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八章 礼数不周

    陈诚低声应了一声,竟是几步上前,直接伸手将许子明擒住,冷笑一声开口道。

    “许家小公子,还是跟我走一遭吧?”

    “这,这是?”许子明不明所以的抬头,正对上华云修似笑非笑的眼神,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长相柔和,正是雌雄莫辨的年纪。

    但华云修却是个例外,身形明明比许子明还要矮小一些,但气势迫人的紧,一副居高临下姿态。

    “世子,这是想要押我去何处?”许子明缄默半晌,方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在他开口说话间,跟着他一同前来的那些仆从也不自觉围了过来,围在华云修周边形成一个半圈,只是碍于华云修先前的下马威,他们只是静静瞧着,也不敢做些什么。

    哪料华云修只是静静瞥了他一眼后,便转头上了马车,竟是连一句话都懒得跟他讲。

    他动作极快,揭开车帘的那个瞬间,旁人只能隐约透过缝隙瞧见里头似乎坐着两道身影,根本瞧不清脸。

    许子明不出声,也无人胆敢再次拦住德怀王府的马车,唯有眼睁睁的瞧着马车摆脱人群,绝尘而去。

    拐过几道街口,马夫便只见前头停着一辆马车,街口本就窄小,只得堪堪让两辆马车并排擦身而过,此刻这辆马车竟是直接停在路中央,挡住了道路。

    马夫正想要开口问问到底是什么状况,便只听华云修揭开车帘,探身出来,瞧了一眼,便开口道。

    “不必管了。”马夫微微一怔,刹那之间懂了华云修的意思,跃下马车也不知去了何处。

    片刻功夫,对面青墨色,略显暗沉的马车车帘被人从里头掀起,下来一名穿着婢女装饰的蒙面女子。

    女子款款走至华云修身前。

    于此同时,另一名身着华服的女子悄然从德怀王府的马车下来,缓缓进走青墨色马车中。

    马车立马一个掉头,转身便于他们擦肩而过。

    华云修不动声色的收回探视的目光,在云蓁的身上转悠了一圈。“王姐。”

    云蓁瞧了华云修一眼道。“你可有事?”

    华云修目光闪烁,登时明白了云蓁的意思,抿了抿嘴。“那辆马车,若是我未曾瞧错,应当是镇南王府的马车罢?”

    云蓁由着环儿扶上马车,听到此话,前倾的身子转了回来,偏头瞧了瞧他,唇线轻勾。

    瞧见云蓁如此表情,华云修登时住了嘴,只得沉默着便要跟着云蓁上马车。

    将环儿赶出去与马夫坐一起,云蓁方才开口道。“你有话问,便问罢。”

    华云修不由抬头瞧了云蓁几眼。“王姐,自打你从病中清醒,性子便变了诸多。”

    云蓁嘴角含笑,静静瞧着他。“你知晓我以往是何种性格?”

    华云修不禁哑口无言。

    云蓁竟是隐约从华云修平静的神色中辨出几分委屈,她眸底染上淡淡笑意,登时驱散了不少这些日子里积累压抑的阴霾。

    她目光流转至华云修的眉目之间,露出若有所思之态。

    被她盯着久了,华云修只觉背脊一凉。“云修,帮我一忙罢。”

    待到华云修从马车之中离去,环儿方才钻了进来,瞧着依靠车窗,目光不知落于何处的云蓁身上已经换好备用衣裙,不由松了一口气道。

    “郡主,好在你回来的早,不然,环儿都不知怎么处置。”

    “好在世子在,方才替你解了围,否则,今日之事若是还让那人胡搅蛮缠下去,王爷不又得大动干戈。”

    眼见云蓁并不开口接话,环儿也毫不介意,接着道。“世子在郡主你离去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跟了过来,说来也是古怪,世子不曾向环儿询问过您的去向,莫不是?世子并未辨认出先前那个与正主有所区别?”

    兴许是习惯了云蓁心事重重,沉默寡言的性子,云蓁未曾搭话,环儿竟也不觉冷清,眼见云蓁衣襟处并未整理妥帖,她一边说着,一边靠近了一些,替云蓁整理衣襟。

    “您可知,与世子坐于一起,环儿冷汗都快冒出来了。”

    “说来也是奇怪,世子可比郡主你还要小,性格怎的如此....”环儿絮絮叨叨的话,在看到缓缓转过身的云蓁后,忽然止住。

    两人坐的及近,环儿甚至能瞧见郡主浓密的睫毛。

    她瞳孔震动,指着云蓁,结结巴巴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你,你你你。”

    云蓁与华云修乃是同胞姐弟,两人五官模子及像,若不是性子完全相反,极难辨别出来。

    但环儿可是打小便侍候在云蓁身边的,很是清楚,云蓁眼角下印着一颗朱红泪痣,而眼前这个‘郡主’,眼角光华,却是什么都没有。

    环儿不自觉退后了几步,只是她慌张之下,一个不经意,竟是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你。”

    “莫吵。”华云修面色沉寂,穿着一身女装也是姿态翩然,只是淡淡扫了环儿一眼,便继续挑开车窗,向外瞧去。

    华云修要比云蓁略高一些,故而衣摆有些长,勉强下倒也穿的。

    云蓁先前倒是未想过与华云修互换身份,只是,即是有人盯着她,便难免要小心一些,她现下步步维艰,若是被人提前发觉,那便得不偿失。

    她现下何人都不可轻信,有些事情还是她自己做,要放心的多。

    行走间,云蓁缓缓掀起衣袖,低头瞧了瞧雪白手肘上,突兀冒出的几个用血水书写的小字,沉默半晌后,终是用衣袖擦拭干净。

    .....

    “将军。”房门被人从外头轻轻叩响。

    管事耐心十足的站于门口等了半晌,方才听到房间里头传出一声疲惫万分的男音。“进来。”

    管事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

    房门吱呀一声,外头的日光登时倾泻进略显阴暗的房间。“德怀王世子求见将军,将军见或不见?”

    管事小心垂头站在房间内,重重纱幔后,有一道身影此刻正斜倚于床头,声音颇显无力。

    “不见,便说是我身子不适,不宜见客。”

    只是管事之话还未说完,犹豫了片刻,方才开口道。“将军,世子递给了小人一样物件,说将军见了这个物件后,再行定夺。”

    “拿来瞧瞧。”男子略略偏头,伸手接过管事手中的一张细长卷纸,字条像是被人硬生生撕去一半,打开一瞧,留下的那一半上,只落有两个风格迥异的字。

    这是...

    他双眸不自觉瞪大了一些,呼吸瞬间紊乱。“请他进来!”

    “是。”管事也不多问,垂头便出去了。

    “世子,将军有请。”

    云蓁垂眸端坐于前厅内,眼见先前出去的管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转悠了回来,她浅浅一笑,起身跨着步子,姿态翩然悠哉,像是丝毫未曾察觉旁人的瞩目一般,如同是前来游园子一般,不疾不徐的跟在管事身后。

    若是单以欣赏便罢了,但她兴致颇高,偶尔瞥见什么物件,便要停下瞧瞧,一路走走停停,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却是足足走了半刻钟。

    钱谦乃是她亲手提拔上去的,他的性子倔犟的很,若是一时脑中思绪转不过弯,就算是撞的头破血流,也宁折不弯。

    他性格粗矿,嗜武成狂,听闻为了习武,他年过三十都未曾娶妻不说,还特地在家中建了一座小武场,想当初,云蓁听闻这个消息,还曾打趣过,钱谦这是要打一辈子光棍。

    但此番观摩下来,云蓁却是觉得,钱谦府中井井有条,若非是有个女主人,就钱谦这个嗜武成狂的性子,不将府内尽数改成演武场已经算是有所顾忌了。

    “世子,这方请。”

    管事时不时回头瞧了瞧云蓁,眸底泛起异光,只是不过片刻功夫,那抹异色便被他强行压制下去。

    视线被管事有意无意的隔断后,云蓁似乎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一般,瞧了瞧管事开口道。“不知右将军病情如何?听说已经如同王姐一般,病了不短时日了,现下可有好转?”

    听到云蓁如此问,管事方才松了一口气,低声道。“劳烦世子关怀,将军病情已有好转,不碍事。”

    说话间,两人已行至门口,管事在房门口站定,微微躬身行礼道。“世子自行进去便是,将军在里头等着。”

    云蓁下颌微抬,便径直推门进去了。

    云蓁才跨进房门,便只闻到一股浓密苦涩的药味,她微微蹙了蹙眉头,仔细的辨认了片刻。

    房间内陈设异常简单朴素,云蓁缓缓环视了房间一圈,最后自顾自的寻了一张椅子坐下,为自己添了一杯茶。

    “久闻将军大名,云修此番回京本想结交一番,未曾想将军竟是身子不适,此番云修唐突上门,真是过意不去,还望将军莫要责怪才是。”

    被重重纱幔阻隔后的男子似乎没想到云蓁进来便如此自觉,沉默了半晌,方才开口道。“世子多虑了。”

    云蓁端起茶碗浅酌了一口,便又听钱谦略显沙哑的音色响起。

    “此番身子不适,礼数不周之处,还望世子谅解才是。”

    碧青色的茶盏遮住云蓁唇角缓缓浮现出的一抹笑意,她垂眸瞧了瞧手中清亮的茶水。“将军客气。”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半颗桃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