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4章 我算什么?

    只见是一个白玉雕刻的成品——一只海东青,毛羽被刻画的十分精致,黑曜石做成的眼睛被光照得虹光闪现。

    江卲景立刻放下他哥送的收藏品,捧着那只海东青就连声夸嫂子心灵手巧,而且居然知道鸟禽中他最爱凶残神勇的海东青,安凝的礼物显然让他十分满意。

    江父看过来的时候,目中也露出赞赏的笑意。

    这只海东青既投了小儿子所好,亲手雕刻的心意也十分真诚,安凝嫁进江家时,就送过江父江母两件别致的手雕品。

    江卲寒看着安凝,她温柔地浅笑。

    一个打扮时髦,通身贵气的冷美人看过来,江卲寒的长相和她有七分相像。江母年轻时是出名的清冷性子,她出身名门,一言一行都带着贵族的腔调。

    安凝家世不显赫,加上性情静默,举止不张扬大气,况且三年来没有为江家添上一儿半女,连人带着玉雕,都入不了她的眼。

    安凝忽略江母眼中微微不屑的冷光,和江卲寒一起问候完,江母拉过江卲寒去一边说话。

    江卲景则是过去招呼今天家族里请来的一些表亲,江家的成人礼一向都是只请了家族中人。 安凝向佣人要了一份果酒,她坐在檀木椅上等着江卲寒的时候,一道身影落在她眼前。

    安凝仰脸,看清来人后目光一缩。

    一个身姿曼妙,气度优雅的女人穿着一身妩媚的紫色长裙,笑意盈盈地举着高脚的酒杯,晃动杯中的香槟向她示意。

    这是……昨天那个去见江卲寒的女人!

    那条被她删除的短信在她脑中一闪而过,安凝以为她忘了,这一刻却全部清晰地涌上她的脑中。

    敛下眸中的意动,安凝同样晃了晃杯子里晶莹的果酒,向她示意。

    来人,也就是纪明真,她原先暗含得意的笑眼在看到若无其事的安凝时闪过一丝讶异的光,接着讥诮地眯起眸子。

    她举着酒杯,踩着尖细的裸粉色高跟鞋转身向江卲寒走过去。

    “你怎么过来了?”江卲寒脸色微沉,他的余光微微瞟向远处坐在檀木椅上的安凝,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言语。

    “卲寒,你上次也这么问我。”纪明真娇嗔地看着他,“当然是过来参加卲景的成人礼。”

    安凝远远地望过去,那道紫色的身影和江卲寒气场十分和谐,江卲寒的侧脸看着她,两人似乎在说什么话,江母在一旁看着他们,对纪明真没有丝毫的疏离之色,甚至脸色微微柔和。

    江卲寒忽然动身,纪明真惊疑不定地看着他的背影,那方向明显是走向安凝的!她眼中幽光闪过,兀自跟上男人的步伐。

    江卲寒走到安凝跟前还有几步之遥时,身后的纪明真忽然惊声痛呼,他回过头,纪明真脸色煞白地蹲下身子,捂着右脚的脚腕,眼中布满痛色。

    江卲寒低声问她:“你怎么了?”

    “好痛,卲寒,我的脚崴到了,好痛啊。”纪明真眼睛里的水光盈亮,眼尾处的水珠欲落不落,仿佛下一刻就要梨花带雨。她的手死死地按在地上,拒绝男人只想用手扶她起身的动作。

    周围已经有家族的一些熟人看过来,神色诧异,极少数人曾经见过安凝,知道她就是江卲寒默默无闻的正牌妻子。但是眼下,有人认出那是江卲寒几年前的女友纪明真,他们死灰复燃了?

    聚集在这对外表十分登对的璧人的眼光越来越多,江卲寒面色微沉,他一把抱起纪明真。有人注意到不远处的安凝,带着看好戏的戏谑意味,想看她是否面色凄惨地当场质问,还是吞声视而不见。

    江卲寒也看向安凝,他的薄唇微动,像是要说些什么。

    安凝的视线和纪明真相对,她的手搂在江卲寒的脖颈上,嘴角的笑意告诉安凝她的志在必得。

    安凝移开目光,她的心里有一丝难以忽视的钝痛,眼睛湿润,神情微涩。

    看着这样的安凝,不知为何江卲寒的心忽然像被什么拧住,他下意识地向安凝走过去,被怀中的纪明真双手一紧,停下步伐。

    安凝带着涩意的语调,对江卲寒说了一句话,“江卲寒,对你来说,我算什么呢?”

    然后猛然起身往江宅外走去。

    江卲寒怔在原地,耳边回响着安凝苦涩的疑问,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女人对他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他正要继续往下思索,就被纪明真发出的痛呼声打断了思绪。

    “卲寒,我脚好痛……”

    江卲寒连忙搀扶着她进了客厅外间的一个小室,然后打了电话请医生过来。

    纪明真柔情似水地看着打完电话站在她斜前方的男人,她刚要开口,江卲寒就用清冷中带着森然的语调对她说道:“明真,三年的时间,足够改变许多。我们不会回到过去了……我不希望我对你的照顾会让你产生什么误会。”

    江卲寒说完没有看纪明真的神色,也并没有出去。他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兀自沉默。

    纪明真姣好的面容染上一层煞白,她低下满是厉色的眸子,心潮翻涌。

    出了江宅,安凝的泪水在那一瞬间终于失控了,她没有横冲直撞地去外面拦了车就走,而是站在江宅大门的外墙处。

    有风吹过,泪水慢慢地变成泪痕,良久后,江卲寒没有追过来,安凝摸上微冷的心口,她抹去泪痕,搭上一辆车让司机慢慢地行使,最后到了一个广场,在安凝曾经的老家附近。

    下午五点二十的广场,阳光没有那么耀眼,很多老人孩子都会来这里,对安凝来说,是她失意时心里一片最纯洁而无暇的净土。

    许久,安凝才回到别墅。哭了很久,眼皮酸沉,闭上眼,沉沉地睡过去。

    安凝醒来的时候,枕巾濡湿。寂静的房间里,手机铃声十分突兀,她双眼空洞地看过去。

    江卲寒从江宅离开,陆宴便来电提醒他今晚的股东大会。一下会议,就鬼使神差地拨了安凝的号码。

    “你……回去了?”

    “为什么不说话?”

    “江卲寒,”安凝的声音沙哑,他的心忽然慌乱起来,安凝心碎地问他:“没有爱,会幸福吗?”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吴家小麦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