怎么样了?你不是想起来了吗?”

    夏父尴尬地看了看夏辉二人,不好意思摸了摸头,“我不知那老道士的名字,忘记问了?”

    夏辉皱眉道:“老道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在哪里撰写这写时纸了?”

    夏父又想了一会儿,缓缓说道:“那天早上,我带着阿辉的生辰八字,往青南城赶去,打算到易馆请易师撰写定时纸的。半路上遇到了一个老道士,他向我问路,然后我就给他指了方向。”

    夏父惊叹道:“那老道士可神了,原本问了路,就要离开的,却不知怎的,走了两步又回头了,居然问我是不是家里有婴儿降生,到城里撰写定时纸。然后说什么有缘,算是报答指路之恩,要帮我们儿子撰写定时纸。我,我就让他撰写了。”

    夏辉听得一惊,急道:“爹,那老道士向你问路,他是要去哪里的?”

    “他问我青南城如何走。”夏父说道。

    糟糕了,夏辉心里暗叫不妙。这老道士居然不知道青南城在哪里,如此说来,肯定不是青南城的人了。时隔十多年,只怕早已离去,想要找他那就难了。

    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居然看一眼就知道他们家里有婴儿降生,需要撰写定时纸,看面相能看出来吗?

    “爹,那老道士在撰写定时纸时还说了什么?”

    夏父低头沉思,最后摇头道:“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也不记得了。”

    “哦。”夏辉失望地应了一声,想从那老道士的话语中寻找蛛丝马迹似乎不可能了。

    “对了,我想起了一件事。”夏父突然兴奋地道。

    “什么事?”夏辉抬头望着夏父。

    “我当时想帮你改名叫夏南的,结果那老道士说夏南不好。”夏父道。

    下滥?夏辉大汗。

    小弟叫夏东,这老爹是不是想生够四个,分别叫做东南西北啊。

    “然后呢,所以你想到夏辉了?”夏辉抹一把冷汗,问道。

    夏父摇头道:“这名字不是我想到的,我哪有这个学识。是那老道士说的,他说夏辉好,与你的八字相合。”

    名字是老道士起的!夏辉禁不住倒抽了口冷气,感到难以置信。自己上辈子叫夏辉,这身体的原主也叫夏辉,这真的是巧合吗?

    难道那老道士真的算出来了?夏辉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否则那关神煞又如何解释?但是,真的有这么利害的易术吗?这也太夸张了,夏辉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阿辉,你怎么了?你的定时纸有什么问题吗?”夏母看到夏辉脸色难看,疑惑地问道。

    “没,没。只是好奇而已。爹,那老道士长什么样子的?”夏辉问道。

    “那老道士身穿道袍,白发飘飘,胡子也是白的,仿佛一个神仙般。”夏父说道。

    夏父说了一句就闭口了,夏辉问道:“还有呢?”

    “没了啊,就是这个样子啊。”

    这个样子是哪个样子啊?仿佛神仙般又是哪样子啊?你见过神仙吗?夏辉想吐血了。

    夏辉长长吁了口气,无奈问道:“那道士肥的还是瘦的?”

    “不肥不瘦,就是这个样子。”

    ......

    “高的还是矮的?”

    “不高不矮,就是这个样子。”

    ......

    “男还是女的?”

    “不男不女,就是这个样子。”

    .......

    夏辉无语道:“爹,那老道士不男不女的?难不成是人妖?”

    “不是,不是。他是男的。”夏父连连摇头道。

    汗,夏辉投降了,彻底被这个老爹打败了。

    看来想找那老道士问清楚是无望的了。究竟是巧合还是真的被算出来了?夏辉满脑子的疑惑,仿佛热锅上的蚂蚁,让他坐立不安。

    最后夏辉好笑的摇摇头,怕什么呢?这老道士时隔多年也没有再现身,只怕早已把这事给忘了。更何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还怕他一个老头不成?

    更何况原命局天神煞后两句是“天月二德喜相逢,贵比汾阳富石崇”,这预示着自己以后富贵逼人。

    到这里,夏辉的心情又爽朗起来。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南易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