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百六十章 寿宴(一)

    在老爷子的余威下,杜澜心坐在位置上不敢再多说什么,心里早已经把余暖和她朋友恨上了。余暖理都没理她,给罗叶夹了几筷子菜后,低头闷声吃饭。

    这顿饭吃得不欢而散,反倒是老爷子因为家里来了客人,胃口大开多吃了小半碗。饭毕几个人散去,罗叶有意与老爷子多接触,所以提出要陪老爷子下棋的意思。

    老爷子正闷着呢,听到她还会下棋,惊喜得不得了,连杜澜心难看的脸色都没有发现,就招呼着她去茶房品茗下棋,余暖自然是跟她一起过去。

    借着下棋的当儿,罗叶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罗家的事,老爷子也没有多疑,反倒跟她抱怨几句。

    老爷子膝下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杜慎留在青省,掌控家族的船舶制造公司。杜家世代经营船舶制造,是国内少见的私人企业,规模数一数二,就算在全球都排得上号。杜慎妻子是珠宝大亨林家的大小姐林语然,两人育有一子,名叫杜子硕。

    二儿子杜悉人在国外,用家族的资源和人脉另起炉灶,建立了金融公司。杜悉生性风流,事业有为,容貌俊美,因此与书香世家千金结婚后,还喜欢到处沾花惹草,因此夫妻感情并不和睦。杜悉除了和正妻何舒生了两个儿子外,另外还在外面跟情人生了几个私生子女。

    三儿子杜琢,在税务局上班,如今已经坐到了青省副局的位置。未来前程似锦,杜琢妻子也是公务人员,在法院上班,育有一儿一女。长子杜子祁,次女杜澜心。

    至于两个女儿,一个便是余暖的母亲,另一个远嫁国外,已经多年没有回国。据说是因为老爷子当年不许她远嫁老外,所以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从此再也没有回国。

    听老爷子絮絮叨叨讲了一些,罗叶忍不住蹙眉,老爷子怎么没有讲到子笙?

    余暖发现她疑惑的眼神,很快就想到什么,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子笙表哥不是我二舅***孩子,我二舅舅在外面……反正你懂的。”

    罗叶呼吸一滞,子笙居然是杜家的私生子!

    余暖在心里叹了口气,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外公对子笙表哥的喜爱和偏袒,才让其他舅舅表哥们心里不满。在他们心目中,杜家的产业就该他们这些名正言顺的子嗣来继承。而爷爷却将子笙表哥这个私生子接到杜家,从小悉心培养,甚至年纪轻轻就被爷爷定为家族的未来继承人。

    这让其他人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这些年,子笙表哥的失踪,除了爷爷一直放不下四处寻找,其他人,就连二舅舅,都没有放在心上,谁都不希望他被找回来。

    甚至,爷爷还一直怀疑……

    “丫头,该你了!”杜老爷子低声换她。

    罗叶茫然的抬起头,这才想起自己还在跟老爷子下棋呢,低头一看,她的白子已经被老爷子所持的黑子吞并地没剩下几颗了,顿时有些羞赧,连忙打起精神,重新审视棋局。

    虽然她走神了,但接下来还是跟老爷子僵持了足足一个小时,才以微弱的优势落败。

    “我输了。”她淡淡一笑,甘拜下风。

    老爷子之前只觉得这丫头眉目精致,举止优雅,浑身带着不熟于这个年纪的稳重恬雅,不骄不躁不卑不亢,颇让他有几分欣赏。但下过一局围棋后,老爷子对她的好感简直就是突飞迅猛,蹭蹭蹭的往上涨。

    都说棋品如人品,这丫头落子坚定,目光卓绝,在围棋上颇有造诣。输了之后也大大方方,坦坦荡荡,没有一丝挫败或者愠怒。谈笑风生间,风光霁月。

    如果,不是刚才她被什么左右了思想走神了,如今输的人,可就是他了。

    老爷子瞳孔一闪,敛下莫名意味的寒光。若无其事的说:“叶丫头似乎对我家子笙很感兴趣?”

    罗叶心里“突”的一跳。

    显然,刚才余暖和她耳语的话,都被老爷子听去了。她们咬耳朵的声音很小,没想到他的听力这么敏锐。

    余暖也是微微一怔,看向了她。

    “杜爷爷莫见怪,我这个人就是太八卦了,如果有冒犯的地方,千万不要见怪晚辈。”

    老爷子打量着她,微微颔首:“若我那孙儿还在世上,与你的性情,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想必定是志同道合,琴瑟和鸣。”

    这本是老爷子打趣戏谑的话,罗叶却听得心惊肉跳,老爷子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她身子一僵,勉强挤出一个害羞的笑容:“杜爷爷说笑了,杜少爷怎么会看上我这种粗鄙又八卦的女人。”

    余暖悄悄觑了她一眼,外公不知道,她可是知道叶子那些过去的。她并不希望在叶子面前提到这些不开心的往事。

    “外公,那些儿女情长的事咱们就不提了啊,接着下棋,下棋。”

    没想到老爷子却对这个问题起了兴趣:“也不知道子笙那个臭小子在外面成家了没有,算起来也快三十岁了,三十而立,该娶媳妇了。那臭小子鬼主意多,想必不会委屈自己,就是太没把我这个当爷爷的放在心上,娶媳妇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派个人回家报信,也让我老头子高兴高兴……”

    说到最后,笑容渐渐变得苦涩,老眼闪过泪花。

    余暖和罗叶听得心酸,罗叶低头抽了抽鼻子,再抬起头来,已经换上了笑容:“杜爷爷,再下一盘,这回我一定不会输给你。”

    “丫头口气挺大,行!爷爷奉陪到底!”老爷子被她挑起了斗志,立即抛却悲伤,执棋落子。

    两天时间,罗叶大多时间都留在茶房陪老爷子下棋,余暖有时候会在一旁作陪,其余时间则找了个借口外出。罗叶猜测她应该是去找唐寂了,有点为他们担忧,这段地下恋情,能不能得到家人的首肯和祝福。

    时间匆匆已过,很快就到了老爷子的诞辰。

    杜家是青省首富,在政商娱各界都培养出一批精英人才,哪一路都得给三分薄面。而老爷子纵横商场一辈子,虽然公司目前已经交给大房去料理,但董事长的位置,还挂着他的大名。因此这场寿宴在青省十分轰动,早在半个月前,家里的佣人就开始准备,派发邀请函,各界精英知名人士也纷纷表示一定上门道贺。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弦外之音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