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七章 阴阳二命

    轻风拂面,阳光明媚,长长的乡道上,一辆马车正在向前驶去,那马蹄踩在泥石路上,留下一个个浅浅的脚印。

    夏辉坐在这架敞篷马车上,吹着凉风,四周全是农田庄稼,路边野花盛开,蝴蝶起舞,满眼皆是自然风光,心情特别愉快。

    考虑到这次回村是要搬东西的,夏辉忍痛请了一架马车,一百文钱一天,配车夫。夏东第一次坐马车,激动得手舞足蹈,呱呱大叫。

    入了金南村,一片低矮的砖墙茅草屋呈现眼前,空地上一群孩子正在相互追逐,嬉戏玩闹着,嘻嘻哈哈的笑声传得老远。

    看到一辆马车使进村子来,他们都停了下来,好奇地张望。

    “是小东和大傻子。”其中一个眼尖的小孩子显然看到了夏辉两兄弟,大声叫道。

    旋即一群孩子向马车跑去。

    夏辉一头黑线,很明显,孩子口中的大傻子就是自己。夏母等人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看到孩子们快要跑到马车前了,车夫生怕撞到人,自觉地减慢了速度。

    “小东!我在这里!”

    “大傻子,傻呱呱,哈哈!”

    ......

    那群孩子追着马车,大叫大喊着。

    夏东听到他们嘲笑哥哥,怒道:“你们这群家伙,闭嘴!”

    看到那群孩子还在继续嘻闹,夏东对车夫道:“大叔,麻烦你停一下车,我要下去。”

    马车一停,夏东就从车上跳了下去,手里还拿着一个袋子,迎向跑来的孩子。

    夏东跳下车后,马车继续缓缓前行,身后隐隐传来了孩子们的喧嚣叫声。

    “叫辉哥的,有糖吃,不叫就没有。”

    “辉哥”、“辉哥”、“辉哥”.......

    夏辉等人宛然一笑,怪不得小东出发前要求买糖果,还买了一大袋,原来还有这么个作用。

    夏辉往后一看,一群小孩正兴奋地围在夏东身边,“辉哥”“东哥”喊个不停,小东站在人群之中仿佛就是一个孩子王。

    马车缓缓往家里驶去,一路上遇到不少村民,夏父、夏母都很热情地打招呼。看他们满足自豪的样子,夏辉有一种荣归故里的感觉。

    回到家后,夏母收拾东西,夏父扛了锄头匆匆往地里赶去,显然十分记挂他那些庄稼。

    夏辉忙提醒他,记得把那田地租出去。

    夏辉拿了把小凳子,在门外悠闲地坐着,由于身体未痊愈,夏母坚决不让帮忙。

    过不了多久,附近的邻居听到动静,都走到夏辉家来。

    夏母把在青南城买了宅子,准备搬过去住的事情给大家说了,引得众人都非常羡慕。

    村民们都纷纷称赞夏辉有本事,出去学医一个多月,居然已经赚到钱买宅子了。

    众人一边和夏母聊天,一边热情地帮忙收拾东西,打扫屋子。

    夏辉想起陈伯,第一次出青南城还是陈伯带他去的呢,于是打算过去打声招呼,聊上几句。

    走到门前,木门却是紧紧地锁着,宅子前面原本一直放着的木凳、扫帚、农具也不知去了哪里,估计是出远门去了。

    “阿辉,你找陈伯啊?他家现在不在这儿住了。”一个大婶道。

    夏辉疑惑不解,好奇问道:“他们搬去哪里了?”

    “他家上个月在村尾那边建了个大房子,前几天已经搬过去住了。”那大婶羡慕道:“你们两家做了几十年邻居,没想到,都先后要搬走,住上大宅子。”

    原来如此,夏辉想起了当时李员外为了答谢陈伯,也给了他四十两银子。四十两银子,在村子可算得上是富户了,建上一间不错的房子绰绰有余。

    由于有一群邻居的帮忙,夏母一个上午就收拾完毕了,夏父也终于把家里的田地租了出去,其实就是三亩田,一小块菜地,租金不多,不过胜过荒废。

    此时已接近中午时分,众人合力把东西搬到马车上,东西并不是很多,就几个大箱子。夏母原本还打算把家里的饭桌、木凳、木桶等都带上,被夏辉制止了。

    夏母道:“这些东西都还能用,重新买过又要浪费银两了。”

    夏辉劝道:“以后有时间我们还会回来住上几天的,东西都搬走了,到时候怎么住?”

    夏辉如此说了,夏母才满心不舍地把东西又搬回到屋子里。

    夏辉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来住,主要是他不想带上这些旧东西,并非贪新厌旧,只是不合适,比如那饭桌,实在太小了,只能放得下三四个菜,坐四个人就已经没有位置了。

    马车慢慢驶出村子,不少邻居挥手道别,夏母、夏父都热情地回应,但当马车真的驶出村子后,夏辉看到爹娘偏过头去偷偷擦泪眼,眼中满是不舍。

    马车走在乡道上,速度渐渐提升,车后扬起不少灰尘。随着马车前进,身后的村子越来越小,最后只能看到远处几条烟囱上的缕缕炊烟。

    当天下午,夏辉等人就把从村子搬来的行李放进新宅子里。由于还没有请易师进行风水定宅,夏辉一家人暂时还是住在医馆。

    “阿辉,这是我们家的定时纸。”夏母把一个布包递给夏辉。

    差点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夏辉打开自己的定时纸看了看,才发现下个月十三原来就是自己的十五岁生日。十五岁的身体,二十七岁的内心,夏辉无奈地摇了摇头。

    再继续看下去,上面写着婴儿月内禁忌动土的方位、婴儿月内禁忌入房肖相生人等等,这些已经没有什么价值。当夏辉看到原命局关神煞时,整个人如遭雷击,愣住了,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却见定时纸上的原命局关神煞处写着“阴阳二命煞星通,化解灾难迎生重。天月二德喜相逢,贵比汾阳富石崇。”

    “阴阳二命煞星通”一阴一阳,两条生命,相通!这不就是指自己和身体的原主人!

    “化解灾难迎生重”这不就是指原主原本要被邪师血祭的,但自己来了,逃过了血祭,化解了灾难,但是自己占了这身体,等于重生。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在原主出生时就算出来了!夏辉双目瞪圆,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定时纸,惊得合不拢嘴,心里满是震撼。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南易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