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26 遇见两个叔叔

    陆宇和安辛互动不断,赫铭冷眼看着两人腻歪的互动,盘中的牛排已经被他切得粉碎,他似乎是把这牛排当成是那两人了。

    当着他,奶奶,还有孩子的面,居然跟一个小白脸这么亲热,也不害臊。

    其实也就他一人觉得这是不合理的,柳严芳其实一点都不在意,人家是单身,自然有交友的权利。安安对陆宇也是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相反认为他是一个好人,凡是对妈妈好的,那都不是坏人。

    陆宇客气地招呼着,“你们多吃点,不要拘束。”这话说的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主人。

    安辛桌下的脚狠狠地踢了陆宇一下,用眼神警告,这家伙今天是吃错药了吧,怎么怪里怪气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她怪尴尬的。

    “小辛啊,你最应该多吃点了,瞧你这么瘦,风一吹都怕把你给吹倒了,不用为我省钱,想吃什么尽管点吧。”

    安辛有种要翻白眼的冲动,这一桌子的东西已经超出了她能支付的范围了,一会儿吃完了总不能等着赫铭去结账吧,她钱又不够,都怪这家伙,真是恨不得把他给劈了。

    陆宇继续无视安辛眼中的怒火,“赫总,你似乎胃口不太好啊。”

    “不是胃口不好,只是看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有点倒胃口。”赫铭冷冷地回道。

    这不干净的东西很明显是指陆宇,他却当做是对自己的夸奖一般,笑着接下,“能让赫总倒胃口,那这东西的本事还是不小的,我倒是佩服。”

    这嘴上功夫赫铭确实是不如陆宇,只能冷哼一声,话锋转向安辛,“明天家里有事,孩子今天给你带,明天我再来接。”

    安辛有些惊喜,她能把安安带回家!

    柳严芳笑着说了一句,“明天家里有事吗?我怎么没记得有这么回事。”

    赫铭扫了一眼过去,放下手中的刀叉站起身,“吃完了就早点回去,你们不用休息,孩子还需要休息,奶奶,回家了。”

    “奶奶还没吃好呢。”

    赫铭直接将柳严芳从座位上拉起来,“都说了倒胃口,换个地方吃。”

    “安安,太奶奶明天来接你,安辛,照顾好他。”

    “好,再见!”

    柳严芳还想再多打声招呼的,却被迫让孙子给拉走了。

    两人走后安辛这才冲陆宇开口,“这下你满意了。”

    陆宇耸耸肩脸上笑得十分得意,“还好啦,不过是看他莫名不爽,所以就忍不住想和他开个玩笑,有没有很泄愤,我这可都是在帮你。”

    “帮我?我说过需要你帮了吗?你别害我就该万幸了。”

    “我哪敢。”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无聊的事了。”

    “无聊吗?我可是很用心的。”陆宇低声道。

    “什么?”

    “我说太过于热心也是一种罪啊!”

    十句话里有九句半都是不正经的,这也是人才一枚了,“你今天给我把这些吃完了才能离开。”

    “你这是在小看我吗?这点量哪里能够难得倒我。”说完,陆宇拿起刀叉便开始埋头奋斗了,刚才的绅士,优雅一扫而光,完全是狼吞虎咽,恨不得把整张桌子都给啃了的架势。

    安辛和安安只是安静地看着陆宇无比享受地吃着,吃播秀应该找他这样的人才才是。不像是没饭吃的孩子啊,怎么吃相这么叫人不敢恭维呢。

    “吃够了吗?”

    “没吃够,还能再塞一点。”

    安安睁着大大的眼睛无比佩服地看着陆宇,“妈妈,这个叔叔比怪兽还能吃。”

    这个比喻让陆宇略感难堪,怪兽!再怎么比喻也不能把他一个如此帅气的小伙儿比作是那怪兽吧,他的吃相再是难看也不至于丑陋到这般吧。

    安辛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总算是他能替自己扳回一局。

    “你好,请帮我买单。”

    服务员走来看了眼陆宇,视线又回到安辛身上,“这位先生已经买了单了。”

    安辛不解地看向陆宇,后者挑眉一笑,“知道你想夸我,没有必要非得说出口,我会不好意思的。”

    服务员笑着走开,安辛蹙眉问道:“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走吧,吃好了就让位,外边还这么多人等着咱这张桌子呢。”陆宇说完率先一步站起身走出餐厅。

    安辛牵起安安也跟着离开,车上,因为安安有说不完的话,安辛也没抓着机会和陆宇说几句,一直到了家门口,安辛牵着孩子下了车,“路上小心。”

    “嗯,安安,明天见。”

    “叔叔再见。”

    电梯口,安安拉住安辛的手道:“妈妈,我们走楼梯吧。”

    “好。”吃得这么饱,走几步楼梯消化一下也是好的,也不过五楼而已。

    安辛垂头看着一边迈步,一边数阶梯的安安,发现他似乎开朗些了,至少话说得多了,也会和不熟悉的人打招呼了。

    “妈妈,你要和那个叔叔在一起了吗?”

    没有料到安安会突然问这么个问题,安辛有些好笑,“是爸爸和你说的吗?”

    安安摇摇头,“太奶奶看的电视里,那些叔叔阿姨好像就是这样的,一起吃完,然后那个叔叔就会送阿姨回家,然后他们就会在一起。”

    好吧,现在这肥皂剧真的竟是些误导小孩子的内容,“安安,电视里放的都是假的,那些叔叔阿姨都是演员,不是真的。妈妈和那个叔叔是一起工作的同事,是好朋友,知道吗?”

    “哦。”安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两人缓慢地一步步走到了五楼,推开门施浩站在家门口,他的视线落在安安身上,和煦一笑,走上前来蹲下身子便和安安打招呼,“你好,还记得叔叔吗?”

    “画画的叔叔。”

    施浩笑着轻摸他的额头,“是的,画画叔叔,你的画还在叔叔家里,带你进去拿吧。”

    安安望向安辛,在询问她的意见,“去吧,不要给叔叔添乱,拿了画就回来。”

    安辛转过身去开门,施浩便带着孩子进了屋去拿画。等了很久都没见安安回来,安辛便去按施浩家的门铃。

    施浩走来开门,“进来坐会儿吧,安安在我屋里玩。”

    安安在施浩的书房里正认真地画着画,安辛站在门口,不想去打扰,在等他把画画完。

    “去客厅里坐下聊几句可以吗?”施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辛点头跟着他走去客厅。

    “你把他送过去是对的,或许对现在的你还有孩子而言都有些困难,但是这些总是要经历的,如果现在的他难以接受,那么长大懂事之后的他会更难以接受。”

    安辛看了施浩许久,问出了一句心里话,“施浩,你和赫铭的关系究竟是好是坏?我已经分不清你究竟是站在谁那边的了。”

    这个问题对于施浩而言有些有些多余,其实他做的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我说过,就算是要站队,我也会站在你这一边。孩子是无辜的,他是你的儿子,是我的患者,我们在对待他上面是想法一致的。我支持你的决定不是因为我向着阿铭,只是因为孩子需要接触父爱,而对于目前的你而言,也是减轻了一种负担,更是满足了你的心愿。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你既然义无反顾地会把孩子生下来,那么自然也是希望终有一天他能够和自己的亲生父亲相认的。即使阿铭给你的印象有多坏,也都改变不了他是孩子亲生父亲这一事实,所以孩子会走进赫家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你的心理学好厉害!”不带有任何的讽刺意味,安辛是发自内心的感叹。

    “这是你第一次发自内心对我专业上的肯定。”施浩憨笑道。

    第一次吗?似乎她一直都对他的专业表示肯定,否则怎么会带着安安去找他,又怎么会因为怕他看穿自己的心思而想尽办法逃避他呢。

    “关于傅欣,上次和阿铭一起进门的那个女人,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和你说一下,她……”

    “赫铭喜欢她,七年前的订婚,她跑了。”

    施浩诧异,“你都知道!”

    安辛悲凉一笑,“你一定也好奇我和他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吧,为什么还会有了孩子。说来都是托了傅欣的福,那晚他去酒吧买醉,而我也因为失业在那儿喝醉了酒,然后醒来就促成了那一幕。”

    她说的很淡定,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施浩看着她面无表情倒是有些担心。

    安辛看向沉默的施浩,忽然笑了,“很狗血是吧,更狗血的还在后面呢。我离开之后便立即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吃下,谁知道两个月后我竟然怀孕了,原来我吃了一颗过去的避孕药。”

    “为什么决定留下?”

    说到这儿安辛垂下双眸,脸上终于看到了一丝情绪,“这大概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吧,女人永远都比较感性。当一个鲜活的生命体存在自己体内时,不是你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为什么不去找他?”

    去找他……她其实有去找他的,她也是亲耳听到了他的话有多么的决绝,那一刻,她退缩了。

    请记住本站:落初文学 www.luochu.com

    微信公众号:luochufw,公众号搜索:落初文学

    沐情涩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