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一个耳光

    寂静深邃的山谷中,隐约回荡着他痛不欲生的嘶吼声。

    小穗一张俊俏的小脸早就被吓得没了血色,满是污秽的手,颤抖地紧紧捂住耳朵。泪水早就干涸,唯有泪痕犹在清晰。

    结巴强盗匆匆地从地上爬起来,捂着簌簌流出的血,慌里慌张地跑进漆黑的深夜,不见了踪影。

    “哼!”施锦宸嘴角一扬,发出冷嘲之声。

    小穗瞧得清楚,那冷声的鄙夷,仿佛就是在嘲弄自己。蓦地,汹涌的怒火按捺不住,她伸手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啪!”施锦宸英俊不凡的侧脸上,五个清晰小巧的指印,在月色下泛着红色。

    清脆地耳光声,在他的脑中炸开……

    “你……”施锦宸愣怔片刻后,狠利地掐住了小穗的喉咙,下一秒就要将她狠狠掐死一般。

    他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王爷,身份尊贵,就是朝中大臣都要避让他几分。她一个山野村妇,居然敢打她,而且还是啪啪地打脸。

    “杀了我吧,你不就想这样吗?”小穗没有一丝的避让,挺直了颈项让他动手,就像是在寻死一样。

    这是施锦宸预想不到的,他眉头一冷:“你以为本王不敢?”

    他手上的力气将将重了几分,就听见小穗怒不可遏的声音:“你不是眼瞎了,你是心瞎了!”

    施锦宸一怔,将有的那几分力气徒然消失,侧着耳朵继续听小穗不满的宣泄。

    “这些日子,你从来没有对我抱有一丝信任,你总是觉得我是来害你的,你的眼睛瞎了也是因为我。可是你不想想,当日是我先醒来的,我若是真的是害你之人,我大可以趁着未醒之时杀了你。我何苦留下来照顾你这个自私、暴躁,又处处针对我的瞎子!”

    “我这些日子如何对你,你又是如何对我的,你若心中未瞎,你就不会今日将我推向那两个强盗。你将我推向他们,不就是明摆让我受尽羞辱,之后死在他们的手中,现在你救了我,不就是羞辱我一番再杀了我吗?动手吧,还等什么!”

    炙热的泪,映照月色的银光,顺着白皙的脸颊缓缓滴落到施锦宸的手背上。他能感受到里面的埋怨和恼怒。

    那滴泪落到了心底深处冰冷的一潭死水中,激荡起丝丝涟漪,层层蔓延开来。

    她说的很对,施锦宸从一开始就不信任她。毕竟出事之后,只有她还莫名其妙的留在身边。而自己的眼睛又瞎了,能看见的就是触不可及的黑暗,仿佛正在吞噬自己的一切。

    施锦宸只是瞧见卖身葬父的她,莫名同情心起的产物罢了。一介山野村妇,不仅能找到治伤止血的草药,还知道如何不让伤口发炎。

    她的种种可疑的举动,施锦宸都记在心中,细细思量来,她确实不能信任。

    因此她做任何的事情都必须要提防着,因为她稍稍使一点坏,自己便不明不白的不复存在了。

    可是他并不是想让那两个强盗将她羞辱完后再杀了她,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只当是她的同伙到了,只是用这种方式逼她承认,自己的不信任是正确的。毕竟,从他懂事后,他就没有再错过。

    在任何事上,他总是最正确的!

    但是这次他错了!面对小穗的指责,施锦宸虽然也很生气,然而更多的还是自责。若不是自己耳朵格外的灵敏,今日兴许就是他一生的败笔。

    施锦宸缓缓松开手,紧蹙的眉头也舒张开了。他转过身去,他不想让小穗瞧见他复杂的神情。

    小穗连连喘息后,所有的委屈化成了颗颗晶莹的泪水,没有过程的争先滑落。最后,她还是忍不住捂脸抽泣了起来。

    小穗抽噎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

    施锦宸最怕的就是女人哭泣,一哭他就无可奈何。他很想出言安慰她几句,可是话到嘴边总是咽了回去。

    他轻咳一声,端出了他王爷的架子,不耐烦道:“快些立刻这里吧,这里毕竟是死人了,被旁人看见又要多生事端了。”

    小穗捂着脸,低声抽噎,充耳不闻他的话。

    “难道你让本王动手收拾不成吗?”施锦宸对着小穗吼道。

    小穗一愣怔,虽然他没有明说出意思,但是小穗却已是明白。

    他不再怀疑自己了。

    “我们……我们要去哪里?”小穗轻拭着脸颊的泪水。

    “回京!”

    小穗能从他的眼眸中察觉到一丝坚韧的东西,且又是说不上来的复杂,最后都化在散漫之中。

    深邃的天,不再漆黑,迎来了东方微微的亮光。

    大地从深睡中醒来,鸟儿欢快的歌声清脆婉转,引得一片生机勃勃。

    之前大夫瞧过施锦宸的眼睛,他说虽然施锦宸的眼睛看不见东西,可是眼眸子还是透亮的,这样他能看见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只要找到好大夫,定是能复原的。

    所以,施锦宸急三忙活地往京城赶去。

    他相信,到了京城,找到太医,他的眼睛定能看见的!

    小穗虽然因为施锦宸相信自己而感到欢喜,可是昨晚上的事情她可还生着气呢!

    她极度嫌弃地扶着施锦宸匆匆赶路,平坦之路她不行,偏偏找一些个洼洼坑坑的小路走。

    “这里怎么这般偏僻?你确定你走对了?”施锦宸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都是这样的路啊,我可是按照你说的走的。”

    小穗扶着施锦宸故意不躲开前面的水洼,让他往里面踩。

    一片漆黑的施锦宸,只觉得脚上一湿,敏锐的耳边就传来小穗窃窃地偷笑声。一双英俊的剑眉微微一蹙,反手紧紧地捏住了小穗的手腕,一用力将她扯到了水洼之中。

    小穗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了水洼之中。全身顿时湿漉一片,污垢泥泞沾了一身。

    她一双杏眼一瞪,生气道:“你干嘛?”

    “怎么了?”施锦宸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拽我到水洼中了。”小穗埋怨道。

    “这路是你带我走的,我一个瞎子瞧不见有水洼。怎么我瞎了你也瞎了吗?”施锦宸冷嘲热讽的挑着眉头。

    小穗一时语塞,朝着他狠狠翻了一个白眼。

    “好好走!瞎子领瞎子,早晚掉坑里!”施锦宸说完,摸索着绕过小穗,小心翼翼地行着。

    虽说已是春暖花开,又将近夏日。可是小穗全身湿漉,日头又被层层乌云遮盖。微风徐徐而来之时,小穗还是不由地打起寒颤。

    施锦宸虽然瞧不见,但着寒气还是感受到了。他冷漠说道:“找个地方换身干衣服吧,免得将寒气传染本王!”

    小穗没好气的应了一声,瞥眼间,不远处是一家农家小舍。院中还晒着家中人的简单衣物。

    小穗眼珠子溜溜一转,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恶的坏笑。她扯着施锦宸的衣袖道:“王爷,你的鞋子裤子也湿了不少,不如也换换吧!”

    有了方才的事情,施锦宸对她开始生了提防之心:“不用了,快些赶路吧!”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月上半湾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