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七章 易馆

    冯夫子听到夏辉居然不知道什么是易师,微微一愣,但看到夏辉与其学生截然不同的穿着,随即释然。

    “学易之人,通过官府举办的易试即可成为易师。通过青南县的易试,可成为五品易师。易师是进易司和司天监为官的必要条件,到各大易馆坐堂也是需要易师身份的,当然你们是易院学子,以后可以进入易馆锻炼易术。”

    原来如此,易学可以考易试,如同科举一样。易师就好像上辈子的举人秀才,至于这个世界有没有举人秀才,夏辉还是不太清楚。

    对于学易,夏辉很有兴趣,这是一种后世失传的奇术,但对于考易试、做官,夏辉却是没有一点兴趣,与其在官场上明争暗斗,不如逍遥一辈子。

    其中一名学生问道:“冯夫子,你可是一名易师?”

    “我是一名四品易师。”冯夫子微微笑道,眼中闪过一丝骄傲之色。

    “哗!”众学子惊呼出声,皆是崇拜地看着冯夫子,仿佛眼前的夫子就是偶像。

    看着那群追星族热切的目光,夏辉心里好笑。

    冯夫子干咳了两声,满意笑道:“你们认真听课,好好学易,总有一天也能当上一名易师。”

    不少学生握紧了拳头,眼中放出坚定的光芒。看着这场景夏辉仿佛回到了小学时代,被老师鼓励两句,就是热血上脑。

    冯夫子点了点头:“今天我们先来学习《周易》。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这......是人话吗......为什么他每个字都认识,合在一起就什么都听不懂呢?夏辉差点晕倒。

    偷偷看向课室里的其他同学,却是听得津津有味,摇头晃脑的,仿佛吃了摇头丸似的。

    大汗,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在古代居然连小学生都不如。知道这是古代的教学方式,夏辉只得无奈地听着,做些笔记,打算事后再请教。

    整个上午,冯夫子都在讲授《周易》和《易理》的内容,夏辉听懂了一点点,更多是不懂的。

    中午放学,听说学堂也管午饭,于是跟着其他同学一起到饭堂吃饭。端着饭堂同一分发的饭菜,夏辉差点泪流满脸,一大碟鸡肉,几条青菜,闻起来味道不错。

    自从来到这世界天天吃野菜拌饭,偶尔有两条肉丝,吃个鸡蛋就算是大餐了,那凄苦的日子,夏辉都快过不下去了。交了三十两学费能有这伙食,此时夏辉心里总算有了些平衡。

    “夏辉,你盯着那碟鸡肉干什么?”谢弘文和陈仲源过来了。

    夏辉尴尬一笑,一本正经道:“我在研究一下那几块鸡肉究竟是公的还母的?”

    陈仲源皱眉道:“通过鸡肉辨雌雄?这该怎么辨别呢?”

    夏辉和谢弘文对望了眼,皆是捧腹大笑起来,旁边的陈仲源却是一脸茫然。

    下午放学后,夏辉找到了周江远。

    “周兄,谢谢你的银两。”夏辉把装有三十两银两的袋子递给了周江远。

    “不用客气,看来夏老弟深藏不露啊。”周江远笑着接过银两,心里十分意外,想不到这粗衣短衫的夏老弟,居然这么快能还钱。起初看这老弟十分对口味,就没有打算收这三十两银子了。

    夏辉如果知道周江远如此财大气粗,估计要把银子抢回来。

    “夏老弟,不如一起去吃饭?”周江远邀请道。

    “不了,下次吧。”夏辉囊中羞涩,不好白吃,只好婉拒。

    回到医馆,已是傍晚时分,师傅王仲还在给病人诊病。

    夏辉走进内堂,看到师娘正在厨房烧柴煮饭。

    “师娘,我回来了。”

    师娘看到夏辉回来,笑道:“阿辉,你等等,快煮好了,一会就吃饭。”

    夏辉急忙走过去,笑道:“师娘,我来帮忙。”

    王夫人摆手道:“不用,不用,你在外面等着就行。”

    夏辉当然不好白吃不做,连忙进了厨房帮忙。

    晚上,后堂里,夏辉和王仲夫妇围坐于桌旁吃饭,因为初来,夏辉有小小拘束。

    王夫人笑着道:“这个肉丝炒酸菜就是阿辉煮的,不错。”

    王仲微笑点头,看到这个徒弟如此会做人,心里对夏辉颇为满意,笑着问道:“夏辉,今天在学堂怎么样,适应吗?”

    “今天冯夫子教了《周易》、《易理》,有些听得懂,也有些听不明白,其他还可以。”夏辉道。

    王仲道:“不懂的你多多主动向夫子请教,易学我们也不懂,有事都是去易馆问卜的。”

    “师傅,什么是易馆?”夏辉疑惑问道,今天在课堂上听冯夫子说过易馆,现在师傅又提起。

    王仲调侃道:“阿辉,你现在可是学易之人,如果说易馆也不知道,那可是会被人说笑话的。”

    汗,夏辉尴尬一笑。

    “易馆乃问卜的地方,那里有易师坐堂,我们可以到那里请易师占卜问卦、算吉凶、问风水、配姻缘八字、算气象、撰写定时纸,甚至还能请易师上门布置宅子的风水、寻找墓地等等。”

    夏辉心里一惊,这时代的易学居然发展到如此程度,可以开铺为人占卜问卦了,而且还有这么多服务。

    “这些还只是一部分,易馆里还有卜具、吉物、挡厄物售卖,当然这些可就贵了,一般人买不起。”王仲说道。

    夏辉疑惑问道:“卜具、吉物、挡厄物是什么东西?”

    “卜具乃是易师占卜所需要的器具,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吉物和挡厄物乃是趋吉避凶之物,珍贵无比,具体我也不太清楚。”王仲道。

    夏辉顿时对那易馆来了兴趣,打算有时间一定要去易馆见识一番。

    一旁的师母呵呵笑道:“等以后阿辉成了易师,就可以帮我们占卜问卦了。去那易馆问卜,不仅仅要花时间排队,还要花钱,那里可贵了,选个日子都要几十文钱。”

    夏辉老脸一红,自己听夫子讲课,犹豫听天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占卜算卦?心里对那易术却是越来越向往。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南易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